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邪惡不能「太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十二月四日】近讀明慧網第七屆大陸法會稿件《明慧週刊特刊(三)》中《師尊牽著弟子手 大霧狂風平安走》感觸頗深,尤其是文中「進京為師尊和大法說句公道話」段落中的兩個情節給了我一個很深的啟悟,那就是面對邪惡的迫害不能太軟了。

其一,作者同修在天安門廣場證實法時,見一同修的《轉法輪》被惡警搶去、撕扯,作者同修上去奪,未奪回。大家被迫上車時,作者同修請師尊幫助,義正詞嚴的對惡警說:「你身為人民的警察,應該保護人民的生命財產安全!你隨便強拿人民的東西,你算甚麼人民警察?!今天你不給把書拿來,就把這位老太太交給你。跟著你就不走了。」那警察真害怕了,慌慌張張的馬上把大法書拿回來了,並道歉。其二,作者同修與各地很多同修被強行拉到北京體育館後,不讓吃東西、不讓喝水、不讓大小便,誰一動,警察上去就拳打腳踢。中午了,警察每人一盒飯,邊吃邊看守著學員。作者同修請師尊給膽量和智慧,站起來高聲大喊:「我們煉法輪功的都是好人,我們今天到這裏來,都是被你們警察執法犯法逼到這裏來的。我們說句心裏話:『法輪大法好』,這是我們公民的合法權利,我們有權利向國家領導人反映情況,聽與不聽那是你們的事,憑甚麼不讓講話?憑甚麼不讓吃飯?不讓大小便?從古到今死刑犯還得讓人把話說完、把飯吃完,還允許人拉屎撒尿。今天你們這些警察不讓別人喝水吃飯,你們怎麼還吃還喝來?今天光天化日之下,我親眼目睹了人民養育的警察打人民,道德良心何在?!你們這些警察要知道:執法犯法,罪加一等。你們敢把今天的所作所為面向人民公布、面向全世界公布嗎?」一席話震懾了邪惡,全場鴉雀無聲。然後,警察弄來兩個破客車皮當廁所,允許吃飯喝水,當天下午再沒打人。

這兩件事觸動了我:對呀,面對邪惡不能太軟了,要正氣,要理智的把道理講明。否則不但我們應有的權益被剝奪,而且還會遭到更進一步的迫害。

寫到這兒,想起了我個人修煉路上的一段小經歷:二零零一年一天早飯後,負責監督我的王村長突然來電話,說是鎮政府的某人要找我談話,讓我馬上去一趟。當時在我頭腦裏不配合邪惡的法理還不清晰,只是心想去了沒好事,不能去。我就請村長轉達某幹部說我上班去不了。村長一聽不耐煩了:「又不是我的事,你自己到鎮政府說去!」我聽後,有些氣憤的說:「我是要你轉達,反正我去不了。」說完就把電話撂下了。不一會,電話鈴又響了,電話裏出現了那個鎮幹部的嚴厲的指責聲:「叫你來,怎麼不來呢?!」我不軟不硬的說:「我給人家打工,必須按時上班送貨,不然老闆能給錢嗎?沒錢咋吃飯?要談、星期天談吧。」我知道現在官場人物是不會犧牲自己休息時間的 那位幹部一聽,口氣緩和下來了,「啊,原來這麼回事啊,以後再說吧。」以後他再也沒找我。

現在我體悟到,我們大法弟子是修「真、善、忍」的,對眾生都要善。善、慈悲有巨大能量,能使一切不好的生命變好,所以,我們必須用善對待眾生。但是,在不同的時間、不同環境、不同場合下、面對不同的生命,善的表達方式也不盡同,不能一概而論。面對同修、面對一般常人,我們必須以慈悲為懷,處處忍讓,和顏悅色的對待;而面對迫害我們的邪惡之徒。就不能一味的忍、一味的承受,像個任人宰割的小綿羊。那種表面的善,實質是慫恿,是助長邪惡囂張的氣燄,使之更加邪惡。其後果不但會加劇邪惡對我們的迫害,也會使邪惡變得更壞、更難救度。這樣我們反而無善可言了。只有大膽的曝光邪惡、有理有據的指出其迫害大法弟子的犯罪行為,打下其囂張氣燄,給其有力的震懾,進而講清真相,勸其改邪從善,有可能使其幡然醒悟,停止行惡,從而得救。這才是大法弟子真正的善、真正的慈悲。

大法弟子在處理常人關係中,也存在軟硬的問題。日常生活中也會遇到無理刁難、欺人太甚的惡人。對之,首先應視為是提高自己心性的好機會,應無條件的向內找,找自己哪做的不對。但是也不能一味的無原則遷就。必要時,也要把事情說清楚,指出對方的無理之處,使對方服理。使之少造業、少失德。因為常人的無理刁難、欺人太甚等狀態,也是其惡的一面、魔性的一面的表露,過度的遷就也是慫恿,會使其向更惡的方面發展,對其不利。我們要為對方著想,以適當的力度發正念或以其它方式抑制其魔性的發展。

當然,我們不能太軟,絕不能太硬。要顯示出大法弟子的寬大胸懷和慈悲忍讓的形像。說不能太軟了,那就以牙還牙、以眼還眼,你罵我、我罵你,你打我,我就打你,陷入常人的爭鬥中,那就不是修煉人了。不管面對邪惡之徒還是一般常人,我們都要理智的、智慧的對待。耐心的說服,而不是乞求;理智的規勸,而不是討饒。須因時、因地、因人而異。掌握好適當的分寸和尺度。這就必須多學法,學好法,用大法去衡量適用的軟硬成度,不走極端,才會收到好的效果。

以上是自己讀法會文章的一點體悟,說出來與同修們切磋。敬請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