勸善之心化飛鴻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十二月十三日】

  • 給大陸教育工作者的一封信

  • 寫給樺甸市公安局國保大隊隊長於曉強的一封勸善信

  • 給樺甸市父老鄉親們的信

  • 致佳木斯政府官員、檢察官、法官及公安警察的信

  • 給大陸教育工作者的一封信

    某某老師,您好。

    作為教育工作者,您知道甚麼叫OER運動嗎?OER的全拼是Open Educational Resource,即公開教育資源。這是一種自2005年源起於美國的一種教育方式,歷經四五年後,從今年(2010年)開始,在我們中國大陸以網絡公開課為主要形式的OER迅速火爆,尤其是看了哈佛、耶魯大學的公開課後,很多原來愛逃課的學生開始了興致勃勃的網上「淘課」。今年3月19日,復旦大學邀請哈佛大學的人文藝術與科學院院士邁克爾.桑德爾來講《甚麼是正義》,結果據到場的學生講,「場面從來沒有這麼火爆過」,能擠進講堂站著旁聽的同學已經是極其幸運的了。究其原因,引用網友的話說:原來,傳說中的「人文精神」確有其事,教育者傳授的不單是知識,還有道德、審美、智慧、倫理。

    由此我們不難看出,以學生為主體的被教育者真正看中的或真正能打動他們的是「人文精神」,是除了知識以外的道德。這與我們的傳統文化在這方面的理念如出一轍。韓愈在《師說》中明確指出,「師者,所以傳道、受業、解惑也。」這句話,幾乎每個教育工作者都耳熟能詳,然而實際情況是幾乎所有的教育工作者都將注意力投在了「授業」上,而忽視了「傳道」。成了韓愈文章中所說的「授之書而習其句讀者也,非吾所謂傳其道、解其惑者也。句讀之不知,惑之不解,或師焉,或不焉,小學而大遺,吾未見其明也。」簡而言之,就是沒有進行實質的素質教育。

    那麼,為甚麼孩子們沒能從我們這裏得到應有的素質教育呢?我覺得原因有二。其一是教育體制使然;其二是為人師者不具備傳道之能,無道可傳,準確的說是無「正道」可傳。

    當前的教育體制,雖然喊的是素質教育,其實施行的卻是實實在在的應試教育。無論是從中考、高考中對考生的錄取標準,社會上企事業單位的從業要求,還是對教育工作者的考核,無不把對學生的教育硬生生的指向應試教育。也就是說,教育系統在幹著「說一套做一套」的自欺欺人的勾當。作為偌大的由大量高級知識份子組成的教育系統,何以會做出這種讓人不可理解的事情來呢?因為這是共產黨的需要。素質教育強調個性發展,鼓勵獨立思維,而這恰恰背離了共產黨「統一思想」的要求。共產黨的要求就是教育的「標準答案」,而決不是真的希望學生思想獨立,「百花齊放,百家爭鳴」。於是,所有有志於素質教育的教育工作者根本沒有用武之地。

    轟轟烈烈的「文化大革命」、「破四舊」等群眾運動,徹底割裂了中華民族幾千年的文化傳統,「仁義禮智信」成了「腐朽、落後的封建主義思想」,「天人合一」被「戰天鬥地」所取代,對神佛的敬仰成了「愚昧」和「封建迷信」。中共對傳統文化的徹底顛覆讓教育工作者所傳之道,無論是以政治、歷史、語文乃至生物課都在直接或間接的宣傳著「黨的思想」,都在和「偉大光榮正確」的黨「在思想上保持著高度的一致」。簡而言之,我們的傳統文化已經被「黨文化」所代替,這時候的教育者和被教育者都已經成了「馬列子孫」,而不再是「炎黃子孫」。

    那麼,為甚麼我們幾千年的傳統文化竟抵不過「黨文化」短短幾十年的改造呢?難道我們的老祖宗真的是愚昧、落後、迷信嗎?「黨文化」真的是「放之四海而皆準」的真理嗎?根本不是。不要忘了,中共的每一次群眾運動都伴隨著成千上萬的人在「批倒」、「鬥臭」、「下放」、「改造」中死去。所以「黨文化」是帶刀的文化,是滴血的文化,是恐怖的文化。短短的幾十年,「三反」「五反」「四清」「反右」「文化大革命」「大躍進」「六四」不斷地在中國上演著,隨著8000萬活生生的生命在歷次運動中被「革命」,老百姓看清了形勢,學會了在血腥中跳「忠字舞」,學會了在屠刀下喊「共產黨萬歲」,言必稱「偉大光榮正確」。

    至此,我們應該已經看清,這個總是自稱是我們的「母親」的黨,其實是一個時刻對我們屠刀相向的劊子手,在「黨文化」的包裝下,一個徹徹底底的邪教。既然是劊子手,既然是邪教,它就要不停地殺人,不停地製造恐怖,以保證人們在恐懼中屈服。正如毛澤東所說,「群眾運動要七八年來一次」。既然是劊子手,既然是邪教,它就不能容忍任何善的存在。於是這個邪黨拆了僧人賴以修行的寺廟,驅趕著道士還了俗。尤其當它發現竟然那麼多人在信仰「真善忍」時,它的本性就決定了它會再次祭起屠刀,綁架、殘害的同時,向全世界撒著彌天大謊。和以往恐怖運動不同的是,這一次邪黨未能得逞。

    那麼,這個以「真善忍」為特點的法輪功到底是甚麼呢?法輪功又稱法輪大法,是一門佛家修煉功法,也是中華傳統文化。法輪功自1992年傳出,教人按「真、善、忍」修煉,從做好人做起。淨化人心靈,有祛病健身的奇效。所以人傳人心傳心,短短7年傳遍中華大地,上億人修煉,黨、政、軍、高級知識份子、醫生、教師、工人、農民各行各業都有眾多修煉者。幾乎每個真修者都得到了身體的康復和道德的提高。作為修煉者為官的不貪,為商的不奸,農民主動上繳公糧、讓地修路、讓水灌地,甚至浪子回頭做起了好人,真正是中華大地上的一股清流。當年的體委主任伍紹祖、人大委員長喬石等都做過專門的調查,最後得出的結論是「法輪功於國於民有百利而無一害」。

    至今法輪大法已經傳播到世界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法輪功以其祛病健身的獨特效果和高尚道德的要求,贏得了世界上一切善良人的衷心敬佩和愛戴,已榮獲世界各國各界上千項褒獎和支持議案、信函;大法書籍已被翻譯成三十多種語言文字在世界各地發行。在我國港、澳、台地區備受歡迎,僅台灣一地就有五十多萬人修煉。在台灣、北美、澳洲等國家還出現了明慧學校,除了學習文化課之外,還教學生學煉法輪功,按「真、善、忍」修習品行,學生因此而更加自律、誠實、寬容、有修養,受到家長和社會的廣泛讚譽。所以這看似簡單的三個字,卻包含了所有做人應具備的品德,也正是所有孩子應學會的做人道理,是教育工作者應傳之正道。

    人人都知道現代的科學是有限的,科學的未知領域是無窮無盡的,在這無窮無盡的未知領域中,怎麼證明神佛不存在?現代科學沒有證實神佛的存在,但也未能證實神佛的不存在。

    我們都知道牛頓是偉大的科學家,中共卻不敢告訴大家牛頓還是一位虔誠的宗教信徒。在牛頓的一生中,其80%以上的著作都是神學方面的,總字數超過140萬。以下是關於牛頓信仰的一個故事:英國著名天文學家哈雷(哈雷彗星軌道的推算者),是牛頓的朋友,不相信宇宙中一切的天體是神創造的。一次哈雷來訪,見到了牛頓造的一個太陽系模型,非常形像和美妙,哈雷驚嘆叫好,立刻問這是誰造的。牛頓回答說,這個模型沒有人設計和製造,只不過是偶然由各種材料湊巧碰在一起而形成的。哈雷說,無論如何必定有一人造它,並且是位天才。這時,牛頓拍著哈雷的肩頭說:「這個模型雖然精巧,但比起真正太陽系,實在算不得甚麼,你尚且相信一定有人製成它,難道比這個模型精巧億萬倍的太陽系,豈不是應該有全能的神,用我們不可想像的智慧創造出來的?」哈雷恍然大悟,在嚴謹的研究宗教後也相信了有神存在。

    很多有成就的科學家都信仰宗教。因為實證科學只是認識世界的一種方法,而很多科學家越深入研究就越發現原來宗教講的都是真的。只有在科學方面一知半解的人,才會對信仰神佛嗤之以鼻。

    曾有一位俄國農婦,請一個嘲笑有神論的學者回答她心中的一個問題:「我信奉耶穌多年以來,心中有了主的救恩,十分快樂,我更愛讀《聖經》,越讀越有味,我心中充滿耶穌給我的安慰,因為信奉耶穌,人生有了最大的快樂,請問,假如我死時發現上帝根本不存在,耶穌不是上帝的兒子,聖經完全不可靠,我這一輩子信奉耶穌,損失了甚麼?」學者想了一會兒,驚嘆這好簡單的邏輯,他回答:「女士,我想你一點損失也沒有。」農婦又向學者說道:「謝謝你這樣好的回答,我心中還有一個問題,當你死的時候,假如你發現真的有上帝,聖經是千真萬確,耶穌果然是神的兒子,也有天堂和地獄存在,我想請問,你損失了甚麼?」學者想了很久,無言以對。

    然而,卻有很多為人師者在強權和謊言的作用下,麻木地向天真無邪的學生照本宣科地灌輸著政治謊言以及科學謊言,充當了邪黨的喉舌及工具,誤人子弟啊!更有甚者,當惡黨窮凶極惡地造謠迫害信仰真善忍的好人時,明知是謊言,是迫害,還照著它的課本添油加醋地去誤導孩子們,甚至逼著他們死記硬背,害人害己!孩子是無辜的,請您引導學生們兼聽善辨、獨立思考、做出自己的判斷──這才是您的天職!而不是培養出一批又一批中共的犧牲品,將中華民族殘存的文明摧毀、蕩盡!即便在我們自己也辨別不清的情況下,也該給孩子們留下思考的餘地,而不是妄下定論。

    同時我還想告訴您,不但要教育好孩子,更要愛護好自己。當初我們在入隊、入團、入黨時都曾舉過右手,對著血旗發過毒誓,說要把我們的一生獻給它,隨時準備為它犧牲一切。如果真的沒有神靈,它幹麼非得要我們發毒誓呢?!顯然,我們已經在毫不知情的情況下被騙上了賊船。「人間私語,天聞如雷」,發了誓就必須得兌現。所以所有宣誓加入黨、團、隊的人,其靈魂都已經被打上了印記,成了中共邪靈的一份子。

    然而古語有云:殺人償命,欠債還錢。這既是天理也是人道,給一個民族造成如此巨大的災難更是在劫難逃。這樣一個惡黨為禍人間,天理不容!所以上天即將清算這個惡魔,解體中共,銷毀這個邪靈。那麼所有加入過邪黨及其相關組織的人若不聲明退出,作為它的一份子,都將被銷毀。

    眼下,天滅中共在即,而被它脅迫坑害的人們仍被蒙在鼓裏,不知自己性命堪憂。法輪功學員冒著被關押、勞教、判刑的危險,把救人的真相告訴給人們,請您一定要珍惜,別拿自己的生命開玩笑,不要稀裏糊塗地當了邪黨的陪葬。何況神給了人最方便的方式,用筆名、化名或小名的形式退出即可,就給自己的生命上了一份免費的保險,而對您的現實生活又不會造成任何損失。生命可貴,請三思而行。

    關心你的法輪功學員


    寫給樺甸市公安局國保大隊隊長於曉強的一封勸善信

    於曉強:

    今年以來,明慧網分別報導了你多次綁架修煉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為了制止你繼續行惡,我們只好採取這種形式阻止你、挽救你,同時也讓你的上級和同事以及父母兄弟妻子兒女和朋友,看看你這些年都幹了甚麼。

    你被提為國保大隊隊長,可謂中年得意。然而,沒想到你對中共邪黨政治跟得那麼緊,違背天職和良心,幹了那麼多迫害信仰真善忍好人的缺德事。今年以來,你就非法綁架法輪功學員二十餘人,非法抄家時不出示任何法律手續,當被迫害的家人請律師辯護時,而你又百般刁難,拒絕、干擾律師做正常的無罪辯護。

    於曉強,你明知道法輪功學員都是信仰真善忍的好人,也知道法輪功從當年江澤民開始打壓時世界上有30多個國家學煉,到今天已發展到100多個國家和地區;也知道有許多中共官員每次出國時,被國外法輪功學員起訴而狼狽回國的事實……如果說有一些警察抓法輪功是因為不明大法真相而被動所為的話,而你是明知道這是一幫好人而下狠手。

    如果你的妻子兒女和父母知道你背地裏在幹著這些傷天害理和缺德坑人事的話,我想他們作為一個還有良知的人,一定會無顏見人,在眾人面前會抬不起頭來。

    你了解一下就會知道:被你抓的這些法輪功學員都是世上難得的好人啊!無論在農村,還是在城市小區,這些人安分守己過日子,熱心助人不求回報,撿到錢物都要想方設法找到失主……其善舉善行每個人都可列出許多。信仰真善忍的人能去幹違法的事嗎?每個人在當地派出所和街道都被普遍認為是遵紀守法的好公民,有的明白法輪功真相的片警還誇他們說:「這世道啊,像這樣的好人不多啊。」樺甸一個跟著綁架法輪功學員的警察的妻子說:「我跟我家那位說了,咱上有老,下有小,咱可得積點德,咱可不幹那缺德事,我家那位也說,『太缺德了,憑啥抓人家呀?』」可是,當你在抓他們的時候,你的同行會怎麼想你呢?另外,你把這樣的好人判刑或勞教,你的良心就一點不受譴責嗎?真的心安理得嗎?

    就說被你抓的白晶志吧,以前不務正業、生活沒著落、做壞人時沒人管,現在修大法變好了,做好人過正常人的生活,卻反而被你抓不讓過好日子。周圍的人都說:「白晶志修煉法輪大法前後的變化,用浪子回頭來形容最為恰當。」可是,他因為修煉法輪功變好而被非法關押,家中生意被迫停止,生活再度陷入困境。這便是你一個警察「懲善揚惡」的一個範例。不管歷史過去多少年,白晶志的親人和族人及朋友等,都不會忘記是你毀了一個做好人的和睦之家,你是摧毀這個家庭的罪魁禍首,那是你絕非一句「上指下派」就能說的清的。

    還有李玉梅,從前她性格暴躁,經常為一點小事就與丈夫吵得不可開交,弄得兒子、兒媳不願回家。家庭不和睦,她的身體也越來越糟。後來又不幸傳染上了丙肝。都要料理後事了,學了法輪功身體神奇地康復了,可是就是因為她修煉法輪功被你抓了去。知情的老百姓都說:黨的官都是幹啥吃的?正事沒人管,把好人當壞人抓!何況是個老太太!也不怕遭報!

    還有焦玲十一歲的女兒小欣彤每天哭著找媽媽,還有王小虎近七十歲的母親無奈圍著看守所呼喚著:「虎子,回來呀,虎子……」淒涼的聲音聽起來讓人心酸……

    誰不是父母所生?誰沒有兄弟姐妹?

    於曉強啊,你也是有家有妻子兒女的人,如果你的家庭被害到這種程度,你怎樣看待害你的人和這個社會?善惡有報是永恆的天理。冤債,就是人不報,老天也不會罷休!看看這些年裏,迫害法輪功鬧騰最兇的有幾人沒有惡報的?有的人死的很奇特,有的兒子死了,而自己又生不如死……法輪功學員不希望你被惡報啊!希望你明真相後能抓緊時間將功補過,希望你的妻子兒女和父母兄弟都能夠因為你的善行善舉得到神佛的保祐而平安啊!法輪功學員心胸就這麼寬廣!回頭一步,便是福。

    其實,中國的法律從來沒有說過法輪功是×教,所謂「邪教」和「依法取締」純屬是中共騙老百姓的愚民之說。你能說清楚鎮壓法輪功的「法」在哪裏嗎?民政部的通告,公安部的通告,最高「兩院」的司法解釋和刑法第300條,都不是法律依據。公安部(公通字[2000]39號)文件,是目前關於邪教認定的最新的一個正式文件,其中根本不包括法輪功。所謂邪教之說,是1999年10月25日,江澤民接受法國記者採訪時所言,之後《人民日報》便發表《法輪功是邪教》的社論。江澤民個人和《人民日報》沒有立法權,其言論和文章不是法律,不僅無效,而是嚴重的違法行為。

    於曉強,其實你也是在被迫害之中,只是你一時不明白而已。細想想,為甚麼這些年來從上至下對法輪功的迫害,都是口頭傳達而不正式下發文件?不就是當法輪功被平反的那一天時,迫害者不想也不敢留下任何證據和把柄嗎?而實際上,誰幹得最歡誰就最倒霉。「文革」搞了十年,平反時竟然是百分之百的冤假錯案,成了世界級的笑話。為了平民憤,共產黨把一些急先鋒的警察秘密押到雲南槍斃,骨灰盒送回時說是因公殉職。當時的北京市公安局長劉傳新自知罪責難逃而自殺。最輕的也被定為「三種人」。

    無獨有偶,江澤民也曾經通過美國的親信試探法輪功口風,提出可以像文革一樣槍斃一些打死法輪功學員的惡警來償命,換取法輪功不起訴,還說可以比文革處理得更嚴厲些,可以死多少法輪功學員就槍斃多少警察。可是,如此震驚寰宇的冤案豈能如此輕易劃過?如果你能看一看古今中外那些預言中的話,對法輪功的預言說的是何等的清楚和準確?是甚麼原因使你一條路非要走到黑呢?

    明白人不會為金錢和官欲去把自己和家人葬送,頭腦清醒的人都會給自己留一條後路。

    於曉強,當你真正了解煉法輪功的人都是一些甚麼人時,你會感覺這些人無論內心還是行為都是多麼的高尚啊!儘管你對他們做了那麼多在世人看來不可饒恕的大惡事,把一個個家庭搞得支離破碎、家破人亡,但是,法輪功學員沒有恨、沒有敵人。如果你有良知的話,你可以為法輪功學員多做些好事,要拋開工作的視角,從歷史和社會及未來更廣的領域裏去看待這個修煉的群體,那時你會得出一個感歎不已的結論!如果你能夠對法輪功學員的修煉不干擾,不迫害;如果你能夠理智地去看一看他們發的那些你們認為是「罪證」的真相資料;如果你能夠打開明慧網看一看世界大法弘傳形勢;如果你身體有病能偷偷地煉一煉法輪功的功法;如果你能夠明智地三退或在內心裏真心地念一句「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那不僅是你今生或未來的福份,也會給你妻子兒女帶來福份。

    樺甸法輪功學員
    二零一零年十二月四日


    給樺甸市父老鄉親們的信

    您好,我也住在樺甸市。誰不希望自己的家鄉美好呢?誰不希望生活在自己的家鄉幸福安寧呢?可是,最近在樺甸發生的多起綁架案,驚擾了樺甸人的安寧,破壞了我們的正常生活。

    咱們樺甸市國保大隊的大隊長於曉強太壞了。公安,本應該以保護人民利益為天職,匡扶正義、抑惡揚善為己任的。然而,於曉強專門抓善良的人,而且指使手下不穿警服,不出示任何證件,使用砸玻璃,甚至架梯子破窗入室等土匪一樣的暴力行為非法查抄法輪功學員的家,辱罵八十歲老人,拒絕、辱罵律師,用恐嚇威脅的手段對待受害人家屬,這樣一個公然踐踏國家法律,凌駕於國家法律之上,連律師都不敢見的人,本身就在幹著違法的事,又怎麼能保百姓的平安呢?

    還有610辦公室(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非法組織)的楊寶麟,多次綁架迫害修「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當有人問楊寶麟,「你為甚麼不去抓那些嫖娼賣淫的,專迫害好人。你們和土匪有甚麼區別呢?」楊寶麟厚顏無恥地獰笑著說:「共產黨就喜歡這樣的。」

    楊寶麟,原是橫道河子法庭庭長,在任職期間行賄受賄、徇私舞弊、貪贓枉法,經常去下流場所逛妓女。調到610辦公室後,更是喪心病狂,經常無理智地強行將正在工作的、在集市上趕集的、在家做家務的法輪功學員綁架抄家、非法關押強制洗腦,不放棄信仰的就強制勞教、判刑,使許多家庭痛苦不堪,年幼的孩子無人撫養,年邁的老人無人孝敬,甚至還有的老人在土匪式的綁架過程中被驚嚇離世,無數個家庭在痛苦中度日。

    這種人類的渣滓、社會的敗類居然爬上公安之首。共產黨就是這樣一直在禍國殃民,坑害百姓。

    就說被他們綁架的白晶志吧,以前不務正業、生活沒著落、做壞人時沒人管,現在修大法變好了,做好人過正常人的生活,卻反而被抓不讓過好日子。家中生意被迫停止,生活再度陷入困境。還有一身病的李玉梅,修大法後沒花一分錢身體健康了,卻被劫持到勞教所。值得一提的是周麗萍七十七歲的老母親,在荒唐的抄家過程中,被一惡徒推了一把後驚嚇過度幾天後就離世了。這便是一個警察「懲善揚惡」的一個範例,這些人民警察與土匪有甚麼區別?

    還有焦玲十一歲的女兒每天哭著找媽媽,王小虎近七十歲的母親無奈圍著看守所呼喚著:「虎子,回來呀,虎子……」淒涼的聲音聽起來讓人心酸……

    誰不是父母所生?誰沒有兄弟姐妹?

    每逢年節,正是萬家團圓之時,多少樺甸的法輪功學員曾經身陷囹圄,又有多少人被迫害流離失所,他們的親人只能淚眼相對,無語哽咽。

    這一系列觸目驚心的綁架案發生在青天白日、眾目睽睽之下,策劃、實施與參與綁架的人不是黑社會的蒙面黑漢,而是政府官員,所謂的人民警察

    各位朋友,請大家說說,難道信仰「真、善、忍」不好嗎?修煉「真、善、忍」做好人不好嗎?為何非要改變他人的信仰?您知道嗎?迫害法輪功根本就沒有法律條文,那麼也就是說於曉強、楊寶麟根本就是在執法犯法。憲法第三十六條: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有宗教信仰自由。任何國家機關、社會團體和個人不得強制公民信仰宗教或者不信仰宗教。

    這些人或許近在你的身邊,對這些執迷不悟的人,我們大家都能勸勸他們嗎?如於曉強僅有三十來歲,盲目充當著迫害法輪功的惡人,很可惜。

    於曉強和楊寶麟早就上了海外「法網恢恢」的惡人榜,和「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的追查通告。不僅是我們樺甸市的百姓在盯著他,曾受他迫害過的樺甸市百姓、全球的法輪功學員和正義人士都不會放過他。

    希望您盡您的力量幫助制止迫害,幫助被綁架的法輪功學員早日回家,謝謝您了。請您直接給於曉強和楊寶麟打電話,制止作為一個警察知法犯法的流氓行徑。請拿筆記下他的電話號碼。於曉強的手機是13804448080,住宅電話是0432-66232003,楊寶麟的手機是:13704348883宅電:0432-66278191


    致佳木斯政府官員、檢察官、法官及公安警察的信

    佳木斯各級政府官員、檢察官、法官及公安警察們:

    你們好!

    二零一零年十月二十三日,佳市郊區法院蓄意不通知家屬而冤判法輪功學員王麗新三年零六個月、李秀榮三年徒刑。

    我們想說的是,在法庭上,面對律師的有理有據、義正詞嚴的辯護時,審判長、公訴人根本提不出一句反駁的話。這就足以證明,一審法院的法官們根本拿不出上訴人任何違法證據和事實,所以他們只好宣布合議後再定。可是十月二十三日法院竟然分別判王麗新和李秀榮三年半和三年徒刑。無罪被判刑,這是枉法。當氣憤的家屬趕到郊區法院質問審判長李彩虹,根據甚麼判的刑,要求拿出依據,並質問下了判決書為甚麼不通知家屬時,李彩紅心虛卻坦白地說「這是上邊的規定」。

    「上邊」不論是誰,將自己意圖強加法院,這是在公然犯法;而郊區法院的李彩虹等人,執法卻不按法律辦事,只聽從「上邊的規定」,置法官應有的基本道義與良知於不顧,非法給法輪功學員定罪,這是瀆職。為此,王麗新和李秀榮拒絕在判決書上簽字,並堅決要聘請律師上訴。

    這件冤案發生在二零一零年七月十九日。法輪功學員王麗新、李秀榮,僅僅因給熟人送法輪功真相資料就遭人誣告,被長青派出所警察綁架後劫持到佳木斯看守所非法關押。十月十八日郊區法院非法庭審。在法庭上,王麗新、李秀榮聘請的二位律師做了嚴謹的具有說服力的無罪辯護。律師從法律的角度指出,思想(信仰)本身不構成犯罪,不應受刑罰處罰,更不能因為公民堅持某個宗教信仰而遭受不公正對待。《憲法》第三十六條規定,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有宗教信仰自由。因此,信仰法輪功是受憲法保護的。《憲法》第三十五條規定,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有言論、出版、集會、結社、遊行、示威的自由。所以散發法輪功真相宣傳品是完全合法的。公安部文件宣布為邪教的十四種宗教中沒有法輪功,把法輪功當成「邪教」處理和「兩高」司法解釋來判定法輪功信仰者犯所謂「利用×教破壞法律實施罪」從而進行非法抓捕、拘禁才是真正違法的。「兩高」的司法解釋等如果與《憲法》相抵觸,都是沒有任何法律效力的!

    法庭上律師鏗鏘有力的無罪辯護造成了很大的社會反響,很多公、檢、法人員及監獄的警察等都在關注和詢問,然而當局卻對王麗新和李秀榮的案件非常恐慌。這種反差從側面證明了當局知道這個案件的整個處理過程都是違法的,所以生怕他們的非法行徑被外界得知。

    坦率地講,像王麗新、李秀榮這樣為數眾多的法輪功學員之所以長期遭受迫害,根本原因是由於奉行「假、惡、暴」的中共無法容忍法輪功的「真、善、忍」而蓄意要將為祛病健身、做好人的億萬法輪功修煉者推向對立面。然在這期間,為數不少的參與迫害的政法警察由於中共的長期洗腦而在思想和行為上善惡不分、盲從緊跟、助紂為虐,也是一個重要因素。法輪功被迫害,是一場空前的歷史悲劇。

    讓我們反思德國紐倫堡國際法庭對納粹戰犯的大審判:

    一九四五年到一九四九年間,在紐倫堡對納粹德國諸多戰犯和組織進行了十二次公開大型審判,涉及的被告人數超過百名。審判不僅僅是針對納粹頭目、秘密警察和黨衛隊成員等,被告中還包括如工業家、軍事人員、集中營看守等。值得一提的是,有四名德國法官也站到了被告席上,因為在納粹德國期間,法庭也是希特勒的幫兇之一,許多種族清洗的裁判,就是由法庭以裁定或判決的形式做出的。紐倫堡這場大審判是第一次由一個跨國的法庭以法律的名義給戰爭的密謀者、組織者、執行者以公開的、公正的審判,它提出了人類道義等深層次的問題,並首次出現了「危害人類罪」和「反人道罪」這兩個罪名。

    然而,歷史總是不足以讓人警醒。在距離這場審判不過才五十多年的時間,在中國這個擁有五千年燦爛文明歷史的國度裏,再次發生了慘絕人寰的悲劇:中共政權對信仰「真、善、忍」的民眾進行了長達十一年的殘酷迫害,且迄今仍未停止。同納粹的殘忍一樣,中共不僅對法輪功修煉者施以各種酷刑,進行精神和肉體上的折磨,而且更加令人髮指的是,為了牟取暴利,中共軍隊、武警和部份醫院竟然有組織地、系統地活體摘取他們的器官(目前有足夠證據表明中共活摘器官,這個罪行正在國際上被廣泛揭露)。這前所未聞的罪行不僅是反人道的,而且是對人類文明的公然踐踏。犯下了如此滔天罪行的中共的結局註定同納粹一樣,而那些在此期間的行惡者、脅從者也必將面臨著一場前所未有的大審判。

    還有這樣一個外國警察的故事:

    一九九二年二月,柏林牆倒塌兩年後,守牆衛兵英格•亨里奇受到審判。在柏林牆倒塌前夕,他射殺了企圖翻牆而過的青年克里斯•格夫洛伊。

    亨里奇的律師辯稱他僅為執行命令,別無選擇,罪不在己。然而法官並不這麼認為:「作為警察,不執行上級命令是有罪的,但打不准是無罪的。作為一個心智健全的人,此時此刻,你有把槍口抬高一釐米的自主權,這是你應主動承擔的良心義務。這個世界,在法律之外還有『良知』。當法律和良知衝突之時,良知是最高的行為準則,而不是法律。尊重生命,是一個放之四海而皆準的原則。」最終,衛兵亨里奇因蓄意射殺格夫洛伊被判刑,且不予假釋。

    柏林牆衛兵殺人案的例子,就是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那些人的一個前車之鑑。即使柏林牆衛兵手裏有上面開槍殺人的正式命令,都沒有能夠逃脫法律和正義的制裁,而只靠口頭指令就去具體執行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這些人,又會面臨怎樣的結局呢?英格﹒亨里奇的故事雖然是發生在德國的昨天,但類似的審判,一定會發生在中國的明天!在這樣的審判來到中國之前,如果您有認識的朋友、親人直接或間接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的話,請您把這個故事告訴他們,請您告訴他們:還有別的選擇。

    以上這些既嚴肅認真又心懇意切的提醒和警示,足以振聾發聵,值得大陸每一個政法工作者警覺和深思:在長達十一年對法輪功的迫害中,我們每個人究竟扮演了一個甚麼樣的角色呢?扮演的這個角色會給自己帶來甚麼樣的後果呢?

    其實在歷史的審判到來之前,每個人都有用良知選擇未來的機會。已經有許多良知復甦的警察選擇了事先通知法輪功學員,使他們免遭抓捕;更有一些監獄警察、看守不但選擇了善待法輪功學員,而且積極為自己贖罪,比如把行兇作惡者的罪證悄悄記錄,作為將來對罪犯審判的證據。這些年中,不斷地有中共體制內的人走出來揭露迫害,了解了真相的民眾也在用各種方式聲援著法輪功,法輪功學員相信人們會記住歷史的教訓,為人間伸張正義。

    歷史的審判真的不遠了。「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常年持續追查那些發起、推動和執行迫害的責任者,並誓言將所有罪犯繩之以法。根據全球起訴江澤民律師團公布的數據,法輪功學員在全球三十個國家,已經分別控告了迫害法輪功的首惡江澤民及其幫兇羅幹、周永康、薄熙來、吳官正、夏德仁、趙致真、黃華華等三十多名中共高官,如今參與迫害法輪功的中共官員一到自由世界,隨時都可能面臨法輪功學員的法律控告,都將罪責難逃。

    我們真誠地希望,能有更多的人看到這封信,並通過這件事從一個側面了解法輪功受迫害的真相和法輪功修煉者頑強的意志和慈悲的胸懷;同時,也希望大家能夠保持清醒的頭腦,秉持正義,遠離邪惡,在善與惡的較量中理智地做出自己的正確選擇。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