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教師丁國營被河南省鄭州監獄迫害精神失常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一月二十六日】河南省滎陽市小學教師丁國營,二零零七年十月從鄭州監獄回家後,一直生活不能自理,睡在地上,天冷也不知往身上蓋東西,家人端去飯有時也不知道吃,叫幾聲也不理。二零零七年十二月四日早上,他母親想讓兒子吃油餅,換換口味。因每天端去的洗臉水都未見動,這次她就強著給兒子擦了擦臉和手,然後就去廚房給孩子端飯和油餅,誰知,回來一開門,大吃一驚,只見兒子把尿桶裏的尿往頭上倒……

丁國營回家兩個多月了,一字未吐,表情呆滯,生活不能自理。看到兒子這樣,母親的心都碎了,忍不住淚水直流。中共邪黨把一個文弱靦腆、公認的好教師迫害成這樣,幾年來還謊言欺騙家屬說,丁國營一切正常!

丁國營在二零零二年六月份給學生上課講「真、善、忍」好,遭惡人舉報,被滎陽邪黨「610」非法組織和高村鄉派出所惡警以「莫須有」的罪名綁架。綁架五個月後,十一月在沒有通知家人的情況下,秘密非法判刑7年,並被劫持到鄭州監獄(七里崗水泥廠)繼續迫害。

丁國營在監獄受盡非人折磨,一個健康的好人被迫害成精神分裂症,精神失常。二零零二年冬季,有一次他的母親去看他,當時正是臘月,三九寒冬,只見丁國營身穿單衣,精神失常,不說一句話,見家人視如陌生人,也不抬頭看母親一眼。媽媽見孩子這樣,心如刀絞,淚如雨下,心裏明白,這都是惡人迫害的。他母親正告監方:「我孩子來這時好好的,你們把他迫害成這樣!孩子要是有甚麼三長兩短,我跟你們沒完。以後丁國營母親多次去看他,都沒見好轉,家屬一再要求帶丁國營去看病,但都遭鄭州監獄惡警拒絕,而且他們還妄想用欺騙的手段推卸責任。

二零零二年六月五日,鄭州監獄的劉、裴兩個隊長突然來丁國營的家進行家訪,並到村委、學校和鄉文教組了解丁國營的情況,每到一處大家都異口同聲的說:「國營是個好人,好教師。」丁國營的媽媽當時就向劉、裴二人說:為甚麼把好人關在監獄裏?他們無言以對,藉口說:「經醫院檢查診斷,丁國營患有精神分裂症,現精神失常。我們回去研究研究,給他辦個保外就醫,最快一個月,最慢兩個月,你們要配合。」

原來,家訪、辦保外就醫是個陰謀,目的是想讓家人給出個假證明:就說家裏祖傳有精神病,想推卸丁國營被迫害精神失常的責任。丁國營的母親說:「我是個煉功人,要說真話,做個好人,按事實出證明,祖傳沒有精神病,國營沒被迫害之前也沒精神病,再說,國營要有病也考不上大學。」監方隊長卻狡猾的說,證明出的越快,人就出來的越快,妄想利用母盼兒早歸的心,以家訪為名,設下圈套,從而想方設法掩蓋迫害事實,推脫責任。

母盼兒歸,淚濕襟。二零零七年丁國營母親多次去看兒子都沒見成,心裏著急,不知兒子啥樣了。秋收前,母親又去,還是沒讓見,她就正告監方:「我是來看兒子的,這次非見不可,要是見不到,我就不回去了。」被逼無奈,迫害丁國營的隊長才出來說:「丁國營在裏邊一切正常,很快就回去了,不要再操心了,留個聯繫方式,回去等通知吧!」

丁國營的母親在極度憂慮和愁苦中度日如年,盼兒回家。二零零七年十月十四日,丁國營家人得通知把丁國營接回家,丁國營回家半個月不吃不喝,精神痴呆,家人著急借錢送醫院輸液維持生命,帶的錢用完了,才又回家。

丁國營現在生活不能自理,有一次,他媽媽端去一碗大米稀飯,連叫幾遍也不理,又催他吃,他突然從地上站起來,端起稀飯一下倒到自己頭上。他母親又急又氣,急忙抓起毛巾把頭上的大米稀飯擦掉。十二月四日早上,他母親看見兒子把尿桶裏的尿往頭上倒,又急又氣,大聲說:「那是啥水?你往頭上倒,髒不髒…」丁國營不理。

一個修煉「真、善、忍」的好人,一個人們公認的好教師,一個正常健康的好人,被邪黨迫害成這樣,怎不叫人痛心。這就是中共邪黨標榜的「中國人權最好的時期」這就是中共的「和諧社會」。

善良的人們,擦亮眼睛,明辨是非,看清中共的邪惡本質。在天滅中共的今天,趕快退出中共邪黨邪教,不要做中共的陪葬品,做一個有未來的明白人。善惡必報是天理,舉報丁國營的惡人張武松已於二零零七年元月遭報身亡。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