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正念解體邪惡的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九月六日】我九八年有幸開始修煉法輪大法,修煉法輪大法後,身心健康,疾病全無,是師尊給了我第二次生命。再次感謝師尊的洪大慈悲!

邪黨為了保「奧運」,不顧廉恥在我們本地區到處抓捕迫害大法弟子,製造謊言說大法弟子買車票了,要去某某劫持火炬。給迫害製造藉口,用暴力和謊言練就了世間上最強大的邪惡恐怖主義,使其殘暴的謊言欺騙運用到登峰造極的地步。

奧運火炬傳遞過程中來到大慶了,我們本地區縣委、鎮黨委、警察都蠢蠢欲動。我丈夫是當地鄉鎮醫院院長,每天上班都是早走晚歸。這一天,他突然上午不到九點就回來了,我就覺的很奇怪,還領來一位家族哥哥,我熱情接進屋坐下,與哥哥說了幾句家常話。我就開始問院長說:「你今天怎麼回來啦?」他說:「我陪陪你。」我說:「這怎麼可能呢?」我心裏一直在想啊。又過了一會,我又問他說:「你怎麼回來啦?」他又說:「陪陪你唄。」笑嘻嘻又說了;「我跟你說吧,奧運火炬來到大慶了,你們學大法的在名冊,鎮政府書記跟我說讓你去那住兩天,有人陪吃、陪住還有人陪人說話,一會就來車,這不大哥也來啦。」我明白了,他怕我不去,大哥是找來的說客。當時有點發火,但我馬上穩住心態,心想:我有師父管。就發正念。我說:「我不去,堅決不去。」又一想一會來車,現在又有綁架的。我拿起錢包就跑了,跑村西邊一片玉米地裏趴著發正念。

當時我跑的滿臉淌汗,氣也上不來了,院長在後邊追,他的體重有一百七十斤,他平時是個很善良的人,慢性子,幹甚麼活都是慢動作,這會他竟然上來了,氣喘吁吁全身是汗,火氣沖沖,惡狠狠的抓住我的手不放。我跟他掙脫有二十多分鐘,玉米稈踩倒了十幾棵,怎麼說他也不放手。我轉念又一想,這不行啊!師父說過:「作為一個修煉的人來講,能夠堅定自己,能夠有一個甚麼都不能夠動搖的堅定正念,那才真的是了不起。像金剛一樣,堅如磐石,誰也動不了,邪惡看著都害怕。如果真的能在困難面前念頭很正,在邪惡迫害面前、在干擾面前,你講出的一句正念堅定的話就能把邪惡立即解體」。(《美西國際法會講法》)當時我說:「你坐下,跟你說幾句話。」「你說吧。」我說:「咱倆不是一家人,我和你甚麼關係都沒有,我是大法弟子,我學法這些年來得到身心健康你也知道,三千年開一次的優曇婆羅花你也看見了,善待大法一念天賜幸福平安,在未來的宇宙中能不能留下你自己可貴的生命你自己選擇。」這幾句話一下把他震醒了,他把手鬆開,拿出手機說:「我打電話和黨委書記說你有病了,我在家給你點滴不去了。咱倆回家吧。」

回到家裏沒到二十分鐘車來了。來三個人,其中一人稱孫鎮長,我把他們讓到屋坐下。我穩住心態發正念,這就是我講真相的機會,甚麼是法輪功一定讓你聽明白。我先說話了:你們來的目地是甚麼,奧運火炬跟我有甚麼關係,我們大法學員做好人修真、善、忍有罪嗎?師父教我們做到打不還手,罵不還口,做事首先想到別人,對別人有沒有傷害。我給他們背誦師父《精進要旨》〈我的一點感想〉,還講了很多,有半個小時,他們沒說一句話。

時間接近中午,他們和院長說在我家吃飯,我當時說:「你們要是來串門的我熱情招待,要是來執行甚麼任務,我不招待,馬上走。」他們樂呵呵說:「我們是來串門的。」就動手幫我洗菜,在飯桌上我也講了一些,他們吃完飯後,有坐著的、躺著的,不走了,讓我準備晚飯。我覺著這事不對勁。我就說話了:「你們是監視我呀?我告訴你,天都在為大法弟子流淚,二零零四年十月初四天氣突然打雷下雨,像暑伏天氣一樣,二零零八年初南方下大雪,這能是正常現象嗎?古有竇娥冤招致六月飛雪,上蒼的眼睛時刻在注視著人間的悲情,也在警視著人們,天怨因為善良遭受了迫害,也是因為邪惡在肆意猖狂,天怨異常的景色都會出現。這是天對人的警告,讓人能覺醒能明白。告訴你趕緊走,我不招待。」說完轉身走出門外,他們開車也走了,再沒來騷擾了。

我體悟到了多學法的重要性,同修們都知道修煉人是有功能的,講出話也是有能量的,堅信師父堅信法,用師父的法用正念解體邪惡,是佛法的神聖威力。

這幾年的修煉中,也有很多沒修去的人心,如:怕心,情心,爭鬥心,顯示心,色慾心,名利心。由於有人心,家庭中與丈夫之間關係處理的並不協調,丈夫對大法不支持,也是因為我在修煉中受過迫害栽過跟頭,家庭受到牽連,在中共的暴壓下,在謊言的欺騙中,對佛法不理解。在日常生活中給他講真相他不聽,這種情況有五年的時間。我很苦惱,我說話他不愛聽,他說話我也不愛聽,怎麼對他好也不行,漸漸的形成了一道屏障。心想在他面前能把法正過來是很難,因為他不愛聽,也就不能講佛法的話題。在我心目中疑惑不解,困惑已久。

通過這次證實法解體邪惡,他的思想徹底轉變,像另外一個人一樣,從內心真正承認了法輪功好,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啊!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