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證實自己 對同修慈悲寬容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一月二十五日】去年十一前後,當地的惡警執行邪黨命令,為保「六十」年大慶,而瘋狂迫害大法弟子。其間,我市幾名大法弟子遭到綁架、抄家、罰款、勞教等迫害,我也是其中之一。回顧十一年來的修煉歷程,道路是坎坷的,經歷是驚心動魄的,關關過的剜心透骨。最近又遭惡人構陷和車禍,雙重災難使我不得不進行嚴肅認真的反思,以便更好修煉提高。

對同修不能寬容、諒解,不能慈悲善待,是我本身存在的最嚴重問題之一,也是被舊勢力鑽空子迫害的重要原因之一。

甲是個修煉很不錯的同修。剛得法時我倆就在一起學法煉功洪法。九九年「七﹒二零」以後甲遭邪惡迫害,被迫流離失所。在邪惡迫害最嚴重時,是甲的處境最困難時期,我倆都沒分開,在最艱苦的環境下共同做著三件事。

隨著師父正法進程的推進,講真相救度眾生工作穩步發展,正法形勢要求資料點遍地開花,我們幾個同修想學上網獨立工作,想通過甲同修找懂技術同修教我們學上網,因為甲同修流離失所時認識幾個懂技術的同修。為技術同修的安全,甲沒有讓技術同修和我們接觸。我對甲同修產生了誤解。就想:你怎麼能這樣呢?這在法上嗎?師父叫資料點遍地開花,你不讓技術人員教我們,我們怎麼能會呢?這些想學電腦的都是修的很好的同修呀!再說在你最困難時我們都想方設法幫助你,同時儘量讓你家人高興、放心,現在你會上網了,就覺的自己了不起了,不讓技術同修和我們接觸。這樣做對嗎?那時就認為抓住了甲同修的把柄,認為甲同修不能以法為重,妒嫉心、顯示心太強,於是就到處亂說,惡意攻擊。

由於自己私心太重,不能正確對待不同意見的同修,完全背離了法,舊勢力就一味的加強自己不好的念頭,加深我和同修之間的間隔,造成我和甲同修之間摩擦不斷,矛盾越來越大,直至形成鴻溝不能自拔。那時候有關甲同修的做法總在腦子裏出現,怎麼也放不下、壓不住、排不掉。當時不能聽同修提她,一說就氣、就火、就想說,越說自己心裏越沸騰。自己有時也想:可別因為鬧矛盾讓舊勢力鑽了空子,我得找她談談去。可是並不是按照師父的教導,本著解決問題的善心、誠心誠意去談,而是像審問人家一樣,向她提出一個問題後問:你說,你這樣做對不對?再提一個問題,還問:你說你那樣做對不對?非得讓人表態認錯。

師父教導我們:「語氣、善心,加上道理能改變人心」(《精進要旨》〈清醒〉),師父的教導學了不知多少遍了,可是就是不按照師父的教導去做,我行我素,隨心所欲、隨心所願。把師父的教導、自己的誓約、大法弟子的責任全拋在了腦後,甚麼協調配合呀、甚麼圓容整體呀等等全然不顧,只顧鬧矛盾了,只顧自己憤憤不平了,只顧想甲如何對不起自己了等等,大有不把人家搞臭誓不罷休之勢。就是不想自己,就是不向內找,總認為我倆鬧矛盾都是甲的錯,認為自己所做的是為法負責,是為了讓更多的同修學會上網,為資料點遍地開花、無脈無穴,同時也能擴大技術人員的數量,減輕技術同修負擔,騰出時間學法煉功,這不更好嗎?是最正的。邪黨那種抓辮子、打棍子和那種唯我獨尊、一貫正確等整人的流毒在自己身上表現得淋漓盡致。

一天看週刊,一篇文章中看到有「證實自我」這個詞語,一下子打入腦中,覺得自己突然明白了,啊!這不是證實自我嗎?對!這是證實自我!越想越覺得對,越想越覺得自己找到問題的癥結了,和自己的思想、做法都對上號了。心裏太高興了,就喊師父,師父,我找到原因了,我這是在證實自我!我馬上給師父上了香,告訴師父:「師父!我找到我存在的問題了!我和同修說別人不好是證實自我,是證實自我呀!」第二天早上煉靜功時,就覺得自己好像和一個人捆在一起,就看見一位男士用剪刀在捆綁我倆繩子的打結處把繩子給剪斷了,還聽到了剪刀剪繩子的聲音。繩子斷了,可我差點躺在後面。我知道這是師父把我倆的疙瘩給解開了,心裏是那樣的高興。

可是由於自己學法不夠,不能時時事事向內找把存在問題的禍根徹底拔掉,沒有很好的實修自己,不能真正的使自己的心得到提高,沒有很好的珍惜師父給予的一切,過了一段時間,老毛病又犯了。一遇到甚麼環境自己還是把握不住自己。還想說,好像和甲結下的怨恨是那樣的根深蒂固。可是說了就後悔,就恨自己,還給自己「約法三章」,有時就警告自己!可到時候還犯。這是我沒有把自己當成一個真正實修的大法弟子。爭鬥心、證實自我心、怨恨心,圖報心時時湧現出來,甚至佔據上風,造成修煉路上屢屢受阻而不悟,直至被舊勢力鑽空子迫害,給大法造成不應有的損失;給家庭、社會、給證實法救度眾生造成了巨大的負面影響;同時也給甲同修增加了很多不好的物質。這次甲同修也遭邪惡迫害,損失很大,但由於甲同修正念很強,本人沒有遭到邪惡迫害,我想這都與我和甲同修之間鬧矛盾有一定關係。

車禍後,由於自己生活不能自理,甲同修對家人提出說願來照顧我。我聽後深受感動,止不住掉下淚水。我這樣對待甲同修,而甲同修並沒有怨恨我,反而提出願來照顧我。同修的寬容大度、不計他人之過的寬大胸懷深深的激勵著我,我進一步認識到是我錯了,我不應抓住同修不放,我真感到汗顏,感到無地自容,感到自己太渺小了。在此,我向甲同修表示感謝!並對以前對甲同修的無理傷害表示道歉。今後要與甲同修和好如初,互幫互助,共同做好三件事,讓師父放心。

反思自己被邪惡迫害的主要原因:1、學法不入心走形式。學法圖快,圖多,論遍數,不能真正用心學法,不能真正使自己的這顆心在法理上提高;2、不能真心向內找實修自己。爭鬥心、證實自我的心、怨恨心、顯示心、妒嫉心、圖報心等執著心在自己身上嚴重存在,直接阻礙自己修煉和整體提高,直接影響做好三件事,這是師父最不願看到的;3、邪黨文化流毒在自己身上嚴重存在。對同修不能寬容大度,遇事不能慈悲善解,相反而是抓住不放,完全是邪黨那種抓辮子、打棍子整人,唯我獨尊,一貫正確等流毒在自身嚴重存在。嚴重影響了同修之間的關係,影響了整體配合、圓容和提高;4、做事心強。做大法工作,越做越想做,越做勁頭越大,不吃不喝不睡都沒事兒,真的是把做三件事當成事去做了,像常人做事一樣,為做事而做事。如何把自己溶於法中,溶於做好三件事中,在做三件事的過程中使自己的身心得到錘煉、提高、昇華是至關重要的,然而自己欠缺的正是這些。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