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理清晰 走正師父安排的路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七月二十七日】「用理智去證實法、用智慧去講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與救度世人,這就是在建立覺者的威德。」(《精進要旨二》〈理性〉)作為一個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應該清醒的認識到師父為我們在歷史上所安排的一切,這就要求我們對師父的法理認識清晰,從理性上認識法,才能明辨甚麼樣的路是師父為我們安排的,甚麼樣的路是舊勢力安排的。

先談談我是怎樣走入修煉的。我是個從事餐飲的業主,一九九六年五月十五日正式走上了修煉的路。一九九五年秋有幸得到一本 《轉法輪》,我一口氣看到凌晨將書看完了,當時覺的這大法太好啦,我一定要修下去。但因當時認識上有錯誤,想等自己處理完家事(剛買房子裝修)再煉;後來又誤以為大法修煉和佛教一樣,想再享受一段常人的生活,即修煉前抓緊時間大魚大肉的吃啊、喝啊的,過了這把癮再開始修煉。

我當時曾認真的講過「房子裝修完後就開始煉」。可房子裝修完就忘記了自己講的話,只顧著常人中的享樂。後來發現脖子上生了個瘡,且越來越重,常人叫「砍頭瘡」,醫生說不能破了,也不能手術,痛得連脖子都不敢轉。是妹妹提醒了我,記起自己發過的願,於是從一九九六年五月十五日開始認真學法、煉功了。一個星期後脖子完全好了,這更加堅定了我修煉下去的決心。

漸漸的我們家族裏的人都走入了大法修煉,而且我們整個地區的大法弟子越來越多,都很精進。大家開始全方位的洪法,每個人都為洪傳大法而盡力,所以大法在我們地區發展的非常快。

隨著修煉人數的不斷增多,場地不夠。我便和妻子商量說,咱倆一生沒別的愛好,有緣得大法,有條件能為大家修煉提供個修煉場所,應該去做。於是我們利用當時有的二百平米餐廳,讓學員早晨在大廳煉功用,下午用來集體學法。持續了一段時間,且效果很好。後來人數越來越多,我倆花了十二萬又買一個門市房,專門用來煉功,一些同修買來地毯、像框、條幅等用品,一個煉功場地很快組建起來。這個場地利用率很高,早晨大家來煉功,上午放錄像,中午煉功,下午集體學法,晚上可以繼續集體學法、放錄像、教功等。人數真是增加的飛快。

因為要到農村各鄉鎮洪法,我們又買了一台麵包車,把煉功點設到各鄉鎮去。我們還利用集市搞大型集體煉功、洪法,收到了很好的效果,真是「修者日眾,不計其數」(《精進要旨》〈拜師〉)。當時的感覺確實是轟轟烈烈。在九九年正月十二日,我們地區開法會時統計全市區得法人數已達二萬多人(我們只是個縣級小市)。在這個過程中,我深刻感受到大法的威德和師尊的洪大慈悲。沒有師傳大法,就沒有我們今天的一切。同時也更明瞭自己的使命和責任,只有更加精進實修,做好該做的。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迫害開始,邪惡把我們煉功點當成重點打擊對像,飯店被查封三次,時間累計長達十三個多月。當時邪惡就想把我們的經濟切斷,甚至沒收充公,但終沒得逞。他們利用公安調查近一個月時間,想栽贓我是利用煉功收錢購買的房子、車等用品,要對我加重迫害。但沒有一個學員和常人給予證明,反而都說我是無償提供使用。邪惡沒得逞。我家被非法抄家五-六回,我也被迫害三次,兩次「教養」五年,一次判刑十八個月。邪惡還下達通知到各銀行和鄉鎮,不准我動用借貸資金。他們想從經濟上切斷我證實法的途徑,更顯其邪惡。

現在我想談談邪惡對大法弟子經濟迫害的反思和認識。

大魔頭叫囂著對大法弟子要實行「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的邪惡的滅絕政策,其中之一就是想從經濟上搞垮,而且它們也是一直在這樣做著。

在我剛得法時期,有學員對我講過飯店不能再幹了,別把珍貴的德都換成錢了等話,我當時想師父法中講,大法修煉要符合常人社會狀態,不脫離常人社會形式修煉,做甚麼是人心的問題,我掙了錢,我會善用、正用、為證實大法而用的。回頭看看今天邪惡的迫害,它很看準錢的價值,沒錢的確是很難成事的。再加之學員中對修煉的不正確認識,一修煉就想起張三豐,和過去宗教的出家修煉,好像修煉就是應該一貧如洗,甚至做日常工作、正常生活都抱著臨時觀念,湊合能過就行了,還總告誡同修別執著這個、別執著那個,其實都違背了師父的法,還在常人、家庭中產生一定的負面影響。

學習《大紐約地區法會講法》,我更加清楚大法弟子要從理性上認識法,不要人為的表現「超常」,甚至失常,讓常人對大法產生不理解、不接受,成為得法的阻礙。圓容法,這也是我們不可推卸的責任。師父講,「正法初期為了讓中國人認識法、得法,當時把中國人的思想打開了,使中國人變的非常聰明」(《各地講法五》〈二零零五年加拿大法會講法〉),可常人把這聰明都用到別的地方去了。同理可想,特別中國的改革開放,是為了甚麼呢?不是同樣為我們今天得法的大法弟子所用嗎?如果今天我們大法弟子每個人都很富裕,很有權勢,邪惡敢那麼輕易的動我們嗎?我們大法弟子如果今天能擁有自己的衛星,能夠自由的使用媒體,邪惡能控制的了嗎?所以我認為同修要有正念,都知道大法覺者的念力作用所在。舉個例子:我們地區弟子買了吊車做運營,一直不掙錢,可常人都能掙到錢,那我們就應該想想我們為甚麼不能掙到錢?可這其中有很多同修卻覺的「都甚麼時候了還想著掙錢!」那麼這一念發出加到買車的和做不同生意的同修身上會起到甚麼作用?是不是也無意間的幫助邪惡對我們進行的經濟迫害呢?

我被迫害回來後,深切體會到了邪惡對我們經濟的迫害。有的惡黨徒講你們煉功後甚麼都不管了,家也不要了,對親人也不關心,孩子的學習也不管了,工作也不好好幹了,成天就想圓滿上天,多自私呀!當然這些都是邪惡打擊我時故意歪曲大法而講的邪話。但我們在清醒的認識邪惡迫害的時候也該清醒的認識自己的修煉狀態。我們是師父的大法弟子,從做好人做起,不斷的做的更好,走正的路是留給未來的,一切都為別人著想,並不是我們甚麼都不幹、不管了,甚至不知好壞、正邪了。師父講:「你不能走任何極端。你一走極端,你就破壞了我給你安排的這條路、法對你的要求。你就正常的做你該做的事情。明天圓滿,今天你還不知道,你還想,你說我還要開個公司呢,那你就去做,但是一切我都會給你圓容。」(《各地講法二》〈二零零三年加拿大溫哥華法會講法〉)也就是說,明天正法修煉結束,今天該幹甚麼還幹甚麼。在這一點能夠有清楚的認識,我們就在走師父安排的路了,一切由師父說了算,否定一切邪惡舊勢力的干擾安排,才能真正走正師父安排的路。在這些方面我們不能懈怠、不能茫然,不能讓邪惡鑽空子,給我們工作生活和助師正法造成額外的難度。

在這裏我要說的是我們大法弟子頭腦要理智、清晰,破除舊勢力對大法弟子的經濟迫害,正念加持大法弟子正常工作生活。真正的大法弟子是清楚自己辛苦掙來的錢該怎麼用的。大法弟子念力是起作用的。不要指責、抵觸大法弟子該做的正常工作,大法弟子是一個整體,應該互相配合圓容,開創出我們的工作、修煉環境,救度更多眾生。反之會無意中幫邪惡的忙。這方面問題我們法理要清晰,才能走正師父安排的路。

以上是我個人對破除邪惡在經濟上對我們大法弟子迫害的一點認識,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