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跪倒,否則我斃了你!」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一月三十一日】跨入新年後第十二天的下午,貴州安順市關嶺縣坡貢鎮上,派出所副所長張磊在處理一起民間糾紛時與村民郭永華在大街上發生了點不大不小的衝突。據目擊者劉先生事後回憶,當時,他看見張磊一邊掏槍一邊對郭永華大聲喊道,「跪倒,否則我斃了你!」這句話的聲音特別大。隨後,郭永華回了一句:「我沒有犯法,你不敢開槍。」這時,只見跟隨張磊的協勤王道勝突然拿出電警棍將郭永華擊倒在地,而張磊則拔出手槍,先後朝著天空和地面開了兩槍。接著,他又直接朝著郭永華的頭部開了一槍。只聽「呯」的一聲,郭當場倒地斃命。

這是在上演黑幫大片嗎?非也!這是真真切切發生在我們身邊的一幕。它雖然發生在一個小鎮上,當事者只有可數的幾個人,卻不啻是一篇有關中國政治的絕妙寓言!我敢說,張磊不假思索脫口而出的這句:「跪倒,否則我斃了你!」實在是再直白再坦率不過地道出了統治中國半個多世紀的中共的惡暴與草菅人命。

別看一貫自稱「代表人民」,其實中共就是一個地地道道打著國家旗號的黑社會,就是百分之百的專制強權,就是無法無天橫行霸道的代名詞。憑藉手中把持的權力,它每時每刻都在將自己的意志強行凌駕於所有中國人之上,逼迫中國人匍匐跪倒在它的腳下,誰敢不從,「強大的無產階級專政」就會立刻把他們打翻在地,甚至碾得粉碎。

君不見,1957年,50多萬(實際人數遠不止此)知識份子僅僅因為在黨的強烈邀請下向黨提了點意見,就被中共一怒之下戴上了「右派」的大帽子;君不見,1989年,中共對愛國學生的反腐敗呼聲竟回之以橫衝直撞的坦克和不長眼睛的開花子彈;君不見,從1999年到今天,又有多少堅持信仰的法輪功學員被中共投入監獄,百般折磨,江澤民甚至叫囂,對他們「打死白死,算自殺」。

自從中共當政以來,凡是沒有匍匐跪倒在其強權腳下,敢於捍衛真理和尊嚴的中國人,可以說沒有不慘遭迫害鎮壓的,林昭、張志新、遇羅克……,從有名的到更多無名的,簡直不計其數。

試想,在這樣一種蠻橫無理的強權體制下,面對一個不順從的草民,代表國家機器的派出所所長大喊一聲「跪倒,否則我就斃了你」,並隨即將仍然沒跪倒的他一槍斃命,實在是再「正常」不過的事了。可以毫不誇張地說,這種事以前有,現在有,只要中共當權,將來還會有。

讓我們不能不感到惋惜的是死去的郭永華的天真。當張磊喊完「跪倒,否則我就斃了你!」後,他竟然回以「我沒有犯法,你不敢開槍」。顯然,在他看來,自己沒有「犯法」,當然無需「跪倒」,雖然對方是警察,也不敢「斃了」自己。有這種想法的恐怕並非郭永華一人,但事實證明他們實在是太不了解這個黨了。甚麼叫「犯法」?你說的不算數,我說的也不算數,黨──在現實中又具體體現為黨的官員們──說的才算數,因為法律從來都是由黨一手制定和解釋的,黨高興怎麼定就怎麼定,想怎麼解釋就怎麼解釋,定了也可以不執行不算數,而且今天可以這樣解釋明天又可以換一種解釋。再有,在黨看來,誰都得在自己面前老老實實地跪著,凡是不跪的,不管是站著的還是蹲著的,你都是在蔑視黨了,特別是像郭永華這樣,當黨明確命令你跪下你竟然還不跪倒時,你就是在明目張膽地犯法了,也就該輪到你吃槍子了!

沒料到郭永華已經夠天真了,他的堂弟郭永志卻比他還天真。當郭永華被張磊一槍「斃了」後,郭永志竟然還不吸取教訓,還要上前詢問原因,於是,膽大妄為的張磊立馬朝他腰背正中開了一槍,隨後又用槍頂著郭永志的後腦勺補了一槍,將沒立即斃命的他徹底擊斃。

「這個人還可以醫,趕緊送醫院。」據現場目擊者稱,在張磊第二槍響之前,有村民這樣大聲呼喊。可張磊卻用槍指著上前查看的村民說,「誰敢把他送到醫院,我就把誰崩了。」

看到這裏,恐怕許多人都會想,如果真有人敢把奄奄一息的郭永志送到醫院搶救,張磊會不會真的把他「崩了」?儘管以前有人會不信,但現在有郭永華兄弟倆的例子擺在這,不信你也得信。

其實,沒甚麼是張磊和張磊們不敢幹的,從中共來到人世,這些年它的打手甚麼沒幹過啊,「斃」幾個人那還不是小菜一碟。記住,不管是誰,也不管有沒有真的犯法,只要你不「跪倒」在中共及其打手們的腳下,隨時都有被「斃」被「嘣」的可能。這就是郭永華郭永志兄弟倆的死給每個中國人上的生動一課。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