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醫學院附中教師吳垚被迫害致死經過(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二月十三日】(明慧通訊員北京報導)大法弟子吳垚,北京醫學院附中(北醫附中)優秀英語教師,因修煉「真、善、忍」法輪大法而慘遭中共邪黨迫害,於2003年6月22日在北京市勞動教養人員調遣處被迫害致死。


吳垚的遺照

吳垚,女,1946年6月30日生,原北京醫學院附中(北醫附中)英語教師。
家住:北京市海澱區志新北裏5號樓2單元201室(當時住址)

在修煉法輪功之前,吳垚身體狀況極差,一身是病:心臟病、冠心病、氣管炎、靜脈曲張、頸椎骨質增生、神經衰弱、渾身浮腫等,連醫生都說「她細胞裏充滿水」。嚴重的心臟病和氣管炎常常使她氣短缺氧,半夜持續咳嗽,使得家人和她自己都無法入睡,咳痰用紙常常扔滿一地。

吳垚於1996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令人不可思議和非常神奇的是,這麼嚴重的病情在她修煉後當年就都得到明顯好轉。特別是心臟病、氣管炎、神經衰弱和骨質增生等當年就好了,非常明顯。吳垚從此身體非常健壯,走路、騎車等非常輕快,渾身上下充滿力量,非常輕鬆。

她是自學成才的優秀教師,工作出色,甚至比很多科班出身的還要好。她從小就開始自學英語,71年就在小學教音樂和英語,後在中學教書。後來轉到地質學院附中教學,教兩個高中班英語課。93年前後,調入北醫附中。因教學任務繁重及各種原因,很多老師身體垮了,累垮了,後來吳垚也病倒了。張校長很惋惜的說,「骨幹教師調進來又病倒了」。

96年修煉法輪大法後,吳垚身體奇蹟般恢復,她跟校長說,「我好了,煉法輪功煉好了。」校長非常高興,立即安排兩個班教學,加上擔任班主任,校長已把她當作教學主力。吳垚也不負厚望,工作勤勤懇懇,兢兢業業,主動進行各方面教學改革,好的教學方法及經驗都毫無保留的傳給同事。出色的工作能力及優秀的品德也深得學生、家長及同事的好評。

然而99年7月20日開始,中共邪黨開始全面打擊迫害修煉「真、善、忍」的好人。吳垚心裏非常清楚,共產邪黨又要「搞運動」迫害好人。她開始證實大法,講真相救人。

2000年2月12日,吳垚夫妻倆到永定門西邊國務院信訪辦上訪講真相。信訪辦根本不受理法輪功問題,門口就有公安值班室,專門抓法輪功上訪人員。到那裏後,過幾個小時,東升派出所片警趙曉輝等兩三個警察來把他們夫妻倆拉到海澱區東升派出所。學校書記(龍聰)和校長(李秀琴)給她做一天的所謂「思想工作」,告訴她「不練就可以上課」。她說,「這麼好的功為甚麼不煉?」當天晚上回家,回校繼續上課。

2000年3月17日(或18日),因在家門口煉功鍛煉身體被綁架,被東升派出所警察綁架劫持到海澱區清河拘留所,被非法拘留一個月。

2000年4月份,市裏搞甚麼展覽(好像是「教學成果展」),李秀琴校長想讓她去,她自己也想去,她覺的這也是講真相救人的機會。到那裏後,她把已經寫好的真相信交給展覽館接待處轉給有關機構,被邪黨矇蔽的工作人員拒絕,非要把她抓起來。當時校長出面解釋,「這是我們的老師」。這樣在校長的好心幫助下回到學校,繼續工作。

吳垚回家後經常受到派出所、「六一零」等邪黨人員的威脅和騷擾。2001年4月8日,東升派出所貝副所長、東升街道「六一零」主任郭海濤(音)和北京計算數學與應用物理研究所(吳垚丈夫工作單位)保衛科科長申敏傑等人到家裏來抓人,把她的丈夫劫持到西山洗腦班去迫害。當時片警告訴她,「下一個就是你」。從此吳垚就一直被迫在外流離失所。

2002年5月底,吳垚被東升派出所警察綁架,劫持到學院路街道洗腦班遭迫害。吳垚絕食反迫害,7、8天後闖出洗腦班。同年9月9日,吳垚和她丈夫一起到居民樓發真相資料救人,萬源路派出所3、4個警察來抓人,把他們夫妻倆劫持到萬源路派出所,第二天(9月10日教師節)就把他們劫持到豐台區看守所。

2002年10月份,邪黨警察把他們送到團河醫院檢查身體,因倆人都被檢查有高血壓,勞教所拒收,送回看守所。當年12月份,第二次送醫院檢查,又被送回。

2003年「非典」嚴重,邪黨害怕,看守所不敢留人。2003年6月11日,把他們夫妻倆都劫持到北京市勞教人員調遣處。

到調遣處後,邪黨警察讓吳垚等人低頭,吳垚堅決抵制,嚴正的說,「我不是罪犯,我不低頭」。當時有一個惡警歇斯底里大聲「訓話」,喊叫,同時上來兩個女惡警讓吳垚蹲下。吳垚說,「我不蹲,腿疼蹲不下。」兩個女惡警強行按她的頭。

2003年6月22日,吳垚被邪黨警察劫持到調遣處後沒過幾天,團河醫院的邪黨警察叫吳垚的丈夫出來,把他叫到醫院院長辦公室。她丈夫進去後發現他們的小兒子坐在沙發上,見他進來立即從沙發上站起來。他覺的有點反常,問道:「你怎麼在這裏?你媽在哪兒?看見你媽了嗎?」他只是「嗯、嗯」,不說話。當時在場的還有一個警察,是調遣處教育科王科長,笑瞇瞇的,好像是兒子的朋友。吳垚丈夫問道,「你媽身體好嗎?」他小兒子說,「我媽不在了」。

吳垚的丈夫大吃一驚,當時根本沒反應過來,一直呆著站在那裏。後來他問,「遺體在哪兒?」「在樓下。」他說,「到下面看看吧」。驚呆的丈夫到下面看到的是已經冰冷的吳垚的遺體。瘦瘦的臉,已經嚴重脫相。她丈夫問道,「告訴你舅舅了嗎?」「告訴了,一會兒就來。」「你姐和哥哥他們呢?」「還沒有。」「趕緊打電話讓他們過來。」後來吳垚的弟弟和孩子們都來了。丈夫對二女兒說,「注意看看,身上有沒有甚麼症狀」。二女兒說沒看出甚麼。吳垚的弟弟後來說,「左手一直到手腕都是烏黑的」。

火化以前,吳垚的同事特意看了一眼,看出吳垚的嘴唇是黑的,儘管化妝了,但嘴唇是黑的,沒有遮掩住。孩子後來說,「衣服撕下來了,衣服剪下來後看到,背心的左袖口有血跡。」

2003年6月22日(星期日,夏至),吳垚被迫害離世那天下午,在團河醫院會議室(有長條桌),四個邪黨人員跟家屬見面:北京市勞教人員調遣處兩個處長,都是姓張,一個是大臉盤,叫張繼中(音),繃著臉,不說話,態度惡劣。一個是小臉盤,張某(兩個字)。還有團河醫院的院長和調遣處教育科王科長。

(小臉盤)張某說,「吳垚她沒病,也服從管理。那天凌晨四點半巡查宿舍時,值班員到她們那發現她呼吸不正常,叫她,不吭聲沒有反應。叫來醫生,量血壓,80-120多,趕緊送醫院,送團河醫院搶救四十分鐘無效,停止心跳呼吸,是心源性猝死。」

吳垚的二弟問院長,「有沒有搶救記錄?」院長說,「有。」二弟說,「我們想看看。」 院長說,「得檢察院批准才能看。」

後來吳垚的二弟說,「請你們迴避一下,有些事情我們家屬要商量。」邪黨人員不走,還說,「不行,大熱天遺體留不住,趕快火化,這裏沒有冷凍設備,留不住。趕緊火化。」 二弟說,「我們很快就完」。「那好,」邪黨人員走出會議室。

他們出去後家屬商量事情,其間邪黨人員又進來干擾,催促快點結束。

家屬商量後確定了三條意見:1)到吳垚監房了解情況;2)請法醫鑑定遺體;3)看一下搶救記錄。

小臉盤張某說,只能是直系親屬跟他們打交道,同時通知吳垚丈夫趕快離開會議室,回到被關押的團河醫院鐵籠子裏。這實際上就是拒絕了家屬的正當要求。

6月28日,調遣處通知吳垚家屬到大興縣殯儀館(進行遺體告別和火化)。只允許由小兒子陪同去殯儀館大廳向吳垚告別,所有去參加遺體告別的她的三個親生孩子和親戚、朋友一概不讓見。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