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馬獻玲自述遭迫害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二月二十日】我是北京法輪大法弟子馬獻玲。母親早逝,我在漫長的歲月中飽嘗了人間的酸甜苦辣,身患多種疾病,胃十二指腸潰瘍,盆腔炎,附件炎,神經官能症、還經常抽風,使我苦不堪言。

丈夫厭煩了這種生活,經常對我拳打腳踢,婆婆和她們姐妹們都罵我是廢人,還指使丈夫打我,最後我們離婚一年,是兩個女兒的淚留住了我的心,可是這個家已不是我的家了。身體上的痛苦、家庭的不幸,使我失去活下去的勇氣。那時候我甚麼活也幹不了,走路都費勁。

得法後,不但病好了,連我戴了十幾年的近視鏡也不戴了。婆婆是個肺心病患者,經常臥床不起,我不記恨她,接屎接尿,按師尊要求真、善、忍做好人。丈夫患肺結核、孩子也被染上,我面對這三個病人的藥費,白天出去打工掙15元錢,晚上還要整夜看著婆婆。農村條件差,我吃的是殘羹剩飯,喝的是老少剩下的菜湯,可是我無怨無恨。我是大法弟子要先想到別人,是師尊的法使我明白了人來在世上的真正意義,是師尊和大法打開我的心結,我不再怨恨別人,用自己善良的心溫暖著周圍所有的人,我感謝師尊救了我,感謝師尊使我們的家重獲新生。我決心跟著師尊修煉永不回頭。

99年7月20日江澤民以一個小丑的妒嫉,用他手中的權力發動了鋪天蓋地的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許多學員被打死、打傷、送入精神病院,許多家庭被拆散。我也不能倖免,二次被拘留、送入洗腦班、兩次被勞教、惡黨對法輪功修煉人從不講法律。

第一次被綁架是2004年底,我和另一個同修發真相資料時,被惡人舉報,被懷柔縣惡警綁架,惡警逼我說出資料來源同修姓名,我不配合,他們就出手打人,最後甚麼也沒有得到,我坐過冷板凳,被關過小號,可是無論怎樣迫害都改變不了我堅定修大法的心,半年後因被迫害的病重被保外就醫,回家後惡警三番五次前來干擾,每到敏感日惡人們就來到家騷擾。兩會期間我回家看望老父,被惡人綁架,在沒有任何證據、沒有檢查證的情況下,他們強行抄家,恐嚇家人,嚇的孩子大人整天提心吊膽,年幼的孩子無人照看,家中受到很大損失。一個月後被取保候審回到家中。

2006年10月24日,我在家裏摘花椒,來了兩個警察後面跟著村幹部,聽丈夫說是三科的。跟我說到派出所簽個字,說是取保候審沒到期,我說不去。惡警說簽個字就回來,你要是不放心叫你家人跟著,說著話惡警和村幹部一齊把我拖上車,他們一直把我拉到派出所,下車後就給了我一張勞教票。這些欺騙的手段是惡警常用的伎倆。

我問他們你們有甚麼證據抓我,為甚麼要騙我,他們說不騙你你能來嗎?惡警叫我簽字,我不簽,不配合他們,他們找兩個人架著我,強迫我照了相。就這樣,我和同修被他們用欺騙的手段騙到看守所。

我們跟他們講真相並和同修絕食抗議。他們說:我們是國家的機器,叫幹甚麼就幹甚麼。從那時起,他們的要求、命令我們全部不配合。我們白天跟被關押的常人講真相,勸三退。喊「法輪大法好」,晩上學法煉功。

七天後送到大興調遣處。大隊長楊新娟叫我寫三書,我不寫,她就命令兩個吸毒犯看著,把我單關在一屋裏不讓上廁所,喝水,洗漱。我跟她們講真相,法輪功是清白的,講我們怎樣做好人,師父叫我們做無私無我的好人沒有錯。她們不聽。惡警楊淑娟指使犯人對我罵個不停。開著門,風很大。讓我一個姿勢不動躺在門口。我身體吃不消抽搐、抽風,舌頭都咬破了,她們說我是裝的。

這種迫害使我身體一天不如一天,說話也不清楚、走路只能扶著牆,可是那些惡警們卻說我裝的,強迫我去提水,我只能遠遠地跟著。有一回我堅持不了還被惡警張玉婷罰站,早晨出操我堅持不了,他們說不去不行,那個叫劉玉英的惡警說我報數聲音太小不行,就把我和另一個同修罰了站。有一天我剛到操場,心臟疼痛難忍,可是惡警叫我往回走,我艱難的走到門口就摔倒了。不省人事。可是心裏卻有一念求師父救我,在師父的呵護下,我沒死,睜開了眼睛。

2008年10月30日,我被保外就醫回到家中,那時候的我像個植物人,根本下不了地,每天都是孩子們伺候我。可是勞教所的惡警並不放過,在她們威逼恐嚇下家人每星期一次電話、一個月一次情況彙報。每到敏感日惡人就來騷擾。

這就是從沒修煉前滿身疾病的我變成一個健康的好人。遭惡黨迫害後,從一個健康的好人變成一個病人的親身經歷。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