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為何物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二月六日】眼下正法修煉已經到了最後的最後了,仍有部份昔日同修沒能走出來,惋惜中也很著急。

當我頂著烈日汗流滿面的找到同修家時,他看我風塵僕僕灰頭土麵的樣子,心疼的說:「啊!一百多里地怎麼還騎自行車來了呢?」我說:「唉,爬著也該來了呀!誰叫咱是一師之徒呢?」同修很感動,可一提到講真相,就振振有詞,認為是「參與了政治」。常常是乘興而去,掃興而歸。

就政治,本人想就五十年來所經歷的政治運動,談談真實感受,一來想對同修有所啟發,二來想對號稱「偉、光、正」的邪黨及其所慣用的政治為何物,做個粗淺的描述。

「政治」一詞早在小學二年級便使我刻骨銘心了。當時學校掛了好多馬恩列斯毛畫像,因為好奇,便跟同學悄悄說:「外國人都是大鬍子,就毛主席沒鬍子。」誰知禍從口出,消息很快就傳到了校長那裏,第二天就被校長揪到台上亮像,並誇誇其談說:「階級鬥爭的政治問題,小小年紀思想反動……」雖然那時我還不知政治為何物,但我知道八成惹禍了,看到下面老師與同學黑壓壓一片,橫眉立目的表情,恨不得有個地縫鑽進去。

放學一直到天黑也不讓回家,家長找來聽說後也嚇壞了,回到家裏被拳頭教訓了一頓:「再亂說,他們槍崩了你!」如果是成年人,真的可能是性命難保(因為家鄉河套裏常常綁出一夥人槍斃)。用魂飛魄散來形容亦不為過。那時我才九歲。

人家說童年幸福,我卻戰戰兢兢進校門,腿直哆嗦,甚至逃學,被發現後又一頓拳頭。好不容易熬到上中學,可算離開了那個鬼地方,不料想又當上了「運動員」再次被批鬥。罪名是宣傳封建迷信。因我愛看古書,特別是神話故事,如《西遊記》等,幾乎倒背如流,因此同學們常纏著我給他們講。沒想到「文革」開始了,同學們一舉報,我就慘了,只有低頭貓腰上台接受批判。

直到班主任的「反動日記」被查出,台上換上他,我才被解脫。說是反動日記,其實就是記錄了人們吃不飽飯。就這樣,一頂反黨反社會主義的大帽子就結結實實的扣了上去。原本是一個很有教學水平,且德高望重、忠厚仁慈的好教師,卻被群起而攻之。因同病相連,我不想傷害於他,遠遠避之,可是不行,據說,這是階級立場大是大非問題,不表態就是一夥的,就得幫助你(當然免不了拳腳相幫),不由你不落井下石,搖旗吶喊。唉!這個邪惡的政治真是惹不起,也躲不起呀。

說來可笑,眾所周知,華夏乃禮儀之邦,忠、孝、仁、義、禮、智、信,這是一代宗師──二千多年前孔孟所創立為中華民族立身之本,招誰惹誰了?也被拉來批判,因為那是政治需要。

慎終追遠,認祖歸宗,是中華民族之美德,也是人與動物的區別,但都認祖歸宗,誰來向馬克思報到?所以炮轟祖墳亦是政治需要,連祖上遺留的文物古蹟都在劫難逃。

神州大地講善惡有報,這對集「邪、騙、煽、鬥、搶、痞、間、滅、控」,九大基因於一身的邪黨來說無疑是非常不需要。所以才有砸寺廟,謗神佛,「與天鬥」、「與地鬥」、「與人鬥」其樂無窮。過去它砸廟是政治需要,如今它修廟依然是政治需要。面對共產主義破滅,社會主義破產,道德下滑,信仰危機,更有信仰自由的國際壓力,儘管它鼓吹無神論,但為了政治需要,一來可統治信眾,二來開展旅遊,昂貴的門票更有可觀的收入。可惜宗教內涵早成斷層。

談到與人鬥,更有血腥的一幕幕:如土改、三反、五反、鎮反、文革、八九、六四及鎮壓法輪功等,致使八千萬無辜的民眾命喪黃泉。凡此種種罄竹難書,思憶往事,感慨萬千。

共產黨造出來的「政治」就是這些恐怖,參與、不參與都歸它說了算,人沒有了說話的權利,沒有講出真相的勇氣才正中它的下懷,才能被它控制。古人都講剛直不阿,何況我們信仰「真善忍」的修煉人,更應有勇氣講出大法真相,豈能被中共的一句「政治」帽子嚇倒?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