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真相、去怕心的經歷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二十八日】我想說說我發資料、講真相中去怕心的經歷。第一次發資料那是在炎熱的夏天。我穿上大衣服和輕便的鞋,結果走了一圈又一圈也沒發出去幾份,總感覺四處是眼睛都在盯著我,嚇得心怦怦直跳,腿也發軟,鞋也不跟腳了,回到家後才發現腳背上起個大筋包。我開始向內找,發現我有嚴重的怕心。我增加了發正念的次數,加大發正念的力度,調整自己,同時認真學法,加深理解師父為甚麼要我們講真相救人,知道了我是助師正法的神,肩負著救人的使命,這樣我心中充滿自信,很快去掉了怕心,腳背的包消下去了。

一次我拿著同修用泡沫刻好的「法輪大法好」的大字,往每個樓道裏印,一路背著《洪吟二》〈怕啥〉,心裏平靜、坦然。晚上睡覺做了一個夢,在夢中我朦朦朧朧的看見身後一大幫眾生高興的為我放著二踢腳和鞭炮,可響了!醒來後我知道是師父在鼓勵我哪!再發資料時走多遠也不覺得累,所到之處先告訴眾生我是大法弟子,是師父讓我來救你們的,然後開始發資料,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每次我都順利而歸。

面對面講真相,開始在家裏給親戚朋友講,但總還得走出去啊!可面對生人很難開口,就在街上走,看著來來往往的人從身邊匆匆走過,心裏很是著急,我怎麼才能把真相告訴他們哪?這時看見一對夫妻在散步,心想找個話題和他們搭話,結果跟了一晚上也沒搭上話。回家後努力向內找。修煉前我就不愛主動和人說話,總有一種高高在上的感覺,這是假清高。由於中國人受邪黨文化的毒素,說話兜圈子,繞彎,有時說了半天也沒切入主題。決定突破人心、觀念,立即發正念解體後天形成的「假我」,我上邊有師父有大法,心裏有眾生,不許舊勢力干擾。第二天一大早我直奔公園,遠處就看到一對老年夫婦,一個坐著輪椅,一個拄著拐杖,心想:好!就他倆了。我走過去向他倆問好,他們高興的跟我搭話,我給他們講了大法的美好,順利的幫他們做了「三退」。

一次去茶館打水,水還沒有燒開,我就在那裏等,邊等邊對開茶館的夫婦發正念,清理干擾他們了解真相的一切邪惡因素。經過講真相,那位女士退出了團、隊,男士也明白了真相。這時陸陸續續來了好多人,我就向他們講了大法的美好和「三退」保平安,最後有九個人做了「三退」。

我家裏買了新房,我去買油漆,一位女店員接待了我,很熱情的幫我把油漆綁在車上,這時我和她講了大法的美好,幫她做了「三退」。回家的路上心想那個店裏還有那麼多店員不了解真相,心裏替他們著急。結果剛到家油漆工就告訴我還缺顏料。這時已經下雨了,心想這是好機會呀!就一路發著正念冒雨去了油漆店。店員非常客氣。我想這是師父的精心安排,我就給他們講了真相,一共五個人做了三退。

一次,在市體育場演出,我就帶著孩子拿上資料來到體育館,心想遇到有緣人就講,然後再送他資料。坐定開始和身邊的人聊天講真相,有人順利「三退」。過了一會,從對面走來一位女士,帶著孩子,主動跟我打招呼並坐在我前頭。我邊和她說話,邊發正念。剛跟她說到「三退」的事,她就瞪著眼睛大聲喊:你是法輪功,你是法輪功!我當時沒動心,也沒吱聲,就感覺好像師父給我們下了一個罩,誰都聽不見她的聲音。我們對面就是演唱會大門,門的兩邊有四、五十個全副武裝的警察,都帶著墨鏡,背著手,成八字形排著隊,我身邊還有來往的人和我剛勸退的眾生,大家對她的喊聲都沒有反應。我靜靜的瞅著她沒吱聲,她也就不喊了。我笑著對她說:你咋地了?看我像壞人嗎?她還是沒吱聲。我接著給她講真相。這時她說話了,告訴我她姑婆原是我市郵電局局長,也煉法輪功,一輩子沒有結婚,一身的病,就是不吃藥,又說她家全是搞醫的等等。我問她姑婆現在咋樣了?她說:「全好了。」我說:「那你剛才瞪著眼睛在那喊啥?你說是花錢吃藥好還是修大法不吃藥病好了好呢?」她點頭,顯然也認同修煉去病好,並接著說,前幾年姑婆就來她家給她丈夫做了「三退」,她讓我也替她做「三退」。我真為她高興。又過幾天我帶孩子去體育場玩,遠處一幫人在樓梯上向我擺手,我都沒認出來是誰,到了跟前才看見原來是這位女士帶著她姐姐和上中學的外甥來找我,要聽真相。我給他倆都做了「三退」,她們還主動跟我要了資料和《轉法輪》。

今後我要多學法、多救人,完成史前大願。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