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會| 在法輪大法的無邊法理中昇華

——正念破除經濟迫害、認清和消除間隔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十二日】

師父好!
同修好!

以前我曾參加過兩屆明慧網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大會。第一次是零四年,稿件雖然沒有以交流會的形式發表,可是在後來的《明慧週刊》上發表了。那是我第一次在明慧網發表文章,當時內心那個高興勁真是無法用語言形容,女兒那天莫名其妙的對我說:「媽媽,今天不知道為甚麼,我心裏可高興了!」通過我女兒的表現,也能感覺到自身體系內的眾生也在為我歡欣鼓舞。原來在明慧發表文章,在另外空間那真是殊勝無比啊!那麼,從這個角度說參加交流會,在另外空間的表現就更意義非凡了。

不僅如此,回想這幾年的正法修煉歷程,師尊給予我的實在是太多太多,修煉人不求世間的得失,那些恰恰是我們要放下的執著,作為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能夠助師正法,破除舊勢力的安排,救度眾生,在法理上昇華,這是最值得欣慰的事情。下面,結合自己在正法修煉路上遇到的幾次大的過關經歷,旨在和同修從法理上交流,以更好的同化大法,儘快走出舊宇宙的羈絆,共同精進,兌現誓約。

一、初次體會正念和慈悲的威力

大約是在二零零一年至零二年期間,我在單位裏向同事講真相,給他們發真相資料。這件事情被單位的領導知道了,受「上邊」的壓力,單位領導對我做出了扣發工資的決定,每月只發很少的一點生活費。

我一聽到這個消息,當時對照師尊的新講法《導航》,這分明是舊勢力操控世人在對大法弟子進行所謂的考驗和迫害。在《導航》裏師尊開示我們,這場對大法和大法弟子的迫害是舊勢力安排的,是師尊不承認的,並且師尊還教會我們使用正念,清除另外空間的邪惡。我心想舊勢力想對我在經濟上迫害我也決不承認。

於是,我堂堂正正的首先找到了分管副局長,向他全面的講了大法的真相,並結合文革的例子向他講了善惡有報的因果關係。在講的過程中,我穿插著背誦師尊《洪吟》裏的相關經文,並不時的對著他在心裏發正念。由於當時救人心切,正念很強,語氣中透著威嚴。操控他的邪惡敗下陣來。最後他說:「一把手說了算。」言外之意他不管這件事了,只要局長同意給我發放全額工資,他不會再擋了。於是,我又找到了單位的一把手局長,向他講真相要工資,當時記得很清楚,自己實踐的是師尊在《導航》裏開示我們的關於大法弟子講真相救人的法理。可能是當時達到了法在這一層次對我的要求,慈悲的師父為弟子化解了這一魔難,結果是單位對我扣發工資的決定立馬取消,一分錢也沒扣。

通過這件事情反而向領導講了真相,同時也震懾了另外空間的邪惡,這是我初次體會到大法的威力,體會到甚麼是真正的正念和慈悲,憑著強大的正念和救人的這顆心,我否定了舊勢力的安排。當時,很多同修對舊勢力和如何否定舊勢力的法理認識不清,而這次經歷為我後來的正法修煉和否定舊勢力安排的種種魔難,在法理上打下了基礎。

二、修出神念,突破病業魔難

大約在二零零六年至二零零七期間,我過了一次大關,表現的症狀是胃部疼痛的很厲害,吃上東西就吐出來,並且晚上痛得睡不著覺,一直持續了幾個月。法理上我非常清楚,大法弟子沒有病,這是舊勢力利用的那些低靈爛鬼聚集起來在干擾。

我一邊向內找自己心性上有漏的地方,當時主要找出了自己的怕心,在發資料上膽膽突突的,心裏不穩;還有就是對家人的情沒有放下;再就是「三件事」沒有跟上,做的不好,被舊勢力鑽了空子。於是,我加大了學法和講真相的力度,並且針對干擾持續發正念清除。

當學到師尊關於病業的相關講法時,我豁然開朗,是啊,自己一直沒有把自己當作神,怎能抵擋舊勢力的迫害,要知道舊勢力也是神啊!於是我感覺自己立馬強大起來,真的感到自己是一尊頂天立地的神,不但是神而是新宇宙的神,是不受舊宇宙和舊法理一切羈絆和制約的神!瞬間,我感覺自己發出的正念力可劈山,在清除著舊宇宙的一切敗物,就這樣,在持續強大的正念下,清理了低靈,病業的假相消失,疼痛也立馬消失。我再一次感受到正念的威力,而這一次確切的說是感受到修出神念的威力。

這是我在正法修煉路上的又一次大的飛躍。在這兒,我也想借此機會提醒那些還在「病業」假相中徘徊的同修,在向內找的同時,趕緊修出神念,只有神才能走出舊宇宙的羈絆,才能無所不能啊!

三、無條件向內找,學會用神念看待同修,消除和同修的間隔

我想說的是大法太深奧,師尊太偉大,為了我們的整體提高,為了弟子們同化好這部法,師尊運用了無邊的法力。在表面上看似同樣的一件事情,卻有著不同的內涵。

在我用神念突破上述魔難後,幾個月後同樣的「病業」症狀又來了,我陷入了深深的苦惱,心裏在跟師父訴苦:師尊,我感覺自己已經修出神念了,怎麼「病業」又來干擾了?開始的時候,我似乎不願意再向內找了,因為感覺也找不到甚麼執著了,隱隱約約感到是來自身邊同修的干擾,於是開始向外求了。

那時,身邊的兩個平日和我交往密切的同修,我當時看到了她們很多執著和不在法上的地方,並且其中一名同修對我的情很重,怨心很重。我想可能是她往我的空間場裏加了很多不好的物質,才造成我又被「病業」干擾的假相。可是另一方面,心裏又非常清楚:修煉人就是要無條件的向內找,向外求就是走邪道,即便是有同修干擾的因素,如果自己沒有需要在法上提高的,那這件事情絕對不會出現。

我在心裏跟師父說:師父,弟子堅決不向外找,就是要向內找,同化大法對弟子的要求。就這堅定的一念,師尊看到了我這顆向內找的決心,法理一下子展現給我,是啊,同修所有的不正確表現那都不是真正的同修,而是需要修去的後天觀念和舊勢力企圖製造干擾和間隔的假相而已,而我之前卻沒有分清,把它和同修混為一談。當我在分清同修「真我假我」的一瞬間,我發自內心的對師父說:師父,我和同修之間沒有任何間隔,我們的真我都是由真善忍構成的,邪惡永遠也別想間隔我們。

在這個問題上我再一次修出了神念,學會了用神念看待同修以及同修所表現的不足。神念一出,霎那間「病業」假相全無,我當時對師父的感恩無法用語言表達,只感覺大法太玄妙太深奧,師尊太慈悲太偉大了。

四、用神通加持同修,使之走出舊勢力的牽絆

我和一個身邊的同修在矛盾中各自向內找,找到了各自很多的執著,然而另外空間的邪惡死死控制著這個同修在某個問題上始終昇華不上來,遲遲走不出舊勢力的牽絆,其實是舊勢力死死的控制著她,企圖因此而達到間隔我們的目地。我靜下心來反覆向內找自己,感覺自己在這個問題上,真的做到了坦然不動,對同修也能做到無條件的包容了,那麼我該怎樣做呢?大法弟子就是要為法負責、為同修負責,於是在和這個同修一起發正念的過程中,我充份運用掌握的法理和神通,加持同修,解體舊勢力因素對同修的牽絆,發完正念後,同修清醒過來,意識到了自己的不足,就這樣我們形成了堅不可摧的整體。

想說的還有很多很多,只是由於篇幅和時間的關係,就寫到這裏吧,層次有限,不足之處,請師尊諒解,請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明慧網第七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