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保證書的世界」所感所思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一日】據報導,上海的商業新聞雜誌《第一財經週刊》最近因標題為《保證書的世界》的報導惹惱北京網管辦。有可信消息稱,北京網管辦下令,要求各網絡媒體從11月24日起,嚴禁轉載《第一財經週刊》的所有內容。目前,《保證書的世界》轉載鏈接幾乎都已經被刪除殆盡。

該報導首先介紹了「玩聚網」,一家模仿DIGG模式,由技術手段自動追蹤生成網絡新聞熱點的網站是如何被刪帖,被警告,並最後被關閉的過程。除此外,還有中國最有名的電影評論網站「時光網」被暫時關閉,並被刪除大量內容的過程等。報導披露,全面「保證書化」始於2009年12月10日央視「曝光不法網站」,指責CNNIC(中國互聯網絡信息中心)失職後,CNNIC開始下發文件開展整頓,這最終演變成一場全互聯網強制實名備案。

保證書的範圍、形式和用途多種多樣,一份由溫州穩網信息技術有限公司提供給曾經所謂「犯錯」網站的空白《網絡信息安全保證書》是這樣寫的:「……我同意如我的網站出現任何違法有害服務條款的行為,溫州穩網信息技術有限公司將有權立即永久性關閉我的網站,不予以退款,並保留索賠的所有權利。」大陸網站只要有一份保證書沒有及時簽訂,或者簽訂某保證書後被挑出一點「毛病」,網站就面臨生存危機,而經過一番折騰後,「網絡世界裏,還有更多事情需要保證書」。時光網恢復訪問時,將給網友的一封信放在首頁,裏面沒有對本次關停的原因作出解釋,而是這樣說:「相比我們消失的原因,更重要的是我們回來了。」報導調侃:「回來了是最重要的,回來了就好。不過這一次它又做了甚麼保證? 」

據說,大陸網站簽了保證書後被網管隨意懲罰就是「罪有應得」──「從公共管理意義上說,他沒能嚴格遵守各類互聯網管理法規;從個人道德意義上說,他也沒有實現自己的保證。」

用下三爛的手段強迫別人簽約,鞏固強盜成果,讓別人永世不得翻身,這在古代叫作「城下之盟」,在近代叫作「不平等條約」,都是上不得台面,讓被迫簽約者引為奇恥大辱的東西。而在中共邪黨統治下這卻成了掌權的法寶,整人的絕招。中共歷次運動中都逼迫被運動對像違心的寫保證,寫悔過,當眾認罪認錯,從此唯唯諾諾、引刀自宮,似乎這就證明中共迫害勝利了、迫害合法化了,其實這在古代叫作逼人自誣,在現代叫作精神控制,是惡棍、酷吏、邪教才幹的出來的醜惡行徑。中共邪黨將「保證書」當作治人的把柄,徒然自曝其醜而已。難怪網管辦對於保證書只逼別人簽,不准別人說。

「沒有實現自己的保證」就是中共流氓可以拍桌子訓斥的「無德小人」,就是中共流氓可以為所欲為逞兇的「罪有應得」嗎?《史記》記載:孔子周遊列國追求儒家理想時,想去韂地,卻被蒲人阻止。蒲人擔心孔子去韂地對自己權力不利,要將孔子以莫須有的罪名拿下。孔子弟子要和蒲人拼死戰鬥,蒲人才害怕了,說:「只要你們不去韂地,我就放了你們。」孔子無奈與蒲人簽約,蒲人才放孔子一行從反方向東門出城。孔子一離開被強制的環境就叫弟子掉轉方向,繼續向韂地出發。子貢問:「盟約可以違背嗎?」孔子回答:「要盟也,神不聽。」(被要挾簽下的盟約,神不承認。)

孔子並沒有說自己被迫簽下「保證書」就做對了,孔子的舉動告訴後世人:人無完人,一時做錯不能永遠做錯。如果人被迫簽下所謂保證書又不去廢除它,那才是錯上加錯,一錯到底,自我被邪惡吞噬了。廢除被邪惡要挾下所寫的「保證書」並不是甚麼違背道德,恰恰相反,是在找回道德,找回自我,因為人的道德在被迫簽下邪惡「保證書」那一刻已經失足了,要找回道德不得廢除它嗎?打比方說,一個人被邪惡拖下水後,既不願意被淹死,又畏懼邪惡,不敢上岸,那他再苦苦掙扎,最終不還是沉淪嗎?

然而,面對邪惡逼迫,並非只有寫「保證書」一條路可走。人間並非邪惡勢力的樂園。

孔子後來又遇到魔難,孔子卻沒有再寫甚麼「保證書」。孔子在陳蔡之間被圍困,糧食斷絕,隨從的弟子們都病了,無法振作起來。孔子卻依然講誦弦歌不衰,淡然視之。子路想不通,不高興地對孔子說:「君子也有窮途末路的時候嗎?」孔子說:「君子固然也有窮途末路的時候,但只有小人才會在窮途末路的時候甚麼都幹的出來。」

孔子知道弟子們心裏不舒服:為甚麼自己做好人,卻遭到這樣的下場?於是叫來子路問他:「《詩經》說:『不是犀牛不是老虎,卻徘徊在曠野。』我們走的道路不對嗎?我們為甚麼遭到這樣的下場?」子路說:「難道是我們還沒有做到仁,人還不相信我們嗎?難道是我們還沒做到智,人還不聽從我們嗎?」孔子說:「是這樣嗎?子路,假如仁者一定能讓人相信他的仁心,又怎麼會有伯夷、叔齊阻擋周師?假如智者一定能讓人聽從他的勸諫,又怎麼會有王子比干被紂王剖心?」

子路出去,子貢入見。孔子又問:「子貢,《詩經》說:『不是犀牛不是老虎,卻徘徊在曠野。』我們走的道路不對嗎?我們為甚麼遭到這樣的下場?」子貢說:「老師追求的道至大,所以天下沒人能理解老師,老師何不對自己稍微降低一下標準呢?」孔子說:「子貢,好農民關心播種耕耘,而不關心收穫多少,最終他努力勞作,會得到豐收;好工匠關心心靈手巧,而不關心作品是否被人欣賞,最終他作品巧奪天工,會被人譽為不朽傑作;君子關心如何修道,用道德規範自己,去除自己不足,而不關心是否被人理解,最終他超凡入聖,會被人稱為聖賢。現在你不修道,只追求被人理解。子貢,你的志向太不遠大了!」

子貢出去,顏回入見。孔子問:「顏回,《詩經》說:『不是犀牛不是老虎,卻徘徊在曠野。』我們走的道路不對嗎?我們為甚麼遭到這樣的下場?」顏回說:「老師追求的道至大,所以天下沒人能理解老師。雖然這樣,只要老師努力推行了大道,天下人不理解又有甚麼關係!小人不理解才能體現出君子的不一般!有道卻不修,是我們的恥辱;我們已經勤修大道,當權者卻不能用我們的道,那是當權者的恥辱。當權者不理解又有甚麼關係!當權者不理解才能體現出君子的不一般!」孔子高興地笑了起來,說:「是這樣啊!顏家出了個好兒子啊!你真不該這麼窮,跟我吃這麼多苦。我來幫你理財,讓你富起來!」

於是孔子派有外交專長的子貢去楚國求援,楚昭王派軍隊擊敗圍困孔子的惡人,接孔子到楚國,孔子和弟子們倖免於難。

孔子走出了不屈從邪惡就是死路一條的誤區。法輪大法弟子經過長達十年的講真相等堅忍努力,正在使中共邪黨對法輪功的這場殘酷迫害越來越沒有市場。中國百姓也只有曝光和抵制中共邪黨的邪惡迫害,才能喚醒更多人的良知,擺脫邪黨對中國人的邪惡迫害。只要中國民眾徹底拋棄發給中共邪黨的毒誓,邪黨動輒用來迫害民眾的「保證書」等流氓手段必將徹底失去魔力。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