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談「面對邪惡不能太軟」的話題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二十三日】上個月首惡之一的周永康流竄到我省,我處保衛科倆男倆女加一位司機,手拿筆記本和筆,開車來到我家砸門,自稱是查電費的。我們這兒自來都沒有查電費這一說,我一聽這不正常的說辭就知道有假。當時,我們正在集體學法,我沒吱聲,也沒開門。只聽他們走時說:「明天上他班上找他。」隨即,同修們幫我發正念,孩子也叫上同學在我工作的周圍守株待兔。

邪惡最怕曝光。我立即把此事告訴了我所見到的所有的人,我崗位周邊修鞋的、賣水果的、修自行車的、看車棚的等等都知道。

幾天後的上午九點多,大老遠的就看見我處保衛科的小F,手拿筆記本和筆,夥同我們科裏的D書記,一邊談論著法輪功人員之間如何聯繫的方式等,一邊向我工作的崗位走來準備審訊。以前我也給他們郵過小冊子、也打過真相語音電話,他們很清楚煉法輪功的都是一群甚麼樣的人。當時我正坐在修自行車的旁邊,書記非要我進屋裏談一談。我的第一念就是否定它,不承認邪惡的迫害,就走師父安排的路,不能讓他污衊大法、不能讓他毒害眾生、不能讓他對大法犯罪,總而言之就是不讓他們張嘴。

我當即高聲說道:「談甚麼談?有甚麼話就在這兒談吧,我沒甚麼背著人的事、我也沒甚麼怕見光的。」書記說甚麼也得要我進屋裏談,我想去哪兒都一樣,就向屋門走來。看到保衛科的小F正站在門口等待,沒等他張嘴,我義正辭嚴的說:「你怎麼又來了?你來找我幹甚麼?我又不喜歡看見你,你害的我還不夠嗎?我沒招你也沒惹你,你老來騷擾我幹嗎?」

小F狡辯:「我哪得罪你了。」我問:「你沒得罪我?上次是你參與把我關勞教所的吧?到現在,我們家老的、少的還不和睦呢。」

他繼續狡辯:「我那是為你好。」我說:「為我好?再為我好也比不上為你那老婆、孩子好,你怎麼不把你老婆、孩子關勞教所?」

他造謠說:「你犯法嘍。」我說:「我犯誰家的法了?憲法還規定信仰自由呢!你去查查,我犯甚麼法了。你別來害我,善有善報,惡有惡報,老天有眼,迫害好人是要遭報的。我可知道你家住在哪兒,到時候,我可上你家吃飯去!」

他偽善的說:「我這是關心你,看看你有甚麼困難嗎。」我接過來說:「你關心我?你說了算?你們倆,你是頭,對吧?那從今往後我有甚麼事都找你解決。現在你不是關心我嗎?那現在我最缺錢,你給我多發錢!我現在工資太低了,你給我長工資!我現在要提前退休,你給我辦吧!」

他說:「你這些要求,我可以給領導反映。」我立即答道:「我用得著你去反映?用得著你去當傳話筒?你說了不算,你來幹甚麼?你領導怎麼不自己來?」

他說:「是領導讓我來……」我立即打斷他的話:「領導讓你來你就來?那領導讓你殺人你就殺人?讓你放火你就放火?你有思維、有大腦,你就不想一想?」

D書記為了表白自己,積極表現,不停的手舞足蹈、語無倫次的說:「H師傅,人家F師傅今天來都是為了你好,咱醜話說在頭裏,就你這態度,還得把你送勞教所勞教去。」我當即直視他的眼睛,指著他說:「你說了不算,我才說了算!我絕對去不了。這一次就送你去勞教,把你關勞教所。」

D書記沒防備我這麼說,愣了一下說:「也可能,有一天我犯了事,小F也會找我談話,把我關勞教所。」

這時,小F插嘴:「這一次,你師父說了也不算了。」

我堅定不移的回答道:「這一次,還就是我師父說了算!」

小F納悶:「小H,你現在怎麼變這樣了?」

我答:「你以為我變甚麼樣?你以為我變得像軟柿子、像綿羊一樣,任你捏、任你宰,你做夢都別想了。我以前早就告訴過你,你要是以朋友的身份來,我請你吃飯去都行,可是你要是以目前這種身份來找我,我很反感、我不歡迎。」

小F無奈:「那讓領導再換一個人來?」

我拒絕道:「不需要!」

因為這十幾年來,我對法的不同層次的理解,使我一直像個「老好人」一樣,誰也不得罪,說話不理直、不氣壯。隨著對法認識的提高,從法中我知道:「忍絕不是無限度的縱容、使那些已經完全沒有了人性、沒有了正念的邪惡生命無度的行惡。忍是可以為真理而捨盡一切,但是忍不是寬容已經沒有了人性、沒有了正念的邪惡生命無法無天的敗壞眾生與大法在不同層次的存在,更不是對殺人放火的無視。」(《精進要旨二》〈忍無可忍〉)「時刻用正念正視惡人。無論在任何環境都不要配合邪惡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家都這樣做,環境就不是這樣了。」(《精進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

下午一上班,我就直奔處保衛科找科長,可沒有人。找到人力資源科科長,說了情況,人力資源科科長指點我去找處裏的總書記。

來到總書記辦公室,我有禮貌的敲了敲門,總書記問我有甚麼事,我說:「S書記,本來今天我正常上著班,可以不來打攪你的,可我們科裏的D書記和保衛科的小F跑到我那兒,張嘴閉嘴的要送我進勞教所,我也是被逼無奈,已不能安心工作了。你說這還有王法嗎?勞教所是他們家開的,想關誰就關誰?」

我把前因後果一說,S書記說:「雖然我在處裏是二把手,可我是主管法輪功問題的第一負責人。我並沒有安排保衛科長派人去找你,我也沒接到甚麼通知。你放心吧,回去安心工作,從今往後絕對不會再有人找你了。保衛科長那兒,我去找他,你放心吧。以前,你剛剛調來的時候,我還是工資科長,公安處來人要挾我,要查你的工作調令,看看到底是誰把你調來的。我一句話就擋了回去:『想查我,也得找一個能管得著我的人來!』從那以後,再也沒人來查,他們反過來還給我道歉。現在,那些曾參與你工作調令的人,科員提了科級了、科級的提了處級、處級的提了局級了。」

我說:「S書記,我知道這些年來你一直在默默的幫助我,謝謝你,我也是個知道感恩的人。過去人家說:『給修煉的人一碗飯吃都是功德無量的』,法輪功是佛家上乘修煉大法,就是修煉佛、道、神的,幫助大法弟子有福,希望你千萬別參與迫害法輪功。(以前給他打過真相語音電話,他聽了很長時間)還有,你那個『黨員』儘快退出來,保命!小名、化名均可。你想一想,咱們單位有一、兩千職工,可在自己危難時,還告訴你保命的辦法的,惟有大法弟子、惟有我!」

後來,我見到保衛科長問:「我那天去找你,你是不是故意鎖上門不願見我?」

保衛科長說:「沒有那事,那天是我讓小F去的,你別怨他了,這是省裏來的要勞教的人員名單,其中有你,當時就讓我頂了回去:『小H不能去!孩子小!得照顧孩子!』我是讓小F去了解一下情況,咱自己整理一下材料,糊弄一下上級領導。回去安心工作,甚麼事都沒有,別聽你D書記胡說八道,他說了不算!」

我說:「還有一事,你胸前戴的那個小牌牌(毛魔像)、還有桌子上擺的那個(毛魔像),趕快扔了吧,那是個死人像。死人像帶身上、擺屋裏,不陰氣重?身體能不長病?我希望你能健健康康的。」

自此以後,風平浪靜,只要是我上班,幾乎看不見任何人來查崗,而且從那個月開始,連續三個月,全單位職工每人一千元的獎金,外加一千多元的補助。

師尊在《美國中部法會講法》中講:「只要沒有人干擾你們煉功,天上地下眾生就都有救了,因為誰干擾了正法都將被淘汰。」我對救人又有了更深一層次的理解。

當然,我們說話理直氣壯,說的時候心裏要充滿慈悲善念,不能動氣,因為動氣就動了惡,就發揮不出純善的力量了,就救不了人了。個人認識,不當之處,請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