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醒一下正在面對邪惡的同修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九月八日】在明慧網看到重慶搞甚麼「回歸工程」,大法弟子正念正行不被干擾、不被迫害著是最好的。但萬一做不好時被迫害了如何補救、不再走錯?因為我曾在監獄直接面對過邪惡,想就一些事說一下我的看法,就我的教訓提醒一下暫時陷入魔掌的同修:

無論邪惡對你多麼關心、對你多好,甚麼所謂的「親感化」、「春風化雨般」的教育,他們的目地只有一個,把你拖下水,讓你脫離大法。找你談心、聊天多是為了找你的執著、你的弱點、你的漏。無論他的態度多麼謙恭,對你好的時間多長,當他覺得達不到目地時,一定原形畢露。邪惡找你肯定不會是來給你單純解決甚麼問題。我曾經問一個警察,你口口聲聲說來跟我交流,跟我做朋友,你能不能不帶目地來。我知道無論他前面說了甚麼,最後總會轉回正題,他說我又不是吃飽了撐的。在監獄有個警察,在近兩年多的時間裏,一直裝著對我很好的樣子,但我一直就好像知道他的最終目地(在監獄時,師父很多功能給我打開,只可惜我沒善用),所以我只接受我該有的權利,絕不要他的特別優待,省的他最後有說辭,俗話說吃人的嘴短,拿人的手軟。最後他們攻堅時,果不其然,他自己親自操刀上陣,比誰都狠。

惡人們現在也經常交流,也知道大法弟子正念的威力,學法能使大法弟子堅定正念,煉功對大法弟子很有用。所以現在在採取行動前,多要干擾你學法,干擾你發正念,不讓你煉功。在監獄裏我多次否定了他們的迫害,那是在背記不全的《洪吟》(我其他法基本上背不來)和發正念的情況下做到的。最後一次最殘酷的迫害我沒能全盤否定,他們就採取了讓人不斷跟我講話,使我無法發正念,背《洪吟》。在此之前,他們故意讓我放鬆了一段時間,讓我跟很多刑事犯接觸,找我的漏,削減我的意志。放鬆的情況下我背《洪吟》、發正念的時間就少了。當時我並不知道學法和發正念對否定邪惡迫害的重要性,只是在難受的時候、時間難過的時候做的。現在回想起來,我做的好時,多是法學的好時、正念強時。所以提醒同修一定要學法、發正念,不要在他們提供的寬鬆條件下放鬆自己,那會沒了正念。爭取有機會、有可能還要煉功,其實現在他們私下裏都不敢說我煉功犯法,叫我在家煉就好了。不要理會那些人無中生有的話,不要怕得罪他們,你強他就弱,你解體了操控他們的邪惡,換個場合他對你不敢有意見。

我們這個空間的很多事的顯現與另外空間是不一樣的,這也印證了法在不同空間有不同的顯現。比如說,我曾經撕毀了一份他們交給我學習的材料,我在前一天夢中見到的情形卻是毀了一副手銬。不能用人的一面去看一些事的表面。大法弟子的一切是師父說了算、師父給的,是我們否定了舊勢力,否定了邪惡而得到,不是它們的恩惠。一旦你讓它們有機可乘,它們會放大你的執著,一步一步引誘你,讓你沒了正念,聽它擺布,讓你脫離大法。無論自己犯了多大的過錯,受迷惑走錯了幾步,一旦清醒,放下任何怕這怕那的人心,義無反顧的回來,就是最好最及時的。不要去想師父還要不要我啊,同修會怎麼看我啊,留下的污點怎麼辦啊,時間還來的及來不及啊,我們都知道,再沉淪下去肯定啥都沒了,回來了至少還有希望。師父多次說過不願放棄每一個弟子!

同修間的整體配合很重要,突然幾個曾經比較堅定的同修轉化了,人這一面,邪惡看到了希望,另外空間肯定是陣地被打開了缺口,邪惡會把其餘的力量調來對付另外堅定的同修,我曾受此壓力。所以同修相互配合反迫害很重要。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