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次被迫害 蔣隆映老人遭威脅有家難回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十月十三日】(明慧網通訊員四川報導)近兩月,成都「六一零」(中共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非法組織,類似納粹蓋世太保)公然踐踏憲法與法律,強迫信仰「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放棄信仰,許多法輪功學員被綁架至洗腦班,更多法輪功學員受到騷擾。今年六十五歲的蔣隆映被迫再次離家,家人在擔心恐懼中。

二零一零年九月十五日,成都撫琴街辦「六一零」人員謝世農,夥同其轄區金琴社區「六一零」葉開興、陳玉寬,闖進蔣隆映家強迫其寫轉化書,當時蔣隆映不在家,他們一直等到四點多鐘蔣隆映回來。蔣隆映否定了無理要求,告訴他們法輪功祛病健身的奇效,他本人就是一個活生生的例子,並告訴他們天安門自焚偽案的真相,勸他們吸取文化大革命的教訓。他們不聽,並威脅說,如果不寫,就送洗腦班,判蔣隆映五年刑,出來都七十幾歲了。蔣隆映的家人在高壓下也受威脅,刺激、身體受到傷害。

在威脅過程中,葉開興拿出一張他們事先製作好的「轉化書」,共五條,包括保證書、決裂書、改過書、惡意誹謗大法和師父的內容,每一條都已經寫了蔣隆映的名字和年月日,可見其弄虛作假,他們一再威脅蔣隆映的家人,家人也受到傷害,給蔣隆映造成精神上的迫害。

蔣隆映,成都原全興酒廠退休職工,曾身患頑症神經性皮炎幾十年,風濕痛症等頑疾,從前每月要報上千元的藥費,苦不堪言,九八年煉法輪功後十幾種病不翼而飛,再沒有報過一分錢的醫藥費了。

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後,蔣隆映因堅持修煉,反覆遭受迫害。二零零六年蔣隆映等法輪功學員在同修家交流,被撫琴派出所惡警開三輛警車綁架,蔣隆映被劫持到派出所後被強迫做筆錄後,經家人的一再爭取請求才於幾小時後放回。其餘幾名法輪功學員均遭到非法關押,其中顧阿姨被綁架至宜賓江安縣迫害,而其中撫琴的陳蓮華和謝成新被非法拘留十多天後又被謝世農等劫持到金牛洗腦班繼續迫害共三十七天,還有邱老師,徐阿姨等也被非法迫害。

二零零八年下半年,蔣隆映為了營救法輪功學員,去貼不乾膠遭惡人誣告,被白果林派出所綁架,強迫非法做筆錄,因為當時身上只有幾張不乾膠,邪惡找藉口要挾要送洗腦班,蔣隆映不配合,惡警杜曉江狠狠地打她的手,拉著強迫按手印,使其受到傷害和侮辱。當時惡警杜曉江與一位女惡警(這人很惡毒)非法抄了蔣隆映的家,連陽台上都要搜,搜走電腦打印機一台,大法書籍十幾本,還有煉功音樂帶十幾盒……資料等,並「叫」家人帶回家等第二天叫辦手續(實際是寫保證書),等二天蔣隆映與丈夫到了派出所,才知上當。蔣隆映正念走出,被迫流離在外;家人因此受到刺激。

二零零八年年底,蔣隆映在成都昭覺寺講真相時被不明真相的和尚誣告,被青龍警署綁架,被非法搜身及非法審訊。後又被撫琴街辦「六一零」人員謝世農、金琴路社區葉開興綁架到金牛區「六一零」洗腦班非法關押。每個人被分別關在一個小屋子裏,有兩人監視,整天不能出房門,惡人還用警犬、打槍聲嚇唬,每天放電視干擾,隔壁學校還大聲放黨文化的歌。其間金牛國保的梁小斌、文彤等人還來威脅,逼寫三書,寫了就放,不寫就不放。那個肖××也這樣說。

此次,謝世農再次騷擾迫害好人蔣隆映及其全家,謝甚至揚言還將夥同金牛區「六一零」上門騷擾,蔣隆映被迫再次離家,以致傳統的中秋團圓日都無法與家人在一起,家人也備受煎熬,在擔心恐懼中睡不著覺。


相關責任單位:
成都金牛區公安局國保大隊一科 :文彤、梁小斌
成都金牛區公安局六一零辦公室 李興明
成都金牛區撫琴小區街辦六一零 謝世農
成都金牛區金琴社區六一零 葉開興 劉麗容 陳玉寬
成都金牛區撫琴派出所所長 秦明 成都金牛區白果林派出所 杜曉江等
成都金牛區青龍警署 李××
成都金牛區六一零洗腦班 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