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筱蓉被非法拘禁在洗腦班長達三年之久(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十一日】(明慧網通訊員四川報導)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開始後,針對法輪功學員強制洗腦、非法拘禁的私設監獄「洗腦班」(官方為掩人耳目通常稱之為「法制學習班」)大量出現。去年十一月,總部設在紐約的「人權觀察」發布報告並強烈譴責的「黑監獄」其實就脫胎於針對法輪功學員的「洗腦班」。換言之,洗腦班就是最黑的黑監獄。在成都,除了最臭名昭著的新津洗腦班外,每個區幾乎都有對法輪功學員的洗腦班。武侯區政法委的金花洗腦班就設在金花鎮草金路66號。

目前得知,法輪功學員徐筱蓉和七旬老人張盛榮現仍被非法拘禁在該洗腦班中。

徐筱蓉被非法拘禁在洗腦班長達三年之久

徐筱蓉女士是四川省成都錦城外國語學校(原成都十六中學)的優秀高級教師,在二零零七年成都當局對法輪功學員的大綁架中,她於八月二日被成都「六一零」(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非法機構,凌駕於公檢法之上)、國保等劫持到武侯區金花洗腦班,被非法關押至今。中途曾輾轉在新津洗腦班被非法關押過,現又已被劫持回金花洗腦班非法拘禁,自其二零零七年八月被綁架,迄今已被非法關押三年多。

為兒子請律師申冤,七旬老人張盛榮遭洗腦班長期拘禁

現確知,七旬老人張盛榮也被非法拘禁於金花洗腦班。張盛榮和其兒子陶淵均信仰「真、善、忍」,修煉法輪功。九九年「七﹒二零」中共發動對法輪功的瘋狂迫害之後,母子二人都受到了反覆的嚴重迫害。曾經被多次非法拘留、關押,曾被非法關押於金花洗腦班三年三個月。自二零零五年十二月起,張盛榮便一直被晉陽街道綜治辦派人跟蹤、監視、上門騷擾。

張盛榮
張盛榮

二零零九年三月,廣元監獄電話通知張盛榮女士,其零八年被非法判刑的兒子陶淵在廣元監獄頸椎錯位。為查清事實,討回公道,仍處於嚴密監控狀態的張盛榮委託北京律師程海等調查並為兒子辦理保外就醫。但當程海等兩律師到張盛榮家見她時,被監控張的晉陽綜治辦人員打傷。此事在國際上引起廣泛關注。程海律師曾就張盛榮長期被嚴密跟蹤的情況幫助老人向相關責任人提起控告。就因為兒子請律師,張盛榮老人被成都晉陽當局加強了跟蹤監視,並於去年五月再次被非法綁架至金花洗腦班,迄今已一年半。

金花洗腦班曾非法拘禁大批法輪功學員

金花洗腦班近十年來對大量信仰「真、善、忍」的合法公民非法拘禁、殘酷迫害,其中包括已被迫害致死的鄭友梅、四川大學外語學院講師房慧、廖沛敏、劉貞海、張世清、倪月華(原監獄管理局的警察,六十多歲)、康泰菊、盧興平、羅輝順、趙瑜、王福英、郭世才、李銀香一家三口、劉開華、向淑芬、黃淑媛、已被迫害致死的核工業部西南物理研究院何遺桂、西南民族大學家屬范秀英、張祝君、羅小玉、陶淵,等等。

迫害手段

金花洗腦班的迫害手段包括暴力毆打、精神摧殘、強制洗腦、經濟迫害等等。

七十歲的四川省文物管理所退休幹部廖永輝,就是因為在金花洗腦班被非法拘禁的十個月中,受到二十四小時監控、威逼、經濟迫害等折磨摧殘,致使其心絞痛頻繁發作,回家後不久便含冤去世。

除此之外,金花洗腦班還成為濫用酷刑、逼供的場所。如,備受海內外關注的鐘芳瓊等十一人「案」中,鐘芳瓊、劉嘉等在所謂「偵查階段」受到的慘絕人寰的酷刑迫害就是發生在金花洗腦班。去年成都電腦城公司的幾名修煉法輪功的員工被綁架後,也是被劫持到金花洗腦班,受到酷刑逼供的。

金花洗腦班正門
金花洗腦班正門
金花洗腦班前側外觀
金花洗腦班前側外觀

眾多法律界人士表示,就洗腦班的運作本身,和現已被披露出來的部份事實,根據現行法律,金花洗腦班及其負責人劉曉康等,已至少涉嫌構成《刑法》第二百三十八條「非法拘禁罪」、《刑法》第二百五十一條「非法剝奪公民宗教信仰罪」和《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條「故意傷害罪」。

成都市武侯區金花洗腦班
電話:028-85034039 028-85367039  郵編:610045
地址: 四川省成都市金花鎮永康村草金街66號
隊長 劉曉康(原武侯區漿洗街辦事處司法所所長)

成都武侯區610辦
地址:成都市武侯祠大街264號 郵編:610041
副主任:羅義祥(辦)028-85531041、(宅)028-85061298、13008125252、(小靈通)028-88178528
成都武侯區綜合治理辦 028-85557410(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