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開鄭州監獄十三監區的畫皮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十月二十七日】鄭州監獄,是河南省非法關押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黑窩。監獄共十三個監區,其中十三監區是中共邪黨為欺騙國際社會而專門成立的非法關押法輪功學員的監區,作為監獄對外的窗口。十三監區長李喜龍,教導員王孝國,宣傳幹事裴麗明。監區分兩個分監區,一分監區是沒轉化的法輪功學員,二分監區是被轉化的人。

自中共邪黨九九年七二零迫害法輪功後,鄭州監獄各監區都非法關押有法輪功學員。到底關押有多少人?因控制嚴密,外界無人知曉。就以人們都知道的十三監區為例,多時就非法關押八、九十名,甚至上百名法輪功學員。關押的人中有大學生,碩士研究生,部隊幹部,縣局級幹部,教師,工人及文藝界人士。

十三監區的成立:

邪黨造假的宣傳,使天安門自焚偽案震驚世界,扮演自焚角色的人物王進東,劉雲芳,紀成勛就在鄭州監獄。《是自焚還是騙局》曝光了天安門自焚真相,引起了國際社會的普遍關注。鄭州監獄為了應付,欺騙國際社會,專門成立了十三監區。十三監區的內外環境相對來說比其它監區都好,目的是以這個所謂的對外開放的窗口當作遮羞布,去掩蓋它背後全國各地監獄、勞教所、看守所對法輪功學員殘酷迫害的黑暗。因為國際社會要了解中共對法輪功的情況,就要找自焚偽案中的黑色人物王進東等人,所以邪惡的中共大量投入資金給鄭州監獄,以這裏作為欺騙國際社會的門面進行裝點。鄭州監獄附近的人們和知道內情的人都說,鄭州監獄這些年靠關押法輪功學員發了財。

十三監區的成立,說是專門關押法輪功學員的監區,實際不只是十三監區關押法輪功學員,其它監區也關押法輪功學員。

從別的監區調入十三監區的刑事犯罪人員,都是經過嚴格審查的,監區為了讓這些刑事犯嚴密控制迫害法輪功學員,以優厚的條件為誘餌:如得獎容易,記功容易,減刑容易等。這些刑事犯人員在利益的驅使下,在幹警背後的暗示下,對非法關押的沒轉化的法輪功學員作出種種無人性的限制規定。一個法輪功學員有二至四個刑事犯人員看管(監獄稱包夾),不許法輪功學員與其他人員說話,就是笑一下,都要問笑甚麼。不許身上帶筆,不許看書,不許去買東西,所需的東西都要有包夾刑事犯人員代買,不許脫離包夾人員三米,不許把錢物等東西借給別人,也不許別人借給法輪功學員東西。

十三監區對包夾看管法輪功學員的刑事犯人經常調換,他們害怕這些人明白真相。有一個刑事犯人說了法輪功好的話,被人報告給幹警,幹警立即把人調走。

當有國際社會或上級來人,十三監區弄虛作假,搞形式主義,把沒有轉化的法輪功學員全部帶出去藏在監獄教學樓上,只剩下邪黨們放心的那些轉化的人和王進東等人。外來人員所了解到的都是被事先準備好了的,歪曲事實真相的謊言,看到的都是搞的外表形式。

對拒不接受轉化的,十三監區把這些法輪功學員送到其它監區,用十三監區幹警的話說叫借人,就是把法輪功學員借給外監區迫害、折磨。這樣十三監區表面看著對法輪功學員還好,實際上可怕的迫害陰謀在背後其它監區開始了。特別是六監區,就是充當著十三監區的打手。當不接受轉化的學員,從十三監區送到六監區,六監區安排幾個其它刑事罪犯,輪流值班看著學員不讓學員睡覺,把學員折磨得迷迷糊糊,神志不清。還有拳打腳踢的,巴掌打臉的,這些常見的折磨方式他們一般不加掩飾,而其它更殘忍的折磨方式是偷偷幹的,不讓外人知道。而受迫害的學員,因看守的很嚴,不讓與人說話,接觸,所以詳細的迫害情況至今一直不知道。但有一條,只要是被借到外監區的,過一段時間回到十三監區後,人都面黃肌瘦得走了樣,脫了相。

有一次,監獄開會污衊,造謠中傷法輪功,有幾個學員站起來為法輪功說公道話,被監獄關進小號折磨。一到晚上,燈泡拉熄,四,五個人沒頭沒腦的打。還有一種叫嚴管的折磨方式,幾個人強逼一個法輪功學員面壁貼牆站立,從早上八點開始,一直到晚上就寢前(吃飯除外),每天十二個小時左右,一站就是十天半月,腿站腫了都不能站了,就把你拉到外面在暴烈的太陽下讓你跑步。

監獄雖說有通信自由,可實質上並沒有自由。你寫的信不能封口,交監區幹部審查後才封口發出。如發現有不該寫的內容(監獄問題),監區就不給你發信。

環境惡劣,超強奴役。二零零三年年底至二零零六年,十三監區加工生產醫用針劑藥盒和手提禮品紙袋。每年快到聖誕節前兩個月,給新鄭的一些公司加工手提袋出口美國,而美國人在聖誕節中提著這紙袋,做夢也不會想到這竟是鄭州監獄受迫害的法輪功學員和其他刑事罪犯做的。

十三監區的監舍,每個房間只有十五平方左右,每間房六至八人監舍既住宿,又是加工生產車間。要加工生產時,把床板拆下來架成幹活的工作台面,到晚上再把床板放好。由於房間小,人多又加上粘紙袋的膠水不符合衛生標準,刺激氣味很大,有不少人在生產中頭暈,噁心,眼昏,眼浮腫,嗓子痛,流鼻血等,嚴重的還引發全身不適。在這樣的環境下每天幹活十二小時平時還不讓過星期天和節假日。給法輪功學員的加工任務很重,給一百個藥盒或紙袋的任務完成了,再給一百五十個,一百五十個很吃力的幹完了,再給二百個,一直到你中午不午休,晚上還加班幹到九至十點的時候還完不成任務,就一直用各種辦法施加壓力,迫使法輪功學員像機器一樣沒命的高速運轉。十三監區靠法輪功學員善良和老實的人品加大加重奴役量,使十三監區完成生產任務超過全監獄其它監區一倍以上。

按照監獄的規定,十三監區的這種軟方法迫使法輪功學員超負荷加工生產的做法是違反規定的。特別是午休和晚上休息時候及提前起床幹活。幹警表面上也說不讓幹,可下面的積委會大組長,小組長(直接執行迫害手段的其他刑事犯)卻說「你不加班加點幹,完不成任務能行嗎?」表面上看,幹警的說法和下面的做法有矛盾,實際上他們兩者之間心照不宣,一陽一陰配合默契。就這樣不斷加碼生產任務,法輪功學員們只好午休不休息,晚上加班早晨還要提前起床。如果遇到監獄檢查時,積委會大組長,小組長就讓你偷偷躺下裝著睡了,等檢查過去再起來幹。

就這樣超強度的奴役,請看監區長李喜龍是如何向上級彙報的。一次河南省監獄管理局的一個幹部到十三監去看看,李喜龍,陪著在監區人行通道上走,我們幾個聽見李喜龍給那個幹部彙報說:「我們是邊學習,邊生產。學習兩,三天,就生產個兩天。」

明慧網上曾披露了受迫害致病的法輪功學員丁國營,但得病日期不詳。我和丁國營是一個監區,我知道他是從二零零三年年底得病的,精神失常。

以上情況,是二零零六年上半年以前的情況,以後的情況不詳。


監獄郵政地址:河南省新密市嵩山大道東段六十一號八四一信箱××分箱郵政編碼452370

十三監區長李喜龍
教導員王孝國,
宣傳幹事裴麗明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