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心正念兩重天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十月二十五日】師父在《轉法輪》裏講:「好壞出自人的一念,這一念之差也會帶來不同的後果。」作為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在魔難中,在過關時,在邪惡迫害面前,用正念還是用人心,那結果往往截然不同,甚至是天地之別。這篇文章主要就是總結自己修煉中有關這方面的經驗教訓,「去其糟粕、留下純正」(《曼哈頓講法》),希望對同修有所啟發。

二零零零年,在與同修切磋去北京護法之事時,我脫口說了一句話,「大不了勞教三年,有甚麼了不起的。」當時好像是義無反顧、慷慨激昂,非常堅決。其他同修都沒有說甚麼。結果呢,邪惡真就抓住這個空子,非法勞教了我三年。而其他十多位同修,有的僅僅關了幾天,最多關了幾個月。那時,對於如何證實法反迫害沒有清晰理智的認識,不是用法理來衡量,而是憑著一股血氣之勇,憑著常人的所謂「勇往直前」的精神去做。而且,想當然的認為只要去北京就意味著受迫害,把迫害與護法看成了必然聯繫。我那話的意思也就是咱不怕迫害、迫害也沒啥了不起。回頭看看,真是自己求來的長時間迫害,人心招的鬼上門,教訓十分深刻。

零二年,邪惡陰謀對我市同修進行大面積迫害,準備首先從我們夫妻下手。一天晚上,我做夢看到驚心一幕:我們一群人在天上非常漂亮的亭子裏扶欄觀望,看到下界一隻近兩米高的大蛤蟆仰頭往上看。我罵道,就你這種東西還想往上上,真是癡心妄想。那蛤蟆張口一吸,我差點掉下去。接下來又做夢:十多個人站成一排,好像都被麻醉了,我叫也叫不醒他們。無奈我就一個人衝向魔窟,就看到邪惡排著隊、敲鑼打鼓出來了。第二天,國保警察就到單位來找我麻煩了。剛開始,我用的是人心,與那個小頭目大吵,寸步不讓。那小頭目也是高聲叫嚷,氣勢洶洶。忽然,我想起來師父發正念的法,心裏說,我與你爭吵甚麼,發正念。一念出來,一分鐘不到,那個小頭目突然就呆了,好像被定住了一樣,愣愣的坐著再也不說話。整整坐了半小時,它一句話都沒有說,一直到走。這是我第一次清晰體會到正念的威力。有了這次體會,在第三天邪惡將我同修妻子叫到公安局時,我幾乎發了一整天正念。黃昏時,她涉險過關,安全回家。而其他十多位同修相繼被非法關押了幾個月不等。真是人心正念兩重天啊。用人心,以惡制惡,激化矛盾,毫無用處;用正念,清醒理智,威力強大,邪惡遠遁。

零四年,邪惡再次綁架了我。在綁架過程中,師父利用常人多次提醒我,甚至直接打電話告訴我邪惡已經在抄家,叫我走,而我都沒有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就坐在辦公室裏發正念。一直被綁架到了公安局,我才驚醒,開始發正念讓那兩個警察睡著。結果那兩個看我的警察真都睡著了,我就悄悄出來,準備走掉。正準備下樓時,聽到同修妻子(她被綁架在前)在大聲說話,不知怎麼念頭一轉,直接就進到了她說話的房間。就這樣,失去了最後一次走掉的機會。而當天妻子就回家了,我則被邪惡直接關到了看守所。到看守所以後,覺的邪惡沒有抓住我甚麼「把柄」,最多關我一個月,心裏還沒有真正認識到問題的嚴重性,既沒有認真查找自己心性上的漏洞,又沒有長時間發正念解體邪惡的迫害,而是用人的方法聯繫有關係的同學,希望用人的辦法解脫自己。結果可想而知,邪惡竟然不顧一切捏造拼湊所謂證據,硬是非法判了我五年,連看守所長都感到吃驚。

這次的教訓最為慘痛,損失也最大。而在這個過程中,也充份暴露出了自己的許多人心。一是不理智,安全意識差。雖然遭受多次迫害,依然沒有吸取教訓。在接到電話時,竟然沒有換個地方發正念,就在辦公室裏坐著沒動,而此時自己的正念也被邪惡因素抑制,昏昏沉沉的。二是情太重。在公安局裏,已經創造了走掉的條件,以當時的情況完全可以走掉。可自己出於對妻子的關心牽掛,竟然又主動走回魔窟。其實,邪惡真正要迫害的就是自己,各自路不同,妻子它們迫害不到的。三是關鍵時刻沒有用正念來對待,而是想用人的辦法解脫。結果是甚麼也解脫不了。

「有這麼大的法在,正念中大法與你們同在,這是巨大的保障。正念不足不符合法時會脫離法的力量,就會顯的孤立無助。即使是做大法的事,也得符合法,否則就沒有法的力量。」(《曼哈頓講法》)真是這樣啊,如果大法弟子沒有了正念,就沒有了保障,就沒有了力量,就會孤立無助。而大法弟子只要正念在心,就會化險為夷,就會柳暗花明,就會出現奇蹟,就會出現神跡。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