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記給親戚放神韻的體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三月十一日】去年我給姨媽放神韻光碟,開始的時候,她是仰臥在炕上看,慢慢的坐在炕沿上看,到最後找出了花鏡坐在地上的椅子上看,邊看邊讚歎神韻的背景好,舞蹈美,等看完了神韻後,還感慨的說:「看完這個,我都不想看別的了。」

今天我又去姨媽家放神韻光碟,姨媽也是正仰臥在炕上看電視,我告訴她:「今年的神韻晚會到了哦!我給你放一遍。」她說:「不用了,你也不會弄我家的影碟機,等晚上回來,我到你嫂子那屋去看,讓她給我放。」我已經開始動手弄起了她家的影碟機,手裏拿著遙控器按來按去,找尋插頭的線,姨媽有些著急的說:「你也不會弄,等晚上你姨夫回來了,我讓他給我放。」這時我的心裏也有些緊張了,邊弄邊說:「我怕你不看,給你放一遍。」姨媽看我執意要弄好影碟機給她放,嘴裏嘟囔著,說我肯定弄不上,無奈的坐在炕上看著我的舉動,這時我已經擺弄了好一會,還是沒弄上,心裏只好默默的求師父幫助,結果三下兩下就把影碟機接好了,電視機上出現了神韻的美麗畫面,我終於鬆了一口氣,坐在旁邊的椅子上看了起來。

姨媽還在炕上仰臥著看,我心裏也沒有在意,認為有去年的根底了,心裏想:「看著吧!一會就得坐在炕沿,然後就是戴上花鏡,再然後……」果然,在看到第三個節目《燈舞》時,我用眼睛瞄了一下姨媽,姨媽果然坐在了炕沿上,伸著脖子仔細的瞧著電視畫面。我的心裏不自覺的歡喜起來,結果在主持人報幕時,姨媽突然躺了下去,說:「你上午來好了,下午我睏,每天中午吃完飯,我都睡覺,習慣了。」

這時節目已經演到《苗鄉秀》了,我堅持自己的想法,說:「就今天下午這麼三個小時。」言外之意,是讓姨媽忍忍,錯過了這麼好看的舞蹈,真是損失啊!可姨媽還在說她睏,我也沒在意,更不考慮姨媽的感受,倒是自己貼著電視機,看得津津有味。等我再回頭時,看到姨媽已經側躺在了炕上,眼睛還勉強睜著,我的心裏馬上就不高興了,心想:「給你看這麼好的東西,你自己還不珍惜。」我站起身來,去按影碟機的出倉按鈕,說:「既然你睏了,就別看了,這麼看也看不好,等明天上午,我再來給你放。」姨媽著急的說道:「你就不能把光碟留下來麼?」我沒好氣的說道:「別人還等著看呢!」姨媽這時也有些怨氣,回了句「那你就先給別人看好了」,然後就念叨著「睏啊,睏啊」,倒頭就睡。我穿好衣服,沒有向姨媽道別,就離開了姨媽的家。

轉到大道上,我仔細回想著自己的所作所為,這哪是在救度眾生,完全是逼迫著別人按照自己的方式就範,當別人不服從自己時,自己就開始不滿意了,還牢騷滿腹的,埋怨人家不領情、不識好歹。

再深挖一下,今天為甚麼給姨媽放神韻沒有成功,自己還是有求結果的心,對姨媽的情重,沒有把她當作眾生看待,而是站在常人的角度上,把她當作自己最親近的姨,惦念著她,認為今年神韻晚會演的那麼完美,姨媽看了神韻之時,之後肯定會對神韻大加讚賞,這已經不對了,神韻晚會是為救度眾生而演的,不是給常人娛樂的,而自己卻把神韻當成了完美的歌舞表演。在放神韻光碟時,自己還沒有警醒這基點已經站錯了,還在被姨媽的表象帶動,為之歡喜,為之憂愁,為之生氣。自己是一個修煉人哪,怎麼能被一個常人的表象帶動的如此厲害?

謝謝師父點悟弟子的不足,弟子一定好好學法,修好自己。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