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會| 協助邊遠同修建立資料點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十二日】我是一九九六年得法的老弟子,本文想談談如何放下私心,去掉怕心,突破困難,協助邊遠地區同修建立和運作資料點的一點體會。

一、放下私心,突破自身的困難

我的家鄉是地處比較偏僻的小縣城,離我現居住的大城市相隔近四百里,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前有一百多人修煉大法。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後,我經常攜帶大法真相資料回家鄉,二零零五年因為傳送資料而被邪惡迫害、非法勞教三年;二零零七年,另一能提供真相資料的家鄉同修甲也遭迫害,被非法送勞教,家鄉一下子就失去了真相資料的來源。

二零零八年我從黑窩勞教所正念闖出,恢復自由,回到家鄉與家鄉同修交流。家鄉同修協調人非常誠懇的說:「對不起,都是由於我們太依賴你們兩位同修,才被邪惡鑽了空子,使得你們被邪惡綁架迫害。我們要建立自己的資料點,而且最好教會我們大家都能上明慧網(因為不能上明慧網,導致家鄉的三位同修被外地邪悟者所傳的假經文迷惑,誤入歧途,至今都沒有走回來),但這需要你們兩位的大力支持。」

聽後,為家鄉同修的精進而由衷的高興,但同時也感覺到了重重的壓力和困難。其一,身體上的困難。我在黑窩勞教所被另外空間的邪惡鑽空子迫害,全身皮膚潰爛,特別是肛門四週奇癢難忍,要在長途車上奔波,實是不便。其二,時間上的困難,我在某省直事業單位上班,近四百里的路程,要來回一趟都需很多時間。其三,經濟上的困難。我和家鄉同修的經濟狀況都較差,家鄉個別同修甚至要靠拾破爛維持生活,而建立一個資料點就需要幾千元的費用。其四,技術上的困難。由於本人的怕心和懶惰心,一個大學本科畢業的人都不會基本的電腦操作,也從來沒有獨立上過明慧網(原來的資料都依靠大城市的「資料點」提供);而電腦技術熟練的同修甲還被綁架在勞教所迫害;至於家鄉的同修則基本上都是五十多歲的老年女同修,摸都沒摸過電腦。其五,安全上的困難。家鄉的小縣城除了普通的A4紙以外,甚麼器材耗材都購買不到,更談不上設備的維修,這就意味著要從我所居住的大城市去購買、維修。對於剛剛從黑窩勞教所獲得人身自由的我要頻繁出入電腦耗材市場,感覺到了安全上的壓力。

離開同修,走在家鄉熟悉的街道上,我頭腦裏翻江倒海,慈悲師尊的嚴肅面容不時在腦海中浮現出來,一段段的法也不斷的打進腦海裏:「從中有些人,可能增加了私心,慢慢的就降低了他們的層次」(《轉法輪》)。「我還要告訴你們,其實你們以前的本性是建立在為我為私的基礎上的,你們今後做事就是要先想到別人,修成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覺」(《精進要旨》〈佛性無漏〉),「在真正的劫難當中或過關當中,你試一試,難忍,你忍一忍;看著不行,說難行,那麼你就試一試看到底行不行。」(《轉法輪》)

大法的法理使我清醒的意識到,自以為修的比較紮實的我在內心深處還隱藏著很重的「私心」,它就像一座山,擋在我救度眾生的路上。我下決心要搬掉「私心」這座山,突破重重的困難,協助家鄉同修建立起資料點。

我們整體協調一致:我說服家人,拿出了家中的一些積蓄,協調人也拿出了節衣縮食攢下的一些錢,就是那位拾破爛的同修(現已領取「退休金」)都拿出了兩千元;協調人說服家人將出租的房子收回,提供作資料點;我抓緊時間學習基本的上網技術、打印技術和刻錄技術等;時間上利用週末和節假日,甚至有一回我在當天就往返近八百里路程。

「修在自己,功在師父。」(《轉法輪》)在協助家鄉同修建立資料點的過程中,許多困難都在師尊的加持下迎刃而解:原本擔心長途乘車過程中,身體會奇癢難忍,誰知師尊加持我一上車就睡覺,快到目地地才醒;去同修家交流協商出來時,被懸掛外面的空調刮破頭皮,鮮血直流,當時就感覺有法輪在傷處急旋,第二天就去浴室洗澡,家人都稱「神奇」。

在整體的配合下,我們先後購置了六台筆記本電腦,三台噴墨打印機,一台激光打印機,一台一體機,還有刻錄機、過塑機等。成立了專門的資料點和幾個家庭資料點,從「大法書籍」、「真相小冊子」到「真相光碟」、「護身符」等等,都能獨立的製作出來,為救度那一方眾生起著重要的作用。

二、去掉怕心,突破外在的困難

由於種種原因,家鄉講真相的環境並不寬鬆,幾位同修都是瞞著家人做資料。資料點建立起來以後,如何穩定的運作,又面臨著重重的困難;其中,設備的購置及維修,相關耗材的購買就責無旁貸的落在我身上(同修甲也承擔了相當的責任)。

大法安排我出生在這個小縣城絕不是偶然的,我明白這是我作為這一方土地上大法弟子義不容辭的責任。但心裏卻惴惴不安,各種各樣的怕心不斷的冒出來:怕自己從小到大沒太購過物,會吃虧上當,浪費了同修千辛萬苦攢下的錢;怕自己個子矮小,搬不動購置的設備;怕上門給家鄉同修送設備、耗材會遭其家人的惡意誣陷;更怕頻繁出入電腦耗材市場會帶來安全上的隱患問題。師尊告誡我們:「有人怕,怕甚麼?弟子們哪!你們不是聽我講過,一個人修成羅漢時,心裏產生怕的念頭而掉下來了嗎?甚麼常人之心都得去呀!有的弟子講「怕甚麼,頭掉了身子還在打坐的」,相比之下,修的怎樣一目了然。」(《精進要旨》〈大曝光〉)我悟到,去掉怕心,放下生死確實是正法時期大法弟子時時刻刻要面對的問題。

開始時缺乏經驗,我購置的都是愛普生R230型的噴墨打印機。由於速度慢,進紙差,半年左右的時間三台打印機相繼出現故障不能打印:有的不能進紙,有的燒壞電源,有的缺少顏色。我決定全部換成R290型的(有經驗的同修推薦的)。由於之前每次去電腦耗材市場都很順利,這次,我就一次帶了兩台舊的R230型打印機去「以舊換新」。打印機店一個小伙子邊檢查舊打印機邊大聲問道:「大姐,你是幹甚麼的?怎麼會有這麼多的打印機?而且時間不長,就用成了這個樣子,打印甚麼東西啊?!」我突然一下被問住了,吱唔著答不出話來,而且相由心生,馬上滿臉脹的通紅。小伙子看見我不自在的樣子,更大聲音的嚷嚷起來,周圍十多個人的目光瞬間都朝我掃過來;怕心產生的疑心,感覺似乎穿制服的保安在向這邊走來。我心頭很快閃過一念:不能怕,師尊加持。突然,我的手機響了起來,我馬上悟到,是慈悲的師尊在幫我。……我心裏感謝著師尊的慈悲加持,同時對「用理智去證實法、用智慧去講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與救度世人」(《精進要旨二》〈理性〉)有了更深的領悟和理解。

今年六月份的一個下午,家鄉一位女同修(是我親屬的妹妹)在家中被惡警綁架。被綁架的同時,親屬就通知了我,並告知手機等一些物品被惡警非法抄走。我一聽就感覺心往下沉,因為這位女同修「三件事」做的很好;但不太注意手機等安全問題,與包括我在內的多位同修直接手機對手機通電話、發短信(曾與其交流過但對方未能接受)。我馬上通知我能通知到的同修,撥電話時手指都打抖,我明白這是人的一面在害怕,一邊背誦著師尊的法《洪吟二》〈怕啥〉,一邊開始發正念。晚上九點,親屬再來電告知,因為被綁架的同修不配合邪惡,甚麼都沒說,惡警便轉而向該同修的家人施加壓力,其家人欲向惡警說出我和另一位同修。當時,我感覺到了巨大的壓力,強烈的怕心、埋怨心不斷的往外冒,似乎邪惡隨時都會找上門來,想發正念卻根本就靜不下心來!

「法能破一切執著,法能破一切邪惡,法能破除一切謊言,法能堅定正念。」(《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擾〉)我捧起《轉法輪》隨手一翻,一段話就展現在眼前:「為甚麼不讓你上來呢?因為你的心性沒有提高上來。每一層次都有不同的標準,要想提高層次,你必須放棄你的不好的思想和倒出你的髒東西,同化那一層次的標準要求,這樣你才能上的來。」(《轉法輪》)我悟到這是在告訴我,因為怕被迫害的怕心沒有去掉,因而沒有同化一個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標準及要求,不能遇事向內找、而是遇事向外找。埋怨同修不注意安全,埋怨同修的家人要去「出賣」自己,甚至自己的心都被帶動的根本就沒有了一個修煉者應有的祥和與慈悲。

法的力量就是強大,當明白這一層法理時,便不再執著於自己是否被迫害;而是靜下心來發出「解體邪惡迫害同修及其家人」的強大正念,當時感覺周身充滿了能量。事後,親屬告知,同修的家人在親屬的一再勸告下,並沒有配合惡警的無理要求。這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

因為這位同修的被綁架,給家鄉整體證實法帶來了很大的壓力,資料點基本上都停止運作了,個別同修的大法書都被家人燒掉了。我決定回家鄉一趟,去與同修切磋交流,但同修親屬告知,她妹妹的「案子」還未「結案」,此時回去有嚴重的「安全問題」,如果被她妹夫碰到(被綁架同修的丈夫)則更是麻煩。我知道,這又是「怕心」在阻擋著我。法理上昇華上來後,我沒有猶豫,在四十度的高溫下,長途跋涉回到了家鄉。四天後,當我帶著一台需要維修的打印機離開家鄉返回大城市時,家鄉的資料點已經又穩定的運作起來了,在證實法、救度眾生的神聖使命中繼續發揮著重要的作用。

師尊的慈悲呵護,同修的整體配合(特別是同修甲的無私的技術支持),才使家鄉這一邊遠小縣城救度眾生的真相資料點建立和穩定的運作;而這其中,我只是做了一個正法時期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事,許多不足之處,還請各位同修慈悲指正。

最後,向偉大慈悲的師尊雙手合十!向海內外各位同修雙手合十!

(明慧網第七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