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再「不好意思」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二十六日】二零零九年有兩句關於中共的網絡流行語,一句是「你是站在黨的立場上說話,還是站在人民的立場上說話」,一句是「你是不是共產黨員」。這兩句話能夠在網上風行,除表現老百姓對中共的調侃嘲弄和鄙夷外,還表現了一種普通民眾與中共正在漸行漸遠的事實。

這兩句話有一個共性,就是共同表現了中共當政官員的傲慢。作為普通的黨員,他們還真的沒有說這句話的資格。如果他們被上級問到自己是不是黨員時,說不定還會有「不好意思」的愧疚呢,不過在現今的大陸社會中,他們絕大多數是不會有被上級問到自己「你是不是黨員」的機會的。問他們幹甚麼,這些普通黨員和不是黨員的老百姓有甚麼區別?不都是一樣的嗎?

其實有很多事情因為環境的不同,人們的認識也會發生很大的變化,有些竟然是截然相反的。特別是在中國大陸中共獨裁的環境中,和人們在正常社會中對事物的認識就有更大的差異。比如對於是不是中共黨員的問話和回答,環境一變,內涵也就全然的不一樣了。我們舉個例子吧。

在胡錦濤到澳門前夕,澳門法輪功學員在講真相、勸「三退」(退黨、退團、退隊)時,曾遇到一位大陸來的黨員,學員剛開始問他:「先生應該參加過共青團吧?」對方回答說:「不好意思,我還是黨員。」經過大法弟子的講真相,他隨即用化名退出了中共。

這位大陸來的人士為甚麼在別人問他是不是團員時,他在如實回答自己是黨員時還「不好意思」呢?道理很簡單,看看周圍的中國人,雖然生活在澳門,可是哪有一個是中共黨員的?特別是在現今世界,國際社會對共產黨及共產主義都極為排斥的情況下,人們對中共都有點避之唯恐不及呢,這時,那些身為中共黨徒者又有幾個不為自己黨員的身份感到可恥呢?要知道,「中共黨員」的稱呼在國際社會幾乎就是「邪惡」的代名詞,所以他才有「不好意思」的感受。

可是在大陸,加入過中共黨團隊組織的人就不太容易「不好意思」,因為這個變異情感的形成已經有相當長的歷史了。上小學時,教師讓學習好的入少先隊,戴紅領巾,逐漸的越入越多。對於孩子來講,沒有被允許加入少先隊的,看看同學越來越多的戴上紅領巾時,自己就會「不好意思」起來。即使在後來,所有的小學生都讓加入少先隊時,偶爾忘記戴紅領巾,自己也感覺「不好意思」呢。那麼,這個「不好意思」正常嗎?看看其他國家的少年兒童,沒有一個像大陸這樣在孩子脖子上繫上一片紅布的。只有在獨裁的中國,從少年起就給孩子強行套上了中共的韁索,而且是使用了這樣一種卑鄙的引誘和欺騙方式。而年齡稍大後的入團、入黨,也無不是採用這種陰險的誆騙方式。

中共的信息封鎖,使人們對本性邪惡的中共被它所自我標榜的「偉大、光榮、正確」的假相所迷惑,對自己被欺騙後可恥的選擇而習以為常。可是當他們到了自由的環境中,接觸到真正自由的資訊時,就一下子為自己加入過的中共組織「不好意思」起來。這才是人正常的思想感情。

從上述兩句網絡流行語的廣泛流傳已經可以看出今天的中國民眾對中共的態度了。有相當一部份人已經為自己曾經加入過的中共組織感到有點「不好意思」了,更有相當一部份人做出了明智的選擇,退出了中共及其相關組織。目前「三退」(退黨、退團、退隊)人數已經逼近六千五百萬。這個數字就是中國人民對中共暴政最有力的回應。三退數字的日益增長,就是中共政權日益解體的標誌。

那些被欺騙加入過中共及其附屬組織的中國人,您現在有沒有點「不好意思」呢?要等到中共解體後再「不好意思」,那可真是晚了,還是在中共解體前退出它吧。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