歸正自己一思一念 走好救度眾生之路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二月二十七日】我想把這段時間修煉情況寫出來,希望和我類似的同修能引以為戒,吸取我的教訓,千萬重視學法修心,歸正自己一思一念一言一行 走好救度眾生之路。在此,感恩偉大的師父慈悲苦度!弟子惟有精進!救度更多眾生,才不辜負師父的佛恩浩蕩!

一、放下執著 救度眾生

兩年前,經介紹我來到甲同修家開的廠子上班。工作雖然辛苦,但還算精進。白天除認真幹活之外,思想中時常給來往的客戶和車輛發正念,余閒時,以第三者身份給員工講真相。晚上堅持學法、發正念到十二點。每星期都刻錄一些真相光盤,提供給一部份同修。後來得知甲在本地擔負大法的重要協調工作,為了減輕甲的壓力,能讓他抽出更多時間和精力去做協調工作,我不僅幹好份內工作,還主動的幫助他管理業務,做一頓午飯等,忙的我不亦樂乎!

由於長時間的勞累,晚上學法、發正念迷迷糊糊,經常是坐著睡著了,醒來已經過去一兩個小時了。早晨煉功也起不來。漸漸的放慢了修煉的腳步。轉眼一年過去了,甲把廠子轉兌給他的親屬。我也想換份輕鬆的工作,把精力多用在三件事上。可是新老闆不會做生意,又是個工薪族,從甲那了解我是修大法的,在錢上決不會貪污,業務又熟悉,就極力挽留,不用我幹體力活,只是幫著管理業務就行了。礙於同修的情面,自己也看好這份輕快活,也就留下來了。

原以為自己不用那麼累了,可員工不斷的更換,老闆就讓我教他們怎麼幹。時間一長,我又像以前那種工作方式,屋裏屋外一把抓,就感覺很疲勞。心性也守不住了,委屈、不平衡,開始向員工發牢騷,講老闆的種種不是。也知道作為修煉人要修口、向內找,可執著心一上來,就甚麼都不顧了。有一天晚上,前任老闆甲同修把我找去,很嚴肅的說:「現在我以同修的身份和你談話,有一個員工把你背後說的話都告訴老闆及其家人了,今晚他們家正研究如何要辭退你。他們可都知道你煉法輪功,這不是給大法抹黑嗎?」

我聽後猶如當頭一棒。慚愧的無地自容!心想:如果因為自己沒做好,而把眾生推到大法的對立面,那不是在毀眾生嗎?我很誠懇的對同修說:「謝謝你及時的給指出來,否則自己連彌補的機會都沒有了,是我錯了。請你們發正念時,幫我清清場,不允許這件事情發生,我不怕丟掉這份工作,我要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為了救眾生,我改。」

夜已經很深了,走在回家的路上,淚水止不住的往出流,仰望星空,彷彿看到師父在為弟子著急,在注視自己的一思一念、一言一行、一舉一動。我清楚的知道:當務之急,後悔、自責都無濟於事,只有無條件的向內找,把隱藏很深的執著心都挖出來,去掉它,才能全盤否定舊勢力的迫害。

到家已是二十二點了,我盤腿打坐,先使自己冷靜下來,然後慢慢回憶著工作中存在了哪顆心,使自己沒有走正。思想中似乎有一種意念在自問自答:為甚麼自己在工作中有點成績,總想得到老闆的賞識?因為自己隱藏很深的「名心」、「顯示心」,還有一顆「證實自我的心」,忽視了成績是大家共同努力的結果。為甚麼老闆牢騷滿腹時,自己不知覺的愛辯解?這是「不讓人說的心」啊。還有不該說的話無所顧忌的說,這是「不修口」。為甚麼客戶總在自己面前說:「你屬於管理階層,廠子的利潤三分之二是你給賺來的,工資就應該比員工高,你一個人幹兩個人的活,老闆應該多給你獎金。」每聽到這些話,心裏就叫屈:老闆不操心就能掙大錢,自己又操心又受累,才和員工掙同樣多的工資,哪有獎金呢?這說明我有很強大的「利益心」、「爭鬥心」,才被舊勢力鑽空子,利用客戶的話,勾自己的心。還有「妒嫉心」,卻忘了人各有命啊!福份是德換來的。就這樣,在自問自答中一顆顆執著心都挖出來了。我主元神也精神起來了,每挖出一顆執著心,就發正念否定它、去掉它。之後再挖再去,整個晚上,我只睡了兩個小時,甚至睡夢中都在找自己還有哪些心?真感到是剜心透骨的找執著。

第二天,我決心已定:我要努力去掉各種執著心,不斷的用法理歸正自己,修出慈悲心,挽救眾生。今後不管在甚麼環境,都要把大法的美好展現給世人。然後很坦然的上班去了。快到單位時,一眼就看到向老闆告密的員工。「怨恨心」立刻冒出來了:「這個兩面三刀的小人,背地裏比誰說的都歡,他為了能夠得到老闆的器重,為了在廠子裏說一不二,經常在私下裏跟老闆反應:某某(和他頂撞的員工)幹活不行,某某藏奸等壞話。後來老闆把這些員工一一辭退了。現在又來暗算我。」越想越氣,都感到心快跳出來了。不對,我怎麼又向外看了呢?如果自己做的那麼完美,常人也就挑不出毛病來。

我不能用人心去想問題,我要用正念善待他。然後發正念去掉怨恨心。到跟前,我像平時一樣和他說話,儘管他表現的愛理不理的,我也沒動心,把門打開,開始工作。等自己不忙時,就主動幫員工幹活,身體在忙碌著,大腦卻在默默發正念:「徹底解體自身空間場從微觀到宏觀一切不符合宇宙特性真、善、忍的一思一念、一言一行、一舉一動所形成強大的思想業力和各種執著心,全盤否定另外空間舊勢力、黑手爛鬼、共產邪靈及共產黨的一切邪惡因素對我及眾生的迫害。我的一切不正,都將在大法中歸正。堅決走師父給安排的路。」

我在正念正行中完成了一天的工作。回到家,我正想要再找一找自己還存在哪些不足,突然感到頭暈、噁心,想吐又吐不出來,身體發抖,開始鬧心。我明白:是那些還沒修淨的執著心在起作用。於是我就發正念,那些執著心不甘心被滅掉,一個勁的往出冒。我就學法,可大腦亂糟糟,像是有甚麼東西擋著,學不進去。我想找同修幫著發正念給清清場,可同修沒在家,這反倒點醒我:本應該自己過的關、過的難,自己不去闖,指望同修幫忙,多強的「依賴心」啊!於是我就學法,師父在《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會講法》中說:「你堅定正念的時候,你能夠排斥它的時候,我就在一點一點的給你拿;你能夠做多少,我給你拿多少、就給你消下去多少。(鼓掌)可是作為修煉的人來講啊,你得真正的能夠像修煉的人那樣要求自己,雖然你有時還做不到,最起碼你得有這樣的正念,你得去修自己。」

只要人心返上來,我就發正念排斥、清除。然後學法、去人心,再發正念。真的是在剜心透骨去執著。逐漸的一切不正確狀態都消失了。當我再一次出現員工面前,就像換了一個人似的,頭腦清晰、一身輕,幹起活來生龍活虎,有使不完的勁,心裏總是樂呵呵的。一個員工問:「我怎麼看你老像在笑,遇到甚麼高興事啦?」老闆也悄悄的問甲同修:「某某怎麼變化那麼大呀!」真的是大法弟子的一言一行、一舉一動,眾生都在看著呢。

下班之後,我很誠懇的向老闆道歉:「真對不起!由於我固守著自己的觀念,對你在某些方面有看法,也就把自己的情緒帶到工作上來了,說了大法弟子不應該說的話,造成不好的影響,深感抱歉!希望你不要因我一時沒做好,就對法輪大法有抵觸。我是修煉人,我知道:在道德急劇下滑的末法時期,就看世人對大法的態度來決定人留與不留。法輪大法是正法,教人修心向善、處處為他人著想,是我沒修好。就好比學生在校學習,同樣的教科書,有學習好的,也有學習差的,你能說教科書不對嗎?哎,我就是那個差等生。但我知道做錯時,我會努力去改正的,這就是修煉人和不修煉人的區別。」緊接著,我又講了大法在國外的洪傳,而在國內為甚麼鎮壓法輪大法等真相。

我的真誠、我的善念感動了對方。老闆含著淚說:「你知道嗎?我一直期盼著你能對我像和甲那麼相處,那該多好哇!我相信我們今後會成為好朋友的。我也相信法輪大法好!如果你們那邊(指法輪功)有需要我幫助的,我會盡力的。」就這樣,我們一直在友好、祥和的氣氛中交談著。我為眾生明真相而感到高興!

接下來的日子裏,為了挽回自己給老闆造成不良的影響,私下裏分別找員工談話:不要因為我的緣故,你們就對老闆有看法,那是我自身有問題。然後潛移默化的講真相、勸三退。最後得到的反響是:「某某,你怎麼那麼正啊!」「某某,你怎麼總是為別人著想啊!」此時,我似乎領悟到了師父《二零零四年美國西部法會講法》的一段講法:「我跟大家已經講過了,善它不是裝出來的,也不是表面上維持的一個狀態,善是真正發自內心的,那是通過修煉才能得到的、才能體現出來的。在眾生面前,你的話一出口,你的念一動,就能使不好的因素解體,就能使毒害世人的、在人的思想因素中的不好東西解體,那麼人就明白了,你就能救了他。你沒有真善的強大力量的作用,你就不能使它解體,你在講清真相中就起不到作用。」

二、小小花兒在綻放

我的家庭資料點已經成立三年多了,在這期間,我經歷了很多神奇事,時時會感到師父在呵護著自己;同時也去掉了很多怕心。

對於電腦我是一竅不通,同修教的挺詳細,可我就是記不住,沒辦法自己就照貓畫虎一步步記下來,倒也能上網下載、做真相資料、刻真相碟。那時就憑著一顆堅信師父、堅信大法的信心,一切暢通無阻。後來小弟子幫著建立個郵箱,能跟明慧編輯溝通上,這是我的心願,我太興奮了!於是我就常常在第一時間把本地區迫害大法弟子的惡行曝光出來,然後到處收集惡人的電話號碼、地址、郵編等信息發往明慧編輯部,以便大法弟子能夠儘快的打真相電話、郵真相信。救出同修,制止惡人行惡。

師父看到了我救人這顆純淨的心,很巧妙的讓我輕鬆得到本地區的、還有各單位領導的電話號碼簿。我知道一切都是師父在做,自己只是跑跑腿、動動筆而已。每當我們整體出現問題時,我就和部份協調人切磋,然後寫出心得體會發在明慧網上跟本地同修緊急切磋,達到整體提高。

一天,教我電腦的同修來了,看見我上網發稿件,吃驚的說:「你怎麼不注意安全呢?這麼公開郵稿件,別人會知道文件內容的。」我也不懂啊!兩個月來,我發稿近三十篇。在邪惡虎視眈眈的注視下,竟安然無恙,太神奇了!我和同修異口同聲說:「是師父在保護弟子呀!」同修幫著從新安裝一套安全系統。然後說:「有台舊打印機閒著,你要能做資料,我就給你拿來。」雖然有點怕,可還是答應了。以後我又學會了打真相傳單、小冊子,還有《明慧週刊》,供應一部份同修。

舊打印機拿來時就缺顏色,打出來的傳單顏色不亮堂。那幾天同修隔三差五來修機器,可效果還是不理想。同修邊修邊說:「機器不正常是表面形式,咱們都得找找心性上是否有漏,被另外空間邪惡鑽空子來干擾。」我嘴上沒說甚麼,心裏可不服:「這台機器沒拿來之前就有毛病,跟我沒關係。」但轉念一想:「大法是超常的,能夠糾正一切不正確狀態。一定是我的空間場不純淨。」我開始默默的發正念清場。後來同修終於把機器修好了。我就和機器溝通:「打印機,你也是生命,大法弟子選擇了你,那是你的福份,我們都要珍惜這來之不易的機緣,共同抵制邪惡的干擾,做出清晰、漂亮的真相,救度更多眾生。」直到現在這台打印機還在正常運作,成為大法弟子救眾生的有利法器。

奧運前,本地區邪惡瘋狂綁架二十多名大法弟子,一個大資料點被破壞,損失慘重。據可靠消息,他們被邪惡之徒監聽、監控已有兩個月之久。我害怕了,是因為被迫害的同修我都認識,而且有的還有來往。「怎麼辦?要不迴避一下,把東西都藏起來?」「不行,這是人念。我是大法弟子,還有很多不明真相的眾生需要我們救度,在同修遭受迫害時,自己不趕快救人,承擔起同修沒完成的重任,反倒有躲藏之心。」想到此,我就發正念:清除自身空間場那些怕的因素,全盤否定舊勢力及共產邪靈對我和大法弟子的迫害。然後打開電腦曝光邪惡。過後學法時,對師父在《二零零五年舊金山講法》中的這段話,深有體悟。「在人心的考驗當中,對於一個修煉的人來講,在人和神兩種概念的認識中、互相的碰撞中,就會出現這個狀態。人的思想佔了上風,那他就會走向人;神的思想與人的正念佔了上風,他就會走向神。」

還有一次,我幫著組建的一個家庭資料點在前段時間被邪惡破壞,同修被綁架。我的怕心又都返上來了,明知道怕的物質不是自己,可就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不好的念頭一個接一個的往出冒,排也排不掉,人念完全佔了上風。因為好長時間,自己陷在常人繁忙的工作中不能自拔,不能靜心學法,發正念迷糊,真相做的少,不愛煉功。所以在這種狀況下,遇到魔難,我心中已沒有法作指導了,想暫時不做資料和週刊了,又怕耽誤同修救人;想做,心又不踏實。於是我就把自己的想法說給一位協調人,他說:「既然心不穩,就別強為自己了。你承擔那份我來做。」這樣我就把機器、耗材分別放在不引人注目的同修家裏。自己家裏只有大法書了,我不能在把書也拿走吧,那我還修甚麼了?看看自己所作所為,哪還像個大法弟子。在如此緊迫的救度眾生時刻,自己還有這麼多怕心,怕心使我沒有戰勝魔難,怕心使我失掉心性提高的機會,怕心使我走了舊勢力安排的路。我開始加強學法、發正念。通過一個星期的學法,我的正念越來越強,我不能再給協調人添加負擔了,也不能給同修增加壓力了。於是我又把機器、耗材搬回家,從新承擔起自己的責任。

有些日子,我好幾天沒連上明慧網,還以為自己用的電腦年頭長了,反應遲鈍。就找懂技術的同修幫著下載週刊和資料。同修說:「不是電腦的緣故,這不快到十月一日了嗎?現在網上封鎖特別嚴,別的同修也說上網困難。」然後把週刊和資料,還有新出來的自由門測試版軟件也給下來了。第二天,我就用新軟件上網,很快就連上了。當我看到同修們如何用正念突破網絡封鎖交流文章,很受啟發。發正念時,就再加一條:徹底解體共產邪黨對網絡封鎖的系統全都打亂,不起作用,不允許邪惡因素及邪靈爛鬼阻礙大法弟子上網下載真相救度眾生、不允許阻礙世人被救度。這樣一連幾天都很順利的連上網,可後來又不好使了,向內找,是我生出來歡喜心了。認清後排斥它、清除掉。然後試用老版也能連上,有時還沒來的及下載文件,就沒有服務器了。再從新連上,再從下文件。我不懂破網技術,就是按著上網步驟一下一下的點擊。憑借大法弟子的正信正念,就能上網看明慧。邪黨大慶那天,天空陰沉沉的,到處瀰漫著不好的物質。「它們每一次行惡要集中很多爛鬼,幾乎是傾巢出動,因為是正法、淨化宇宙,所以它被消滅掉,邪惡的力量就是這麼被消減掉的,消滅完了它也就消停了一段時間,每次都是這樣。」(《二零零八年紐約法會講法》)我一邊背法,一邊打真相傳單,到整點就集中念力發正念,清除邪黨、爛鬼,不允許利用邪黨大慶的形式來毒害眾生。每個整點都發正念。晚上到學法小組,和同修們一起清除邪惡,效果更佳。

不足之處,請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