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枉判五年 栗志剛在呼蘭監獄遭迫害(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二月六日】(明慧通訊員黑龍江報導)二零一零年一月三十一日,栗志剛父母終於在呼蘭監獄的會見大廳見到了自己的兒子。獄警一直戴著耳機監聽他們的談話。栗志剛明顯消瘦,手上、脖子上有明顯的還沒有結痂的傷痕。

家人詢問情況時,栗志剛說:確實受了些苦。僅幾分鐘,還沒等說上幾句話,栗志剛就被帶走了。


栗志剛

栗志剛,男,一九七一年三月十日生。哈爾濱市南崗區白家堡居民。二零零九年二月二十八日,哈爾濱市「六一零」(專門迫害法輪功的機構)惡警李樹新夥同邪黨南崗區國保大隊隊長王立國、郝希東及和興路派出所馬良、李志傑等一夥不法之徒,使出流氓手段敲擊暖氣管道、鳴放鞭炮藉此噪音掩護,破門闖入栗志剛家中,將栗志剛及其朋友共八人綁架。

二零零九年三月八日,栗志剛被哈爾濱市「六一零」惡警及邪黨南崗區國保大隊惡警王立國、周松濱、韓秀文等十幾人劫持到江北郊外某秘密處所進行長達三日的酷刑逼供。惡警們將栗志剛強制鎖在鐵椅子上,腳用腳鐐固定住,然後用力往後上方掰栗志剛的胳膊,狠毒地說:先給你熱熱身。直到栗志剛汗流滿面時才放下;接著往其鼻孔裏灌芥末水並拳打腳踢。栗志剛被折磨三日後,奄奄一息時被送回看守所。看到栗志剛被折磨至如此慘狀,看守所怕擔責任曾為其拍過錄像。

此後,南崗區邪黨法院所謂審判長閻曉霜在『六一零』操控下違法判栗志剛五年,並於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九日被劫持到黑龍江省呼蘭監獄繼續關押迫害。因栗志剛不放棄自己信仰的法輪大法被呼蘭監獄惡警暴力毆打、電棍電擊、五天五夜不允許睡覺、不許家人探視。

栗志剛的私有財產麵包車至今被和興路派出所所長馬良侵佔。

在栗志剛被綁架後的八個月之中,其家屬為栗志剛聘請的北京律師,依法介入此案,但期間律師曾多次受到來自法院的阻擾,不許會見、不許閱卷,還被告知不許為栗志剛做無罪辯護等。

十月三十日,在哈爾濱市「六一零」的 操控下,邪黨南崗區法院非法開庭構陷大法弟子栗志剛,所謂的公開庭審只允許栗志剛父母二人入內,並一左一右被邪黨南崗區國保大隊惡警樊祥瑞、單某死死看著。當日,進行非法庭審的法院大門緊鎖,對外全天不辦公。栗志剛說:「我不是被告人,我是被害人,我是被非法綁架來的,我不承認你們這個法庭,你們無權審判我。」 律師依法為栗志剛做無罪辯護,多次遭到閻小霜、宋成章打斷。

南崗區檢察院的所謂公訴人王寶龍對栗志剛提起的訴訟,被辯護律師依法駁回,王寶龍在整個非法庭審過程中自知理虧,總共沒有說上五句話。審判長閻曉霜、法官宋成章也理屈詞窮,面對律師有理有據的無罪辯護無言以對。

李長明律師在辯護詞中指出:任何稍懂刑法的人都知道,刑法只懲罰行為,思想(信仰)本身不構成犯罪,這是刑事司法的鐵律。宗教信仰屬於思想層面,不能因為公民堅持某個宗教信仰而遭受不公正的對待;信仰本身或者信仰者的身份不構成犯罪,不應受刑罰懲治。按照罪行法定原則,辯護人認為栗志剛無罪,希望法官對本案作出無罪的公正判決。

十一月十二日,哈爾濱市南崗區邪黨法院審判長閻曉霜、宋成章等枉法誣判栗志剛五年,栗志剛的家人決定繼續聘請律師為栗志剛上訴,遭南崗區邪黨法院及邪黨南崗區看守所所長孫偉(警號018169)的百般阻撓、刁難律師會見栗志剛,導致律師無法取得栗志剛同意上訴的簽字,最終栗志剛的上訴權被剝奪。

栗志剛的私有麵包車在邪黨的所謂判決書並沒有罰沒,栗志剛父母依法數次去向和興路派出所所長馬良索要,可馬良百般抵賴,並哄騙栗母說:要車得做筆錄。並特意強調說:車就在庫裏停著呢。可栗父曾親眼看到兒子的車牌為黑L16B99新買才幾個月的麵包車在路上行駛。栗母未予配合做所謂的筆錄。近期栗母再次打電話給馬良,馬良說:車是你出錢買的嗎?栗母答:是。馬良說:你支持法輪功!栗母答:我就是支持法輪功!至今,栗志剛的麵包車仍被和興路派出所所長馬良侵佔。

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九日,栗志剛被劫持往黑龍江省呼蘭監獄,因栗志剛不放棄自己信仰的法輪大法被呼蘭監獄惡警暴力毆打、電棍電擊、五天五夜不允許睡覺。

二零一零年一月二十四日,在得知呼蘭監獄以甲流為藉口不許探視的禁令解除後,栗志剛父母早早來到呼蘭監獄探望受冤蒙難的兒子,在花了十元錢辦理了所謂的會見證書後,老人一直等並多次去接待窗口詢問,警號2305459及警號2305350的警察在打了幾次詢問電話後告訴栗母說:栗志剛是法輪功,不轉化不讓會見。

栗母不肯離開,下午又去接待窗口哀求,屋裏的很多警察都無奈的看著栗母,後來有警察說:我們說的不算,去找我們監獄的「六一零」,就在前面的辦公樓裏,今天週日不上班,週一至週五哪天來都可以。這時栗志剛父母才知道呼蘭監獄也設有專門迫害好人的恐怖組織「六一零」。

二零一零年一月二十八日,栗母再次來到呼蘭監獄找到呼蘭監獄辦公大樓後,說明情況後被告知:這事要找教改科趙科長。在辦公樓一樓栗母遇到一警察,栗母問:「六一零」在哪兒?那人看了一眼說「等等」,就離開了。後來,栗母來到了二樓又看到那個警察,那個警察將栗母等人帶到教改科的一個大房間裏,房間裏面掛有邪黨政法委等字樣,有張顯然是領導用的大辦公桌,那人在辦公桌後坐了下來。栗母問那警察:你是趙科長嗎?那人不肯回答但接待了他們。那警察問栗志剛父母是否修煉法輪功,並要了栗志剛父母的身份證件,最終同意栗志剛家人在週日會見栗志剛。

二零一零年一月三十一日,栗志剛父母終於見到了自己的兒子,獄警一直戴著耳機監聽他們的談話,而其他家屬探視刑事犯人卻不被監聽。僅幾分鐘,還沒等說上幾句話,那個教改科不敢承認自己是趙科長、不敢說出自己姓名的警察匆匆將栗志剛帶走。

栗母曾在十二月九日即栗志剛被劫持往呼蘭監獄的當天,在邪黨南崗區看守所曾偶然與兒子有短暫的會面,可事隔月餘,栗志剛就被呼蘭監獄折磨的身體瘦弱,露在衣服外面的手、脖子等處有明顯的傷痕。

呼蘭監獄

呼蘭監獄「六一零」:
教改科科長趙衛東手機號:13766907330
陳為強手機號:13159851233住宅電話:0451 ─ 57304797
獄政科 王明:0451 - 86342238
南崗區和興路派出所:
所長馬良:手機13091881123馬良女兒在哈爾濱市師大附中讀高三 
0451-86306288,0451-86318390,0451-87664288。
副所長苑冬彬 0451-86333747
教導員:0451- 87664277
副所長:0451- 87664276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