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悟純善的力量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九月四日】師父在《二零零九年華盛頓DC國際法會講法》中說:「大法弟子在講真相中要使人發生變化、要能救了這個人,你就不能觸動人的負面因素。一定要善,才能解決問題,才能把那個人救了。」「修煉人嘛,向內找這是一個法寶。」師父再次明確的告誡大法弟子救度眾生的辦法,要求大法弟子一定要修出善的重要性,我對這段法有了更深的體悟。

記得在二零零四年,我因講真相被人舉報,與同修一起被關押進看守所,看守所所長叫人要把我穿的衣服的拉鏈用剪刀拆下來。我不服從,他伸出手打了我一個耳光,我更不服氣對著他大聲喊:「你打我,會遭報應的!」他又給了我一個耳光,惡狠狠的說:「看我遭報應嗎?」打的我臉火辣辣的,但不覺得疼,我知道是師父為弟子承受了。反思自己:我不配合邪惡的要求、命令、指使,是師父要求弟子做到的,沒有錯。那為甚麼我會被打呢?同修說:「向內找一找,就知道了。」原來我是抱著一顆強大的不服氣的爭鬥心。是因為自己的不善激怒了他惡的一面,被另外空間的邪惡因素操控,才對我大打出手。找到執著心後,我想再見到看守所所長,一定講真相救度他。

第二天,看守所指導員、正副所長等大小官四五人來「轉化」、恐嚇我們:你以為絕食我們就沒有辦法治你們了嗎?不吃飯要強制插管灌食的,是很痛苦的。我倆不被邪惡的假相所迷惑、不怕不驚、不動心,時刻用大法「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洪吟二》〈法正乾坤〉)指導自己的言行。我對師父說:請師父加持弟子,我要救度他,不讓他們對大法犯罪。我微笑著對所長說:昨天讓你生氣了,我做的不對,不該說那樣的話,請原諒。話音剛落,所長卻說:互相諒解吧,我不該打你。我又接著說:你打我,我不怪你,但我要叫你知道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善待大法弟子,就是善待自己,他們都是好人,不但自己知道,還要告訴自己的家人一定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會遇難呈祥,得福報的(那時還沒有開始講三退)。同修用佛法威嚴的一面給他們講:我們信仰「真、善、忍」,重德行善做好人沒有錯,被警察無辜抓來關在這裏是天大的冤枉,我們沒有別的辦法,只有絕食證明我們的清白,江××下令鎮壓法輪功是錯誤的,希望你們能分清正邪,辨別善惡,不要做那樣的事,對你們一點好處也沒有。幾句簡單真誠的話打動他們,他們由憎恨變為敬佩法輪功弟子。在這個過程中,因為我們沒有怨恨心,完全是為他的,沒有私。後來,聽說這個所長看了《轉法輪》,和大法結下了善緣,真的得救了,而且還幫助過大法弟子。

善是大覺者的本性。所以,我們大法弟子一定要修出善,遇到每一件事情時,都要用善化解矛盾;用善對待眾生,不管他是善的還是惡的,但對那些無可救要的最壞的邪惡生命,就要用正念給予清除解體,救度更多的眾生,兌現自己的誓約。

在寫的過程中,感到自身的容量在擴大,不好的物質:爭鬥心、恨心、憤憤不平的心、惡等,一切魔性的黨文化的東西在解體,自己被師父洪大的能量場「善」包圍著,特別舒服。寫文章的過程也是自己提高昇華的過程、也是去自己執著心的過程。望同修們都能拿起神賜給我們的法器─神筆,在講真相、救度眾生、反迫害的過程中,把大法給人們帶來的美好、大法的神奇,大法的超常,邪惡的迫害寫出來,證實大法,留給後人。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