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信師父,抵制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三月十二日】我是九五年得法的,在十幾年的修煉過程中,有過經驗,也有過不去關的教訓。這裏只是交流一下奧運前夕和單位邪黨頭子交鋒的一次經歷,來證實自己信師信法、得到師尊保護的一件事。

二零零八年六月中旬我去單位上班,單位的邪黨頭子氣勢洶洶的對我說:「給你下一個通知,奧運期間不能出門,每天按時上班,公休日電話報到。」(即不能去北京,不能上訪)我嚴肅而又平靜的問他:「那怎麼可能?為甚麼?你出門嗎?」他沒想到我一個老實巴交的人會公開反問他,他猶豫了一下說:「我不出門」。我對他說:「不讓我出門那是不可能的,出不出門是我的自由,我的權利。」他見我不卑不亢,態度稍微緩和了點,又說:「這都是上邊的意思,我只是在執行上邊的指示。」我反問他:「如果上邊讓你無故殺人你也殺嗎?」他一時回答不上來,結結巴巴的說:「如果美帝國主義侵略我們的話,我就殺人。」我義正辭嚴的說:「你是我們單位的領導,你應該代表職工說話,我沒有做錯甚麼,在單位遵紀守法,和別人一樣正常的上班,為甚麼要受到這樣不公平的待遇?」他一時語塞,好半天沒有回答上來。我就這樣一直和他對視、僵持著。連空氣都好像凝固了。同事們也都在看著我和他對話,誰也不說話。最後他不得不自己找了個台階下,尷尬的笑著說:「好,好,好,你算幫我個忙,不要出去。」說完馬上推門出去了。這是第一個回合的正邪較量。

又過了二十多天他又到我們辦公室,無話找話搭訕。我始終對著他發正念,他站了半天最後才說:「在家煉,千萬別出去。」我沒有給他繼續釋放毒氣的機會,說:「不要老重複這個問題。」他還想繼續說,我提高了聲音又對他連說兩聲:「別說了,別說了。」他尷尬的說:「你比我還厲害。」說完又灰溜溜的走了。他走了以後,同事們對我說:「真替你捏把汗,我們系統的另一個煉功人前幾天被抓到外地轉化去了,至今還沒音信。」又說我們單位的邪黨頭子那麼邪,九九年「七﹒二零」剛開始迫害大法弟子的時候,他那麼賣力,積極跟隨江氏集團辦壞事,今天怎麼變的奇怪了?我心中明白,這都是慈悲的師父在呵護著弟子,沒有師父、沒有大法,我一個膽小怕事、逆來順受的人,是不會像今天這樣堂堂正正和邪惡正面交鋒的。

回首這些年我走過的路,心中感慨萬千。每一步都凝聚著師父付出的心血,每一步都是師父的悉心安排,每一步都充滿了師父的慈悲呵護,我才能成為一個幸運的大法徒,我才能平穩的走到今天,我才能闖過生活中的一道道難關。師恩浩蕩,我無以回報,面對師恩,心中非常慚愧,修了十幾年自己身上還有不少早應該去掉的執著還沒有去掉,還不會向內找,不屬於精進的弟子。但我相信我會在以後的修煉路上紮紮實實的學法,不斷純淨自己,努力做好師父交給弟子的三件事,兌現自己的史前誓約,做一個合格的大法弟子。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