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煉中的點滴體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六月二十八日】

一、我是怎麼走入修煉的

我和孩子是一九九八年得法的弟子。得法前,因執著蓋房欠下一萬多元的債,面對失業,孩子又得了治不好的病,當時孩子才四歲多。為了給孩子治病求親告友,又欠下了兩千多元的債。因照顧孩子,無法打工,我和孩子生活危機,僅靠親人口裏省肚裏減每月節省八十元給我倆。當時我倆是租房住,每月房租四十元,剩四十元生活費。我最痛心的是,看到孩子那麼小,每天要喝兩大碗中藥,因沒錢看病,藥又來之不易,孩子喝不下時,就要吐,我趕緊用碗接住,再讓孩子喝,每頓還要再喝一小把西藥片。別說吃飯,光藥也把孩子喝飽了,可病情仍不見輕,臉腫得眼睛成了一條縫。尿不下來時,疼得直哭,還得住院。

面對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一個好心人告訴我說:有法輪功煉功點,人家有心臟病的就煉好了,你們也可以去試一試。我就和孩子商量:咱不吃藥,去煉功。孩子很堅決的答應不吃藥,去煉功,因長時間吃藥,孩子吃傷了,中西藥吃下去,就吐出來,吃不進去了。

從孩子答應這一刻起,我止不住淚流滿面(心想孩子這麼小,活的這麼受罪,豁出去了,孩子活一天,我活一天)。帶著孩子,一路上淚水像斷了線的珠子,一直流到煉功點。心裏說不出是絕望,是激動,是傷心,還是高興。

說來也奇,在煉功點上,他竟像大人一樣,老老實實,一點也不搗亂,跟著大人煉,只有抱輪和靜功的每個動作,他自己說,他能堅持多長時間,就堅持多長時間,就這樣不到一個月,孩子的腫消了,一切正常了。直到今天,他已經是一個人見人誇的帥小伙。我和孩子就是這樣走入修煉的。是師父給了我們第二次生命。

二、修煉後的點滴體悟

九九年「七﹒二零」迫害後,我們頂著壓力堅持去煉功點晨煉,可第二天,會莫名其妙的睡過了時間,醒來時剛好是晨煉結束的時間,煉功點被邪惡的警車佔了,惡人一個學員也沒抓著,謝謝師父的慈悲呵護。

由於忙於生活,每天接送孩子,還得上班、做飯、晚上輔導孩子到一點才能睡覺,幾乎顧不上學法煉功,日子又苦又累,精疲力盡,也爭不到幾個錢。終於有一天自己明白了要學法煉功。省吃儉用,一切儘量照顧好孩子。我每天只吃兩頓飯,上午送孩子上學後,抓緊時間煉功,到點接孩子;下午送孩子上學後,抓緊時間學法,到點接孩子。

就這樣不但沒餓瘦,反而面色白裏透紅、細嫩。我表妹問我:姐,你用的甚麼化妝品?臉的皮膚那麼好。我說我用的是六角錢一包的孩兒面,並告訴她:《轉法輪》講:「我們法輪大法學員修煉一段時間以後,從表面上看改觀很大,皮膚變的細嫩,白裏透紅,年歲很大的人都會出現皺紋減少,甚至很少很少的,這是一個普遍現象。」她明白了修大法的美好。

記得二零零一年的一天,與鄰居發生了矛盾,對方罵得很難聽,那真是剜心透骨,我記住師父的話「打不還手,罵不還口」沒有動氣,心裏很坦然,還怕她造業,善意的告訴她說:「你別罵,這樣對你不好。」誰知她罵得更來勁。我也不知道自己為甚麼一直笑臉相迎,因等會兒還得接孩子,靜功還沒煉呢,就趕緊回去打坐,怕接孩子晚了。睜眼一看錶,40分鐘過去了,不但不難受,還覺的挺舒服,而因平時只能堅持到半個小時,真是師父說的:「心性多高功多高」(《轉法輪》)。

迫害後,我們的資料來得很艱難,同修要到幾百里外去取,那時都是大資料點,不長時間被邪惡破壞,又被介紹到很遠的另一個資料點,很費周折帶回的很少。同修多資料少,回來後,同修還得冒著風險到街上去複印。終於在師父的點化下,在同修的幫助下,我們成立了資料點。大家深知資料點來之不易,相互配合,默默圓容。在大法的指導下,走過了三個年頭。

記的有一次,到了下載資料的時刻,機器出了毛病,天正下著大雨,已經下了一天一夜,一直不停。第二天中午時分,同修過來說:「怎麼辦?我回家再拿一個雨披,把機器包起來,只要機器不淋濕,就行了。」同修走後,我突然想起師父說過,每個大法弟子都有師父的法身和天龍八部保護。心生一念:「護法神,不下吧,等我們修機器回來,再下吧。」同修回來說:「外邊不下了。」我說和護法神溝通了,等我們回來再下。果真我們從去到回,一滴雨沒下,我們剛一進屋,大雨又下起來了。那次一連下了三天三夜,從不間斷。謝謝師父的又一次慈悲點悟與呵護!

在修煉過程中自己也走過彎路,特別是我們的資料點在師父的呵護下,在大法的指導下平穩的走過了三個年頭,在自己怕心重的時候給資料點帶來了干擾和損失,面對邪惡的非法搜家、被抓,把《轉法輪》和真相資料交給了邪惡,並向邪惡寫過「保證」,配合了邪惡。這一次是我修煉中最大的恥辱,每當想起此事就流淚、心疼,這是一次刻骨銘心的教訓啊!

這裏我還有一些深深的體悟,奧運開始後,邪惡操控街道辦事處、居委會,不斷到家來騷擾,我牢記師父的話:「天塌下來修煉人的正念都不動,這才是修煉,這樣才是了不起的」(《各地講法六》〈亞太地區學員會議講法〉)。把壞事變好事,走師父安排的路,向來者講真相後,監視我的人再也不來了。

還有奧運中,我們這裏的資料點有被干擾的、有被破壞的、同修被非法抓捕、機器、資料、耗材、錢被惡警一搶而空。從我自身的體會和教訓中深深的體悟到,不管資料點是兩個或三個、五個的同修,互相之間內心不能有間隔或隔閡,同修之間看到不足不背地裏指責、不說三道四,更不要藏在心裏。互相善意指出來,因為大法弟子的心是透亮的、無私的、堂堂正正的,或感到自己心態不正時,敢於說出來,面對同修,以法為師,共同切磋,互相提高,以一個大法弟子的偉大姿態與胸懷默默圓容,利用好我們共同救度眾生(資料點)的這一法器吧。邪惡不是要鑽我們心性的空子嗎?我們叫它無空可鑽,徹底放下自我,在修的路上,永遠記住前面慘痛的教訓吧。

十年來的修煉心路歷程,也正是在大法「整個人的修煉過程就是不斷的去人的執著心的過程」(《轉法輪》)的指導下走過來的。特別是《對澳洲學員講法》,師父再一次告訴我們修煉人遇事要向內找。我覺的修煉人要不會向內找,就不會修煉,修煉就是要修自己,修去人的一切東西才能成為神。我們遇到的每一個環境,都是我們要修煉的環境、向內找的環境,找出每一顆常人心,放棄他、修掉它,遇事先他後我,無私無我。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