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飛機上給特殊「乘客」講真相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二十二日】最近我出省探遠親。登機入座後,我身邊坐下了一位高挑個兒的俊秀女青年,看樣子像一個畢業時間不長的大學生。飛機起飛後,女青年在閉目養神。待了一段時間,我主動向女青年搭話,當她講「工作在飛機上,每天在飛機上十多個小時,也很辛苦」時,我說:「能選到飛機上來工作條件都是很高的,一般人是當不了空姐的。現在不管在哪裏工作,平安和安全是第一位的。」她說:「是。」

我接著說:「咱們能坐在一起也是緣份,平時像我們這些退休的很少有機會和你們這些文化高的年輕人嘮嗑。你現在已經有了滿意的工作,像你現在都是在想些甚麼呢?」她說:「我啊,就想找個算卦的算算卦。」我說:「你想算卦,無非是想算算你今後的官運、財運、找個甚麼樣的對像。」她馬上說:「對、對!」

我說:「叫我說,你不要去花那份冤枉錢,老天爺對誰都是公平的。其實人一生的命運如何,找誰做對像,都是有因緣的,人一生下來早就定好了,只是人不知道,也不相信,這些在中國的古文化中都講的很清楚。像算卦、相面、看風水都是屬於道家的文化。過去我對神啊、佛啊、道啊一概視為愚昧、迷信的東西,後來因為有病,二十多年甚麼人的辦法都用了,越治病越多,沒想到後來用神的辦法治好了,現在我已經十多年沒吃一粒藥了,所以,我現在就成了一個有神論者了。咱們的《憲法》中規定:公民有言論、信仰、出版、結社、遊行示威的自由,我想只要不改變憲法,誰不給公民這個自由誰違法。你也是國家的普通公民,對國內外的好壞信息都有知情的權利,誰阻擋、誰不叫你知道誰違法。」她邊點頭邊說:「對、對。」

我繼續說:我記得在八十年代聽過中央黨校一位教師的講課,她說:目前咱們國家進行了一個調查,全國犯罪率最低的人群是宗教界的,犯罪率最高的人群是甚麼也不信的人。我也告訴你一個真實情況:全世界現在有一個人群信仰「真、善、忍」,已經發展到100多個國家,這個人群在這些國家都很受歡迎,都說好,得到各國的支持……接著我結合當前社會出現的亂象、貪污腐敗,給她講了法輪大法和大法弟子遭受的迫害真相,《九評共產黨》的問世,等等。她一直在用心聽。

這時飛機上的空姐在給乘客分餐,我身邊的小姐也接過一盒飯準備吃,她這一吃飯引起了我的急速思考:她是幹甚麼的?空姐與她說話的口氣不像是同事關係,看她的神態好像是在執行甚麼任務。心想:難道她是專為我來的?這時我想起了發正念:清除她背後的共產邪靈,立即「三退」保平安,為自己選擇美好未來。

我想她不是一般乘客,要快給她切入「三退」話題,不能錯過機緣。於是我邊吃飯邊給她講:「我看你也是個很好的人我才給你講這些,咱們有緣坐在一起幾個小時,我希望你有一個美好的未來,現在天災、人禍、怪事、怪病這麼多,我希望你能得到老天爺神佛的護佑,這些壞事別讓你碰上。」她說:「謝謝你。」我說:「你先別謝,你說你是個黨員,那你現在還不屬於神佛護佑的範圍,你入黨時在血旗前舉著手宣的誓,要為××黨奮鬥終生,你就被打上了一個印記,你就是在無神的一邊,要想得到老天爺神佛的保護,你就必須退出那個組織,當然也不是叫你到單位公開聲明退,神佛看人心,你可以用化名,我可以替你代辦,我給你起一個名字,好不好?」她說:「好,謝謝你。」這時她站起來背著包就走了,再也沒回來。

待了一會,來了一個男青年坐在女青年坐的位置上,他手裏甚麼也沒拿,我注意觀察了一下,覺得他和女青年是一起的,因為這時我有了戒備的心,我就對他發正念。大約二十分鐘後飛機落地,我們一行的人走在最後邊,這時這位男青年,眼睛緊盯著我們幾個人,然後從他問我們的幾句話裏,我更明白了,他和那女青年確實是邪黨派來為我「保駕護航」的。

從發現有人跟蹤我以後,我就有了警惕性,到我旅行結束,我發現至少有四個這樣的人,他們好像是各分管一定的範圍,出了這個地盤或換了車就換了另一個面孔。我覺得這些人不難識別,因為他們幹的是見不得陽光的事,所以這些人的表情、眼神、舉止與一般的乘客都不一樣,他們再想裝得若無其事也不行,因為我們的一個舉動、一句話,都會使他們投過窺測的目光。這些人除了背、夾著一個小包外,再無別的東西,坐的位置離我們都不太遠,這些都給我們識破偽裝提供了條件。

從我外出所遇,我覺得大法弟子不管在甚麼地方,安全性不能忽視,邪黨對我們講真相怕得要命。從邪黨對我這樣一個60多歲的人花這麼多的心機,可想它對法輪功懼怕到了甚麼程度。當然,這些人也不一定都是對著我來的,因為人們也都看到了邪黨現在的末日殘相、敗象,它已經到了草木皆兵的程度。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