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會| 全力以赴抓緊時間彌補和救人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二十一日】回想這些年的修煉道路,感觸最深的是:師父太慈悲了,無論弟子怎麼不爭氣,都不放棄;大法太大了,無論多少頑固的執著,只要堅定實修,在大法的熔煉中都會去掉。信師信法,做好三件事,走正師父安排的路,就一定會跟師父回家。

我是九八年得法的大法弟子,初期我只能算個「中士」,修煉不精進;十幾年中磕磕絆絆走到今天,終於成為了一個堅定實修的大法弟子。下面將我修煉中的體會寫出來與同修交流。

一、走出人,做師父的真修弟子

(一) 擺正修煉基點,去掉根本執著

得法前我在常人中生活的比較得意,工作順心,家庭美滿。但是在人中過的越好越害怕失去,總擔心會有不測降到自己或親人頭上,冥冥中相信神佛的存在,希望能得到神佛的保祐。每次出差,都要到當地有名的寺廟去燒香拜佛,並且還練過其它氣功,但都沒有深入下去。

後來在朋友介紹下,我和妻子有幸走入法輪大法修煉。妻子根基比較好,一接觸大法,就很精進的修煉了。當時我也感覺大法挺好,但卻帶著根本執著,因為大法既符合了我在常人中做好人的觀念,又能夠祛病健身,消災消難,如果圓滿了,還能跳出三界成佛,既然有這麼多好處,我也就走入修煉中來了。因為當時孩子小,大多時間我照看孩子,讓妻子去參加集體學法煉功。所以到九九年「七•二零」迫害之前,我法學的很少,理解很淺,但遵循「真、善、忍」做好人早已扎根心中。

我在大學期間經歷過「六•四」,深知邪黨之惡。在大是大非面前,我堅定的站在大法一邊,儘管過程中都是用人心。二零零零年七月我和妻子到天安門打橫幅證實大法,後來被非法關押,最後被單位接回來。回來後,我們學法點很多同修遭到不同程度的迫害。當時感覺情況很複雜,對很多事情不理解,又因為怕心,我們失去了集體修煉的環境。慢慢的,掉到常人的名利情當中。接下來的幾年中,一直處於似修非修的狀態。有一對流離失所在外的同修夫婦偶爾回來與我們交流,交流完正念強一陣,一段時間後又懈怠下來。

這種狀態一直到零六年,我母親(同修)由於修煉路走的不正,有較大漏被舊勢力抓住,以病業形式去世。悲痛中我們驚醒,認識到修煉的嚴肅性,必須認真對待。我們從新精進起來,並開始認真學法,尤其是師父的後期講法,按發表順序排著看。

通過學法,感到自己這麼多年沒跟上正法進程,浪費了太多時間,必須抓緊時間彌補回來。我們馬上進設備,開始大量做資料。那段時間,我總想著增加講真相的項目,想轟轟烈烈大幹一場。但是並沒有得到同修的認可,首先是妻子總是指責我做事心太重,把做事當修煉,我卻以救人沒錯為藉口,指責她干涉我修煉,我們在不斷的衝突中僵持著。同時周圍同修說我沒有對大法動真念,沒有真正走進大法。痛苦中,我不得已做了調整,適當減少了做事,拿出一些時間認真學法。

當我學到《走向圓滿》這篇經文時,開始反思自己,查找自己的根本執著,終於看到了自己的問題。我因為渴望人間永遠的幸福而走入大法;因為怕失去人中的安逸而停止修煉;又因為知道了正法時期大法弟子違背了誓約就會被淘汰而拼命去救人,總而言之,一切修煉的基點都是圍繞自己的得失,我這是有求於大法,根本不是真修。我決定把自己的私統統扔掉,真正按照大法的要求走在神的路上。周圍的環境變了,我一直緊縮的心舒展開了,身上很多不好的物質化掉了,整個身心溶於大法的祥和慈悲之中,真正感受到修煉如此美好。

(二) 轉變人的觀念,以苦為樂

擺正基點,僅僅是在修煉中確定了正確方向,要真正做到走出人,還需要紮紮實實的實修過程,徹底轉變生生世世形成的人的觀念。隨著修煉境界的提升,漸漸的我能抓住自己的一思一念,用法來衡量就會清清楚楚看到自己人的觀念太重。我就用神念來歸正人的觀念,比如每遇到事我就想:這件事神會怎麼想。慢慢的,人的觀念在減少,取而代之的是正念。

有一個觀念好長時間才突破,那就是「做好人」的觀念。在常人中我以做好人為榮,大法教人向善正符合了我做好人的觀念,在救人中,這個觀念反而成了阻礙,由於執著於當「好人」,怕對方對我有看法,所以講真相時只要對方稍有異議便作罷,失去了很多救人的機會。我們學法小組有位同修,也是走不出當「好人」的人理,被舊勢力鑽了空子,利用家裏不修煉的常人,以在家裏做個好人為由,干擾同修做好三件事。有一次在學法小組幫助該同修時,我突然明白了,我說:「大法弟子修煉『真、善、忍』,在常人這一層表現出來一定是個好人,這是修煉狀態的真實反映,而過份執著於做個常人認為的『好人』,那就是沒走出人,我們是要走出人,走向神。正法時期大法弟子擔負著助師正法的使命,如果因為執著於在家做好人而耽誤了救人,不但不是好人,還是罪人。如果家人因干擾正法而犯罪,那豈不害了家人」。這個理我在幫助同修的同時,自己也認識清楚了。

在修煉中轉變的另一個重要的觀念就是對吃苦的認識。在我成長過程中沒有吃太多苦,所以安逸心較重,身體上怕受罪,追求舒適,精神上怕矛盾,怕衝突,怕刺激心靈。吃苦消業的法理雖然知道,但痛苦來時,身心的反應及長期形成的人的觀念在頑固的抵消著正念。為了轉變這個觀念,我們夫妻約定不論誰遇到痛苦,對方都不用人情安慰,而要提醒一句:「好事!」以此增強對方正念。師父說:「修煉中無論你們遇到好事與不好的事,都是好事,因為那是你們修煉了才出現的。」(《芝加哥法會》)

經過一段時間的實修,真的形成了以苦為樂的機制,怕痛苦的觀念在扭轉,每遇到麻煩事能用正念去對待,在痛苦中向內找,使心性得到提高,使麻煩真正成為好事,而在提高的過程中,我真的體會到了「吃苦當成樂」(《洪吟》〈苦其心志〉)的境界。

(三)學會向內找

師父多次在講法中告訴我們遇事向內找,我也知道向內找的重要性,可是好長一段時間不會真正向內找,找來找去總覺得這件事自己沒錯。有一次,我給單位兩個年輕同事講真相,妻子在旁邊突然責備起我來,弄得我很下不來台,當時礙於面子沒有發作。事後每想起此事,心中便隱隱作痛,我知道要向內找,可是這件事我有甚麼錯?我是在救人,妻子作為同修不但不配合還「干擾」我,是她錯,對此事我耿耿於懷。有一次我又忍不住提及此事,妻子反問我:「你為何總是念念不忘?」我一下被問住了,是啊,這麼一件小事,我為啥總放不下,為何想起來就不舒服,為何不舒服,順著這顆心去找,終於找到了,因為我在單位是領導,在下屬面前,妻子傷了我好面子的虛榮心。再順著找自己,我在給下屬講真相時,常常利用自己常人的地位,居高臨下以指導別人的口吻強壓對方接受,妻子可能聽了不舒服才責備我。找到這些,我心中釋然,我學會向內找了,以前我總是把眼睛盯在具體事的對與錯上,而向內找是找自己的心,看看通過這件事反映出哪些執著心,從而去掉它。我越來越體會到向內找的妙處。

二、救度眾生,擔負起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神聖使命

(一)走出個人修煉,體悟正法修煉的內涵

因為走出來比較晚,並且個人修煉階段不紮實,所以走出來的初期對於個人修煉與正法修煉的理有些糊塗。當時的正法形勢,同修在否定舊勢力的法理上已經很清晰了。雖然經常看交流文章,知道應該否定舊勢力,但遇到魔難還是被動地承受,不會否定。另外有一段時間我內心常常返出各種各樣的執著心,有些是非常不好的心,攪得我很苦惱,很在乎自己的個人修煉狀態,雖然很「用心」的修自己,但發現似乎干擾越來越大。

後來當學到師父《二零零三年美中法會講法》,心中豁然開朗。於是轉變觀念,跳出個人修煉,放下個人的得失,全力以赴救度眾生,清除邪惡,助師正法,而自己的身心也隨之發生了巨大的變化,不好的物質層層在解體,頑固的執著心不翼而飛,我真正領悟到了個人修煉溶入正法修煉的內涵。

(二)全力以赴救人

我和妻子都是大學畢業,並且年輕,所以掌握資料點的技術很輕鬆。並且我們經濟條件好,住房寬敞,有自己的車,在講真相救人方面可以說得天獨厚。我們悟到這些條件是為正法安排的,是讓我們救人的,而不是在人中享受的。所以我們在生活上合理安排支出,而在救人項目上從沒有經濟障礙。零六年之前我有一些設備,那幾年不精進,就是打印點簡單的傳單,也不怎麼上明慧網。精進後我開始上明慧網,了解正法形勢,明顯感到明慧網真相資料非常豐富,講真相項目多種多樣。考慮到以前的設備會影響效率,我就全部置辦新的。

開始我先上了複印機、激光打印機大量製作《九評共產黨》,隨後又上了彩噴打印、刻錄機。大量製作小冊子、光盤。一開始我們自己做自己發,晚上開車出去發,不斷轉換場所發,到周邊縣城發,儘量讓真相資料覆蓋的範圍廣一些。隨著救人項目的增加,我與妻子明顯感覺時間不夠用,零八年一月,藉著岳母病重的機會,妻子辭職回家,這樣她就全力在家做資料。後來看到周圍同修缺資料,就給他們提供資料。

我們周圍的同修多是老年人和農村同修,與他們接觸明顯感到他們在技術上很需要我們,我悟到這是師父安排的,我主動承擔起技術的服務,幫助同修建立資料點。我嘗試使用各種型號的打印機,再根據同修各自不同的需求,給他們配上相應的設備。看到農村同修經濟條件差,我們就象徵性收取一點費用,在這個過程中,我始終從整體的角度考慮問題,從救度眾生的大局出發,根據同修的具體情況,合理的安排他們的項目,遇到難做的項目,我與妻子就去做。周圍很多農村同修缺經文,考慮到這個項目要求高,我們就主動承擔起請經文的工作。後來明慧網出來了新版經文並帶封面,我們就去大資料點跟同修學習製作精裝書籍的技術,回來後立馬上了新的製作書的設備,開始製作新版的大法書籍和《九評》。

自從師父肯定了真相幣的作用,我們就嘗試打印真相幣,從一天打印幾百張的老式打印機到現在半天就打印三千多張的新款打印機,中間淘汰了好幾款機型。技術成熟了就推廣給別的資料點。因為妻子做事效率高,我們承擔一個片的真相幣製作項目,同修幫助收集零錢,我也想辦法去銀行換取大量零錢。除了五十、一百元,其餘全部打上真相短語。我自己在使用真相幣上也經歷了一個去怕心的過程,從開始普通錢中夾一兩張到後來十幾張、幾十張堂堂正正的花,從只在菜市場到超市、飯店、批發市場,這期間轉變了很多人的觀念。目前我們生活中消費幾乎全部都帶有真相,連兒子這個小同修的零花錢也有真相。我們這片同修在真相幣這個項目上協調的好,同修們大多都能堂堂正正,世人普遍接受,大大促進了真相的傳播。

利用電子郵件講真相也是我與妻子救人的一個主要項目,我在單位稍有空閒就大量收集郵箱,再集中去網吧發送,往往去一次網吧,我與妻子都能發送五六千個郵箱。後來邪惡干擾,網吧需要身份證,我們就購買了3G上網卡和上網本專門用來發郵件。這些年只要接觸的人,我都會想辦法讓他們了解真相,在單位裏因為我是領導,所以講真相沒有障礙,幾乎所有的職工我都讓他們明白了真相並做了三退。但是遇到常人地位比我高的人我感覺很難講,這也是我好多人中的觀念沒有轉變的緣故。我不能再讓這些舊觀念阻礙救人了,我一定要突破。

三、圓容法,以身證實法

我始終覺得,救人不能僅僅停留在「講」上,大法弟子做的如何在周圍人中就是個「活真相」,人人心中都有桿秤,他們會通過我們大法弟子這個窗口來了解法輪功。我與妻子在親朋好友中是有口皆碑的好人,在講真相中好多親戚都說:「就衝著你倆的為人,我們也相信你們說的話」。我生性善良,但修煉前在常人這個大染缸中也學會了為人處世圓滑,在利益上善於算計不讓自己吃虧。接觸大法前還以為這些都是人生經驗,保護自己在常人中過得好。修煉大法後這些觀念全部轉變了,明法理後的我活的坦坦蕩蕩,待人真誠大方,寬容厚道,利益上讓人三分,所以在單位大家都很尊重我,這給我講真相打下了很好的基礎。

零八年一月,岳母病重需要照顧,妻子的哥嫂工作忙脫不開身,我與妻子商量:老人需要照顧,我們應主動承擔,我們家經濟條件好不需要你工作,你在家既能照顧老人又能全力做救人的事。妻子辭職回家照顧老人,家裏人都很感動,周圍熟悉的人也很讚賞,在常人眼中像妻子這樣大學畢業,事業不錯的人辭職回家照顧老人,是很了不起的。同時他們都知道我們夫妻煉法輪功,都對法輪功有了正面的認識,為救度他們打下了良好的基礎。岳母去世後,妻子在各項救人的項目中已經脫不開身了,從救人大局考慮,她就沒有再找工作了。

這期間,我的工作環境發生了變化,由於公司產業結構調整,我們部門業務量大大減少,效益下滑,員工收入降低。開始時,我不以為然,覺得是在去自己的名利之心,但慢慢的,由於效益差部門人心浮動,我作為管理者無法正常管理,同時原來與我無關的經營業務卻落到我頭上,使我一下子忙起來,佔用了很多業餘時間,直接影響到我修煉。這時,我意識到自己一定是有漏被舊勢力抓住並干擾我。我靜下心來查找自己,這些年來自己在工作中並沒有做到真正放下名利而最大限度地符合常人修煉的狀態,是怕名利干擾而逃避名利,工作中怕擔風險、怕分散精力影響個人修煉,甚至隱藏著對正法時間的執著,不敢堂堂正正面對常人社會,沒有走正師父給我們安排的在常人這個複雜的環境中修煉的這條大道無形的修煉路。師父說:「我們這一法門不避開常人社會去修煉,不避開、不逃脫矛盾;在常人這個複雜的環境中,你是清醒的,明明白白的在利益問題上吃虧,被別人竊取利益的時候,你不跟別人一樣去爭去鬥;在各種心性的干擾中,你在吃虧;你在這種艱苦的環境中,魔煉你的意志,提高你的心性,在常人的各種不好的思想影響下,你能夠超脫出來。」(《轉法輪》)想到這些,我豁然開朗,分析當前的形勢,我決定離開原公司,自己成立新公司。

在新公司成立發展過程中,遇到了許多心性上的考驗,我按照修煉人的標準要求自己,在利益上我始終記著師父說的:「我們修煉人講隨其自然,是你的東西不丟,不是你的東西你也爭不來。」(《轉法輪》)坦然面對利益的進進出出,在師父的呵護下,一切都很順利。我既有了更多自由的時間來做好三件事,同時有了很好的經濟效益,更重要的是讓周圍許多知道我們煉法輪功的常人看到修煉大法同樣會有美好的生活,儘管我們不追求它。

四、聽師父話,走師父安排的路,不打折扣

在修煉的過程中,我深深體會到要走好正法修煉路,必須信師信法,體現在實修過程中就是嚴格聽師父的話,走師父安排的路,堅決不打折扣。在我們學法小組,在這方面大家都能嚴格要求自己,多年來一直走的比較正。大家只學師父的講法,從不傳看與大法無關的資料,真相資料都是從明慧網下載,重大問題只看明慧網。

在講真相的過程中,始終把握住救人這條主線,其它甚麼事都不能讓我們浮動。真相內容始終圍繞幾個主題:一是向世人展現大法美好;二是揭露邪黨對大法弟子的迫害;三是推《九評共產黨》,勸三退。長期以來大家堅持不懈的發資料、講真相、勸三退,效果很好,我們地區的環境也發生了很大變化。

在對待做資料的錢與物方面,我們也嚴格要求自己走正。因為我們有車,周圍資料點的大部份設備及耗材都是我們買,在購買時我們認真考察市場,多家比較,由於我們進貨量大,所以在保證質量的前提下,都會儘量把價格壓到最低,以節約大法的資源。對一些農村同修或其他一些經濟困難的同修,我們盡可能的無償提供設備及耗材,或收取部份費用。對經濟條件好的資料點,我們收取費用時清清楚楚記好帳,不在錢上犯一點錯誤。為同修提供的經文及《九評》或其他真相資料,從不收一分錢。妹妹不修煉但支持大法,有一次拿出一千元讓我用在資料點上,我就帶她到市場買了一千元的耗材給資料點。

在與同修交往方面,我們按修煉人的原則去處,儘量不起人心,不帶較重的人情。在個人經濟上不來往,遇到流離失所或生活上確有困難的同修,適當給以幫助,但如果是修煉上或做真相資料需要,我們全力幫助。我們手頭上項目很多,有時忙不過來,就站在救人需要的基點上做出取捨,哪一項救人力度大、效率高,就先做那一項,既不受自己人心的左右,也不受配合同修人情的左右。

曾經覺得這條回家的路不好走,是因為有太多的執著難以割捨;而今這條回家的路越走越寬,是因為領悟了大法的偉大與超常。能成為正法時期一名大法弟子,我深感萬分榮幸,無比自豪。我知道這條回家的路上不會再有迷茫與蹣跚,有的只是勇往直前,義無反顧。

謝謝偉大慈悲的師尊,謝謝各位同修。文章不當之處,請慈悲指正。

(明慧網第七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