鄭州監獄迫害法輪功學員事實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三月十四日】(明慧通訊員鄭州報導)鄭州監獄是中共迫害河南男性法輪功學員的最主要黑窩之一。

零六年,監獄找到陝西的邪悟猶大陳斌來監獄,強制要求法輪功學員完全參加洗腦。第一天,陳斌在台上大肆誹謗詆毀法輪功學員,歪曲大法法理,遭到很多法輪功學員的痛斥,講至半途,狼狽下台。第二天再講時,又被法輪功學員利用提問形式質問的張口結舌,語無倫次。最後惡警們看實在無法下台,紛紛出面吹捧了一番,匆匆收場。從此以後,再也不敢搞這種名堂了。

「政治學習」是中共邪黨監獄的一大特色,被作為年中年終評審和減刑的必要條件。雖然考試基本都是全盤抄襲,可每週學兩次的形式一直保持著。內容不定,或法律,或時事,或其它。總之是灌輸邪黨那一套東西。堅定的大法弟子一般都不參加監獄組織的考試,即使參加也是交白卷。現在邪黨的控制力日益消減,連政治學習這個表面形式也快維持不下去了。

每月要求寫思想彙報,這也是邪黨獨具的特色,拿到監獄裏來了。那些包夾,被要求每週都寫彙報,反映法輪功學員的思想動態,和行為有否異常。法輪功學員則被要求彙報自己的思想變化。法輪功學員不管是妥協或沒妥協,都進行了各式各樣的消極或積極的抵制。有的斷然拒絕,有的利用彙報講真相,有的敷衍塞責。這個東西基本已經被消去了,現在只是在「上面」檢查時,才突擊製造一批出來。

間隔。惡警最怕法輪功學員在一起說話交流,尤其那些不妥協的大法弟子,都曾經受了長時間的寂寞之苦,甚至連和包夾以外的犯人說話都不允許。犯人往往被要求不要與法輪功學員說話交往,如果誰越界了,被彙報上去就可能受到處分,最少是一頓訓斥。這些東西也被破除的只剩很少了。

搜查。零八年以前,尤其零七年以前,惡人針對法輪功的搜查特別頻繁。有時每週都要來一次,最少一個月也要來一次。每次都要找一些藉口,其實質總是針對法輪功學員。一旦誰手抄的經文被搜出來了,就又是扣分,又是所謂的「談心」,甚麼威脅干擾就跟著來了。

標誌牌。有一段時間,邪惡專門製作了標誌牌,標誌牌上有每個人自己的所謂罪名,要求每個服刑人員都必須佩戴,還要在床頭上別一個。法輪功學員進行了各種各樣的抵制。有的反戴,有的把上面的字刮掉,有的拒不佩戴。也有的學員因此受到邪惡進一步迫害,關禁閉,長時間不允許出監區,不讓買東西等等。後來這個東西就變了,只剩下一個名字了。

檢查信件。邪黨監獄有一個規定,凡是出入監獄的信件都要進行檢查,並且拖的時間很長。而法輪功學員的信件,是獄警檢查的重點,語言上稍涉及到一點監獄環境或迫害,那就會被要求重寫。可以說,在監獄裏所有的信件都是公開信,通信自由是一丁點也沒有的。

監控。後來,邪惡又專門在各個監區安裝了監控鏡頭,特別是專門迫害法輪功的九監區,安裝的更多。把法輪功學員,尤其是堅定的大法弟子,都安排在有監控的房間裏。從此,「注意有監控」成了包夾們干擾的一大藉口。

包夾。包夾,就是邪黨監獄管理的互監組制度,這是邪黨監獄管理的最基本制度之一,其核心就是株連。在迫害法輪功學員中,這種包夾的邪惡效用可以說發揮到了極致。惡警往往專找那些最壞最惡最陰毒的犯人做這種事,而又以多減刑生活輕鬆相誘惑,激發犯人魔性。在嚴重的時候,甚至採取二十四小時包夾,連上廁所都跟著,動輒打罵。對犯人的惡行,惡警往往裝作視而不見,就是反映上去,也多是不了了之。更有甚者,採取暗示威脅等手段,讓犯人對法輪功學員大打出手。隨著明白真相的犯人越來越多,有的包夾開始選擇保護法輪功學員,敷衍矇騙惡警等,這種趨勢越來越明顯。其實,監獄裏警察明白真相的也越來越多,做惡的越來越少,原來的惡警很多也不那麼惡了。

對堅定的大法弟子,除早些年那些強制手段酷刑折磨外,主要就是採取不讓接見,有的幾年都不讓家人見一次面;不讓購物,有的甚至長時間連最基本生活用品都困難;不讓犯人接觸說話等。還有很惡毒的一點,就是挑唆欺騙威脅家人,使家人產生誤解恐懼隔膜,甚至直接破壞家庭關係,尤其是夫妻關係。

其中最邪惡的九監區(原十三監區),對那些妥協的人主要採取長時間奴役勞動迫害,沒有星期日,沒有假期,甚至新年也僅僅是休息那麼三兩天。勞動時間很長,像夏天那麼熱,中午也不讓午休。有的監區經常在車間勞動工地吃飯。一旦找不來活,就學唱甚麼愛國歌曲,搞甚麼隊列訓練,日常學習等等活動。邪惡的目地就是不讓人閒下來,不讓人有思考自省的時間。

對不屈服的大法弟子,主要就是讓那些邪悟者輪番上陣「談心」,散布各式各樣方方面面的邪悟言論。專門有幾個邪悟較深或完全走向反面的,竭盡之所能破壞法輪功學員的正信。生活上,在一段時間內,往往採取偽善的手段,提供方便照顧。那些學法不紮實或某種執著心人心強的學員,往往過不了這一關。可對於那些正念強大堅如磐石的大法弟子,甚麼作用也不起,就只能匆匆收場,送到其它監區。一般是三個月,闖過來就闖過來了。

監獄也是個小社會,形形色色的人都有,而邪黨黨文化的那一套在這裏表現的最為突出最為表面化,「假惡鬥」都是赤裸裸的呈現、赤裸裸的教唆、赤裸裸的信奉。所以,住過監獄的人都知道,邪黨的監獄從來都不能叫人改好,只能叫人越變越壞。只有遭迫害的法輪功學員,才給這裏留下了大善大忍無私無我的光輝,才喚醒了一些天良未泯理性尚存的人,才給這裏播下了一顆顆希望的種子。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