勸善之心化飛鴻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二十八日】

  • 跟老年朋友叨叨家常話

  • 眾親屬就蔡福臣在公主嶺監獄被迫害致死的公開信

  • 致山東省金鄉縣公安局、610人員的公開信

  • 跟老年朋友叨叨家常話

    朋友:你好!

    時間過得真快呀!轉眼間二零一零年即將過去,新的一年二零一一年即將到來,在新的一年裏,祝你們全家幸福、平平安安。

    人們都在談論到一個百姓話題,都覺得現在人民的生活水平提高了,溫飽問題基本上解決了,總感覺人心裏還是有些不踏實,活得很累,不知為甚麼?

    現在是老年人為年輕人而活,年輕人為掙錢而活。因為年輕人要生活、要找工作、掙錢,成天勞累在外面,家裏的一切自然就是老年人承擔,年輕人為了掙錢,自然就不能照顧老人。現在社會道德的敗壞,促成社會人心變化,老年人還要增加一個思想和精神負擔,那就是每天最擔心的一件事。能平安無事,這是老年人最大的心願,年輕人最怕老年人有個三長兩短,家裏的事無人管,就會影響他們掙錢吃飯。只望他們能身體健康,不要生病,能平平安安,這又是年輕人最大的心願。現在這個社會人類道德的敗壞,只認錢、不認人,為了錢可以六親不認。為了錢,官商勾結、權錢交易、警匪一家;為了錢,吸毒販毒、賣淫嫖娼;為了錢,醫生騙病人,學校(變像)騙學生;為了錢,假、騙層出不窮,假貨成災。一切為了錢,為錢而爭,為錢而鬥,善念無存。所以這個社會好人都不好當,老老實實做人,踏踏實實、勤勤懇懇的做人,不搞邪門歪道的人,在這個社會裏被說成是傻子,是別人看不起的人,是社會最不受歡迎的人,而且好人都會被說成壞人。

    法輪功就是這樣的一群好人,他們修煉真、善、忍,說真話、做真人,與人為善、不整人、不害人,做事情都為別人著想,做個更高尚的人,只有法輪功才是這樣的人。他們修煉法輪功能使人身體健康,道德昇華,人類的和諧、社會的穩定,這不更好嗎?這也不行。因為手握大權的江澤民一手遮天。它小肚雞腸,妒嫉心極強,怕自己的權力受到威脅(因它就是六四鎮壓學生上的台),所以它就發動了這場史無前例的、慘無人道的迫害、千方百計編造了這場造假運動,迫害法輪功、矇騙百姓、為害世人。

    法輪功不要人手中的權力,不過問政治,只需有一個能夠修煉的環境,有一個信仰的自由,就足矣了。

    可是江澤民一夥,手握大權的人,非要迫害法輪功,迫害修煉真、善、忍的一群善良的好人,不惜毀掉人類道德。宣揚假惡暴、色情那些人類社會最壞的東西來對抗法輪功。它為了迫害這群好人,能夠使法輪功被打倒,它就縱容那些邪惡的東西大肆泛濫,越來越不可收拾。這些不好的東西一成氣候,反過來也危及了它自己的政權。

    法輪功的所作所為,在人類這表現是一群好人在救人,他們無私的奉獻,冒著生命危險,給世人講真相,用省吃儉用的錢來做真相資料送給世人。目的是為了救人。世人明白真相,就有好的未來。天滅中共在即,這是修煉人能看得到的天象的變化。其實很老的老年人都在講,要換朝代了,換朝代就會有很多人說不清的各種事情發生,有人罵惡黨是得了晚期癌症了,不可救藥了,不管怎麼說,天滅中共已成定局。你們如果有時間,可到貴州省平塘縣掌布鄉去觀看,那裏發現了距今2.7億年的藏字石。石頭斷面上顯現「中國共產黨亡」六個大字,這是經中科院地質專家考查鑑定為天然形成的。這不是向世人昭示著,天滅中共的天意嗎?

    在新的一年二零一一年即將到來之際,為了你們全家的幸福、平安,才給你們寫了這封信,望你們看後能三思。只有聲明退出中共及相關組織才能保平安,用化名或小名都可以,你也可以找法輪功修煉者幫你三退,大法修煉者出於慈悲心來到你身邊勸你三退時。千萬不要失去不可多得的機緣,希望你的生命能夠做出正確的選擇,走向更好的未來。只有退出這個西來幽靈邪魔,才能真正平安、幸福。

    祝你們全家幸福平安!


    眾親屬就蔡福臣在公主嶺監獄被迫害致死的公開信

    ──此信並向有相關部門及聯合國人權組織遞交

    我們是吉林省龍井市原稅務局職工蔡福臣的親人及家屬。我們全家人以無比悲痛的心情與極大的憤慨,向各級相關部門提出強烈的要求:立即調查關於蔡福臣在公主嶺監獄被關押期間突然「跳樓」身亡的事實真相!

    蔡福臣在生前供職稅務局期間,是人所共知的年輕有為、有才華的前途無量的青年。他工作認真負責、兢兢業業,為人和善。就是這樣的好青年,只因為修煉法輪功,被單位停職、停薪,後來又因為不放棄信仰,堅持修煉而被開除公職。二零零四年五月二十六日在延吉市被非法綁架,於二零零五年被非法判刑十年,後一直被非法關押在吉林省公主嶺監獄,至今已七年之久。長期以來他遭受非法囚禁,多次被關進「小號」實行強行「轉化」。

    二零零八年五月五日,蔡福臣寫申訴書,被獄警關在一密室裏殘酷折磨。獄警把他綁在床上吊起來,不讓他睡覺,用電棍電脖子、下肢等部位,整整一個月的時間,我們家人去接見時,看到他已經脫相了,身體非常虛弱,但他的精神狀態仍然很好。

    二零一零年九月初,蔡福臣最後一次和家裏通電話,我們問他好不好,他說不好。僅僅事隔四天,也就是在九月十五日,上午十點接到獄方電話通知家屬說:「蔡福臣跳樓了,正在搶救。」我們家人在九月十五日當天晚車去了公主嶺,於十六日上午八點到達公主嶺監獄。 當家人急切的問獄方:「人呢?人在哪兒?我們要看人!」獄方說:「人已經死了。」我們家人都感到非常震驚,由獄方安排的檢察院及其相關人員對我們講:「最近一直在『轉化』蔡福臣,蔡福臣怎麼也不『轉化』,蔡福臣說到最後也不『轉化』,然後就從二樓跑到三樓,從一個小窗戶跳樓。」獄方又要求我們家人簽字做屍檢,我們認為事情沒有調查清楚,不同意簽字,獄方就說:「如果家屬不到場或拒絕簽字,我們自己強行屍檢。」 家屬也給他們一個答覆:「如果獄方強行屍檢,一切後果由獄方負責!」

    由此,我們對蔡福臣之死有幾大疑點:

    一、凡是有點常識的人都知道,監獄是個甚麼地方?公主嶺監獄又是省重刑犯的監獄,那是何等的戒備森嚴,防範嚴密,監區與監區都有各自的鐵柵欄,每個煉法輪功的人由四個包夾晝夜不離的監視,連上廁所等一切日常生活都被包夾監視,不允許他與別人接觸,在這樣嚴密監視下,監區之間又是封閉式的鐵柵欄,而且監區內還有多名的看守人員,怎麼可能從二樓監區跑到三樓監區,而且是從一個小窗戶跳下去的呢?這不是明擺的事實嗎?!就是想自殺都不可能有機會。

    二、在我們家人對於蔡福臣之死真相毫無所知的情況下,沒有要求屍檢的情況下,獄方卻急切要求我們簽字屍檢,可是我們連蔡福臣的遺體都沒有看上一眼,就要草草了事,這不能不引起我們的懷疑,有違常理!為甚麼要這麼急?這其中有甚麼不可告人的?!

    三、我們一家人第二次去公主嶺監獄(九月二十七日),是監獄的檢察院檢察長(厚志明)接待了我們,給我們家人看了監獄遞到檢察院關於蔡福臣事件的報告說:「蔡福臣在九月十五日早晨出工的時候,六點二十分發生的事,在送醫院的途中人死了。」而我們家屬是上午十點接到的電話通知,試想在這3個多小時究竟發生了甚麼?為甚麼沒有立即通知家屬?而且在電話裏說正在搶救中?從我們家人九月十五日上午十點接到通知到九月十六日上午八點到公主嶺監獄,按照報告中所訴的九月十五日早六點二十分到九月十六日上午八點時間整整過去超過二十四小時之久,這麼長時間明明人已經死了,說是搶救?誰在說謊?這期間監獄又發生了甚麼?做了甚麼?另外,我們還在九月三十日接到獄方電話,要求我們在十月八日前,到監獄處理蔡福臣後事,我們家屬商量後決定再去公主嶺,我們於十月七日晚到延吉火車站,在上火車前給公主嶺監獄打電話,詢問蔡福臣的遺體到底屍檢沒有?獄方答覆已經屍檢,在我們沒有見到遺體前,沒有任何親屬同意的情況下已經屍檢完了,那我們去還有甚麼意義?所以我們把車票退了。在圍繞蔡福臣的死因、搶救以及強制屍檢的問題上,獄方的說詞與做法前後自相矛盾,欺騙與謊言究竟在掩蓋甚麼樣的罪惡?!

    四、就蔡福臣本人而言,他生性樂觀、穩重、心地善良、處處事事為別人著想,是位精神向上,有堅定信念的有志青年。他怎麼能這麼輕率的選擇了自殺呢?

    自殺對於一個知道人生真諦的智慧者來講,那意味著甚麼!他是最明白的。他在屢遭酷刑迫害的情況下都沒有放棄自己的信念與信仰,而卻在獄方強迫他『轉化』期間卻『跳樓自殺』了,這怎麼可能呢? 我們家人都不敢想像,從一九九九年「七二零」直至今天(二零一零年九月十五日)十多年來,一次又一次遭到非法綁架,嚴刑拷打,多次關『小號』「強行轉化」,他這些年來身心遭受了多少苦難,唯有他自己最清楚,只有給他造成痛苦的失去良知的惡人知道。這一切只因為他堅持不放棄自己的信仰!信仰自由這是憲法賦予公民的權利,然而就是這樣一個有前途的國家青年幹部,一個德才兼備風華正茂的好青年,被無情的奪走了寶貴的生命!

    人命關天。中共對生命如此的漠視,對人權如此的踐踏,何等的悲哀!所以鑑於以上幾點事實,我們全家人絕不相信,也絕不承認蔡福臣是自殺!監獄單方的說辭與解釋,不能令我們信服!因為這一切的一切都不是真的,這期間到底都發生了甚麼?為甚麼用謊言欺騙我們家人,為甚麼獄方又急急忙忙做了屍檢?說明甚麼?我們作為親人與家屬在悲痛之中,在失去親人的痛心裂肺的呼喊中,希望喚醒世人還尚存的一點良知!把事實真相公布於世!給我們家人一個交代,還一個逝去的生命一個公正與清白!在此,我們全家懇切地希望吉林省各級政府及相關部門介入調查,澄清事實!把害人的兇手繩之以法,彰顯法律的尊嚴與正!

    切盼

    蔡福臣的親屬


    致山東省金鄉縣公安局、610人員的公開信

    金鄉縣公安局、610辦公室人員:

    因你們職業的特殊性,我們只好利用寫信的方式和你們進行一次溝通和交流,而不能像與廣大民眾那樣面對面的長談。但我們仍是本著坦誠和善念給你們寫這封信,請你們理解與珍惜。

    法輪功受迫害整整十一年了。十一年來,你們親眼目睹甚至直接參與了對這個善良修煉團體的迫害。在這個過程中,你們接觸過許多大法弟子,從他們身上,你們對法輪功的了解應該很多了。其實,你們心裏也清楚,「法輪大法」是佛法,他以「真、善、忍」指導廣大修煉者,教人重德行善,不殺生、不自殺,要求弟子在任何情況下都要與人為善,處處考慮別人,所以,法輪功修煉者是一群好人。正因為如此,被迫害十一年中,大法弟子們一直堅持以和平、理性的精神反對迫害,自始至終以慈悲的胸懷向政府、向不了解他們的民眾,甚至施暴者講清事實真相。至今你們也沒有看到過大法弟子以暴力對待施暴者的事情發生。相反,他們在承受著殘酷的迫害之中,只是平和的向世人揭露中共的謊言,講明真相,即告訴人們大法的美好,共產黨為甚麼迫害法輪功,他們只是在反迫害,與政治無關。大法修煉者對世間的名、利、權力毫無興趣。

    法輪功在中國依然合法,法輪功學員根本沒有犯法。現在有許多正義律師在為法輪功學員做正義辯護時當庭明確指出:信仰自由是人與生俱來的權利。《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第三十六條明確對信仰自由予以保護,稱宣教者無罪,信教者自願。法輪功是「×教」的說法源於江澤民一九九九年十月二十六日會見法國《費加羅報》記者時講過的一句話法輪功是「×教」。十月二十七日《人民日報》評論員發表文章。這些純屬領導人個人行為和媒體行為,代表不了法律。思想不構成犯罪,治罪要治有形之罪,治行為之罪,到了信仰這一精神層次面,政府和法律已經管不到了。大法真相資料、《九評》、光盤等也證明不了其有社會危害行為,信仰者擁有文字載體是再正常不過的事。

    作為法輪功的真修者,我們確實都在嚴格按照「真善忍」做好人。這麼多年中你們也接觸了不少法輪功學員,應該知道法輪功到底是怎麼回事,很多警察也說「煉法輪功的都是好人」,但是這場荒唐的迫害卻把你們推到這群好人的對立面。

    我縣曾經發生過多起騷擾、綁架、非法關押、勞教、判刑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事件,如:

    1、2000年法輪功學員李美英、趙方久等被非法勞教;2000年底,因去北京上訪而被關押的法輪功學員在二十人以上;

    2、2001年法輪功學員張瑞芳、袁玉英、李梅花、李玉新(姐弟倆)、孫豔雪、王文英、芮文真、張楠等多人被非法勞教;

    3、2002年法輪功學員卜冬梅被非法勞教,其父母被綁架進洗腦班強制洗腦;

    4、2004年法輪功學員李福連(非法勞教未遂)、陳愛琴(王傑村王偉朋之妻)、郭豔華、及一六十多歲的婦女被綁架關押;

    5、2006年王傑村法輪功學員王偉朋被非法勞教三年(在勞教期間曾被迫害的一個多月不能行走);

    6、2007年法輪功學員杜瑞玲、李福連(後非法勞教未遂,保外就醫)、高月林(曾被迫害致生命危急)、郝翠梅、袁維忠、李愛英、李志儉(夫婦)等先後被非法勞教、強制洗腦;

    7、2009法輪功學員朱瑞朋(七十歲的老人)、李福榮、趙翠雲、趙翠英、週三香等先後被綁架、抄家,其中趙翠英被非法勞教至今未回;

    8、2010年7月23日,法輪功學員江秀榮、趙翠雲、週三香等再次被綁架,直接劫持到濟南洗腦班強制洗腦迫害近一月。

    2010年11月4號法輪功學員李福榮被從家直接劫持到濟南洗腦班強制洗腦至今未回。

    以上列舉的只是我縣大法學員被迫害的部份事實,還有更多的不知名的法輪功學員,三番五次的受到抄家、監視、罰款、拘留、關押、關洗腦班強制洗腦等等精神、肉體、經濟上的各種迫害。

    我們深為痛心,同時也為你們的生命未來焦慮。你們當中還有許多人受中共一言堂媒體的謊言欺騙,不知道法輪功真相,不知道「天滅中共,退黨團隊保平安」的天機,我們懷著大善大忍的胸懷,苦苦的告訴人們真相,是為了讓廣大的金鄉民眾聞真相、明真相,從而停止迫害法輪功,停止仇恨大法,使更多的民眾有一個美好的未來!

    自中共惡黨迫害法輪功以來,不僅幾十萬人遭受非法關押、監禁,到今天,已經有超過三千四百多人被惡黨迫害致死,更有甚者,中共竟然還大規模的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的器官牟取暴利,然後焚屍滅跡,這是人類歷史上從來未有過的滅絕人性的法西斯暴行。中共利用它一手炮製的「自焚」、「殺人」、「自殺」等一系列假新聞,以「國家」名義鋪天蓋地的來栽贓、誣陷法輪功,其瘋狂的造謠宣傳和謊言毒害欺騙了億萬中國百姓和世界人民。

    然而「天網恢恢,疏而不漏」,無論你是甚麼人,一旦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你就是在犯罪。事實證明,連共產黨都不得不承認,中共自統治中國以來所搞的各次所謂運動沒有一個不是錯的。從江澤民叫囂「三個月消滅法輪功」至今已十一年多了,法輪功不但沒有被鎮壓住,相反已洪傳世界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上億人修煉。

    人間有法律,天上有佛法。佛法是慈悲的,同時也是無比威嚴的。不管你是否相信,有一點是肯定的,那就是天上是否有神佛絕對不是共產黨說了算的。再一點也是肯定的,那就是誰迫害了法輪功和法輪功修煉者,都必定要遭報應的,只是時間早晚而已。

    所有還在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人,你們為自己想過嗎?善惡有報啊。無論你是甚麼人,警察、檢察官、法官一旦參與了迫害法輪功學員,你就是在犯罪。即使你認為那是你的「職業」,那你也是在執法犯法。因為你明知道法輪功學員是在做好人,卻只為暫時保住眼前的利益,出賣良心,為中共賣命,其實你就在為惡黨做替罪羊,當殉葬品。

    當然,你可能還會無奈的說,當前是中共執政,你不得不執行上級命令。那麼你是否知道聽從這些所謂上級「命令」的後果是甚麼?當年德國納粹集中營裏殺害猶太人的人,哪一個不是在聽從希特勒的命令?今天對法輪功的迫害,行惡者哪一個不在執行江澤民的罪惡指令?當年德國集中營執行希特勒命令的殺人者,都沒有逃過法律的制裁,少數逃跑活下來的,至今都已是年近百歲,可依然還在被追蹤之中,居無定所,過著四處逃逸的生活,他們一旦被發現,仍舊逃脫不了正義的懲罰。這件事你們可能已有所聞:文革中那些積極執行和緊跟毛的「革命路線」對平民百姓和中共老幹部大開殺戒的數百名公安、警察、軍管人士,在文革後被拉到雲南秘密槍斃,真正當了中共的「替罪羊」,而對他們的家屬,中共只給了一張「因公殉職」的通知單了事。這就是中共幾十年來在各次政治運動後,為它自己逃避罪責慣用的「卸磨殺驢」手法。

    一直以來,法輪功學員在海外多次控告邪惡之首江澤民、幫兇羅幹、劉京、周永康及其它各層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惡之徒,追究他們犯下的「酷刑罪」、「反人類罪」和「群體滅絕罪」。西班牙國家法庭裁定以「群體滅絕罪」及「酷刑罪」起訴迫害法輪功的首惡江澤民以及羅幹、薄熙來、賈慶林、吳官正五名中共官員,法院通知書表示,若被告的罪名成立,將面臨至少二十年徒刑,並附帶經濟上的懲罰。

    江澤民及其幫兇早已惶惶不可終日。請你們想一想,中華民族上下五千年的歷史中,一朝過去一朝來,哪有鐵打的江山?《九評共產黨》問世,揭穿了中共的邪靈魔教真實面目;二零零二年六月貴州平塘「藏字石」驚人顯現,石頭上六個大字「中國共產黨亡」,預示著共產邪黨的壽命已經到頭。如今,中國的「三退」大潮(退黨、退團、退隊)人數已突破8380多萬,中共惡黨的崩潰已是指日可待。而中共垮台以後,那些追隨中共肆意行惡的人,就會像當年的納粹黨徒一樣受到應有的懲罰。

    中共一些官員聽到江澤民等被起訴和其它訴訟案的消息,已經開始為自己「留後路」並私下整理收集證據,以證明自己「無辜」,是「被迫」執行610辦公室的命令。大陸有些地區上級「610」已經開始責令縣級以下「610」,緊急內部收回自1999年非法迫害法輪功以來發放過的迫害法輪功的一切相關文件及資料。很明顯,江澤民對法輪功的迫害政策已經走向眾叛親離,窮途末路。

    如果你的良心未泯,請趕快清醒過來吧,停止迫害,將功補過,不要隨著天滅中共的到來而葬送了自己的未來並殃及家人。每個人來到這個世上都不容易,人生苦短,功名利祿如鏡花水月,百年光陰眨眼即過。也許我們人生的境遇是不同的,但匡扶正義、呵護善良是我們共同的心願!「善惡有報」是天理,每個人都在其中。古雲:「積德必昌、如積德不昌,祖上必有餘殃,殃盡必昌;作惡必滅,如作惡不滅,祖上必有餘德,德盡必滅。」在這迫害期間,誰能為大法說句公道話,誰能為法輪功學員做點善事、好事,這個人將來一定會得大福報!是凡真心助人者,最後得到幫助的都是自己。祝願你們為自己和家人的生命選擇一個美好的未來!

    真心為你們好的法輪功學員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