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次講真相的經歷與體會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二十九日】回顧十四年修煉的路程,我未曾親眼見過師父,但時時感到師父就在我的身旁。

沐浴在大法的陽光裏

一九九六年底,我有幸請到了一本《轉法輪》。翻開首頁,我見到了師父。看完一遍《論語》,我心想,是唯物。接著又看一遍後,自言自語說:「唯物的,我接受得了。」就是這一念,師父就保護著我,精心呵護著我。

一九九六年住了三次醫院,當時我處於極度痛苦之中,人身安全沒有保障,生活不能正常,身心受到嚴重傷害,再加上疾病,就看到前後肋骨上滿是氣泡,肚子氣脹得像黃桶樣。由於當時沒有條件系統看書,也沒有煉功。但是,《轉法輪》不管我看多看少,只要我一看,師父就給我清理身體,排除廢氣。

我深深感受到大法的神奇與美好。在大法陽光的沐浴下,我的心身不斷的發生著變化;境界提高了,沒有了怨恨,病症消除了。有了一個好的身體,好的心態,感到天也高了,地也闊了,人生觀、世界觀都發生了改變,就像整個的換了一個人。

在單位大會上證實大法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邪黨開始了對法輪功和法輪功學員的迫害。九九年十二月的一天,原單位離退休邪黨支部負責人通知我第二天下午參加評議大會,我準備了一個洪傳法輪功的發言。晚上同事知道我開會的事後,說有多的《轉法輪》,叫我拿一本去交了,我思想中打了一個轉:「交了?」這一輩子都會心不安。第二天下午開會先自評,第一個人發言說沒有參加別的組織,第二個人也說和學中央保持了一致。坐在我前面的K對我說一句不好的話,真有點火藥味!我問我自己:「是按準備的講還是另外講?」我隨即自我回答:「同修說了,『頭沒了,身子還在打坐呢!』」

心定了,我作了自評:「我修煉了法輪功,法輪功是性命雙修功法,從真、善、忍指導修煉者,要求修煉者看淡名、利。我修煉法輪功後,感到天高地闊,有一個好的心態,好的身體。大家知道我原來身體很差,一九九六年住了三次醫院,九七年二月煉功後,兩年沒吃過一分錢藥,冬天還洗冷水澡,不傷風感冒。法輪功於已、於國、於企業都是一件大好事。」我還講了法輪功不收費、不記名,沒有組織形式,想來就來,想走就走,講煉功人如何做好人。會場氣氛轉過來了,有的講:「我也煉過一段時間法輪功。」還有人講某三位科學家對法輪功持肯定態度。K高聲並重複對我說:「不要寫文字的東西,不要拿把柄給人揑著。」

這個評議大會,成了我洪揚法輪功的大會,使到會的人了解了法輪功,也使我經受了考驗,得到了提高。

對上門騷擾的人員講清真相

二零零一年邪黨加緊了對大法的干擾破壞與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很多次上門干擾,目地就是要我放棄修煉。但不管來的人多人少,我都堅持講真相,洪法。最多的一次來了七人:街道六一零、綜治辦、管段人員、派出所、居委會的都來了,叫我女兒簽字,我告訴女兒,不能亂簽,我得看看。他們說本來要我去學習班,因上有老、女兒又要生孩子了,才免去。我說:「到學習班我還是實事求是的講是好決不說他壞,是壞也不會說好。」他們以查對為名把我身份證騙去了,還去單位要停發我的工資。因我退休了,工資不在單位才未得逞。

邪黨加緊對法輪功人員的控制,頻繁的調換管段民警。換一個,叫我們去一次派出所。換成了L,他對我很客氣,叫我阿姨,給我泡了茶,他說:「上面布置的,我是為了保飯碗,也有親戚煉法輪功,法輪功都是好人。」我告訴他:「理解你,不怪你,你知道好就很好。」他們知道誰好誰劣。管段又換成了ZH。我去時,他辦公室有好幾個人,我去了趟單位,再去他辦公室時只他一人面對門坐著。我進門就微笑著,他笑著問:「你就是梅?」我答:「是,ZH公安你找我甚麼事?」「還在煉法輪功沒有?」「在煉!」我堅定而響亮的回答。「你還理直氣壯的呀!」他仍然笑著說,「本來法輪功就好,你問我,我就回答你了。」我也仍然笑著說,「你們三番五次的、反覆多次上門干擾,就是要扼殺我的信仰,放棄修煉,達到破壞大法的目地。」

零一年七月一天又來了,不過這次不是白天來,而是午夜來。敲門說是查戶口,進來問他們是哪裏的,說是派出所的:一個穿警服,兩個年輕人穿的便服,問我:「還在煉法輪功沒有?」我說:「在煉!」「你為甚麼還要煉?」「法輪功是性命雙修功法,使我有了一個好的身體,好的心態。從九七年開始到現在沒吃過一分錢藥。單位退休職工報不了藥費找政府,找系統,我沒去找,也不抱怨,哪裏不好?」「不能再煉了!」我妹一下接過去說:「不煉就不煉。」我隨即否定:「啥子不煉,你代表不了我!」穿警服的叫我把書和資料交出來,我心裏發著念:不配合邪惡!回答說:「沒有!」「沒有?我們這個時候(半夜兩點)來幹啥子?我們搜到的汽車拉走的多得很。」「誰說交給我,在哪交的,是些甚麼,你叫他來對質。」邪惡就是一騙二詐三恐嚇:「你今晚不交我們明天上午來搜查。」我說:「你現在就可以搜查!」沒辦法,來者只好怏怏的走了。

大概是零三年下半年,社區來了一男一女,說是調查填表,女的是社區主任,當問及文化成度、政治面貌,她感到吃驚:「你是大學?」「你是黨員?」我告訴他們:「修煉法輪功的人數之多,職務之高,文化成度之高,是人類歷史上從來沒有的。」我告訴他們,我看過中央政府在長春召開座談會調查法輪功的錄像,到會二十多人,除二名代表外,其餘全是教師,技術人員,公務員,大學的碩士生、博士生的導師,係黨總支的副書記。她說:「好你就在家悄悄煉。」

給同學講真相

我講真相,給同事講、朋友講,給下級講、領導講,給親人、親人的同事、朋友講,朋友的朋友講,給認識與不認識的人講。我想給高中的同學講真相,師父就給我安排了一個平台,並讓我在其中得到心性的提高和經受考驗。一天,我碰到高中的同學沒來得及講真相。後來我有準備的給她打電話要去她家講真相。她叫我等幾天通知我。後來她與丈夫專門為我安排了一個約會,訂了三桌席,並相約來了高中的同學。在同學的建議下,便有了後來幾年的許多次同學會,給了我一個講真相的修煉環境。

有次同學會,搞了班委給同學們敬酒,沒叫我,「梅,你是班委,為甚麼不叫你?有同學不滿。「那都是過去的事了。」我平靜的說,心態穩定。

一次同學會,我給Y的妻子講真相,我從我身體的變化和九十多歲的老母相信、支持大法得福報說起,講「七•二零」以前的盛況與大法的神奇、美好;講天安門「自焚」偽案與大法的世界弘傳;講上天龐大的操控系統與太陽系星球各自按軌跡運轉不碰撞,破除邪黨的無神論,講「藏字石」,上天警醒世人與三退保平安……。講得很細,就是一個目地:救人。

時隔一週,同學會集體慶賀六十歲生日。來了四十多個人,都在一個廳裏。席間,Y離席走到我與另外桌席之間,大聲說他黨齡有多長,他們二人都是邪黨黨員,不相信……他不時看看我,又望望大家。我就一直平靜的看著他,沒有怕心,也沒有怨氣,因為我做的是救人的事,最正的事。念一正,邪惡逃。同學中沒有回應,他回到自己的座位。

我給SH講過真相,但講得不深。我想:「師父,以她開始給我安排了這個講真相的平台,說明她是有緣人,我一定要救她和她周圍的人。」事前幾天,我多次發正念清除干擾、阻礙她得救的邪惡生命與因素,安頓好母親,帶上《九評共產黨》、「自焚」偽案與「藏字石」有關資料及神韻光盤等,在下班之前到了那裏。她正忙著,我就發正念清除所在空間場。這是醫院便民門診部的觀察室,有好幾個輸液的病人及其陪伴和其他醫護人員。忙完,她問我啥事,我講等她下班後慢慢講,她說下班還得趕回去,有工匠等她,要講就在這裏講。我說給她送平安來,簡要的向她講真相,停下來時就發正念清除干擾因素,並請師父加持。她說法輪功就不要講,資料她也不會接,幾年前她一個遠房親戚追前攆後給她資料都沒有接。我說:「你必須接!」並發出強大的一念:「法輪大法宇宙之根本大法,無所不包,無所不能,無堅不摧!」「還必須接?」我笑了。「對,因為我是在救你!」「你比我高一個層次?」「不存在層次高低問題,修煉人慈悲,我只是把真相告訴你。」我又發出強大正念:「帶回去,認真看,傳下去!」她說:「我知道為我好,一般人不會冒這個風險。就是帶回去也不一定看。」「你看都不看怎麼知道他好與不好。」我再發正念。最後她答應帶回去。我又連續發出「大法無堅不摧」和「帶回去,認真看,傳下去」的強大正念。後來我從她妹妹在我朋友(她的同學)面前誇我,感受到他們都看了真相資料,並選擇了美好的未來。

在正法修煉的路上走到今天,心性的每一點提高,都滲透著師尊的慈悲苦度,精心呵護。不管修煉的路還有多遠,還有多難,時間還有多長,我堅信大法,堅信師父的心不變,直至生命不滅的永遠!

感謝慈悲偉大的師尊,謝謝同修!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