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保定勞教所獄警李大勇血債累累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九月二十日】(明慧通訊員河北報導)李大勇原為保定勞教所的獄警。自一九九九年以來,李大勇作為惡警的典型,一直追隨中共邪黨不遺餘力的迫害大法弟子。十年來,他親手打死打傷大法弟子多人,明慧網對他多次曝光,早已是罪惡昭彰,臭名遠揚。現流竄到唐山女子勞教所做惡。

在保定勞教所裏,李大勇哪怕是發現了隻言片語與「真、善、忍」相關的一張紙片,都會有大法弟子被拉出去酷刑折磨。如果有哪個被非法關押在此的法輪功學員開始打人、罵人了,或者看黃色書刊了,李大勇就立刻認為這個人「轉化」好了,甚至馬上讓他當班長。所以該勞教所的普教人員都說,到這個勞教所裏,好人被逼著學壞。

2001年,李大勇、劉越勝等惡警將易縣大法弟子馮國光捆綁在死人床上迫害。馮國光絕食抗議,李大勇夥同其他惡警和獄醫寶川對馮國光進行野蠻灌食,造成馮國光大口吐血,生命垂危,送到醫院搶救十天後,趁他還有一口氣趕緊通知他的家人把他接走了。馮國光於2002年正月含冤離世,年僅44歲。惡警李大勇不止一次向法輪功學員揚言「死了白死」,並兩次猙獰的對其他大法學員說:「有種的你別吃飯呀,你絕食呀,你敢用絕食抗議,你也得被灌死。」

二零零三年十一月,惡警李大勇等禁閉虐待大法弟子王德謙七天,把王德謙綁在冷床上。由於禁閉室很冷,又被綁在床上不能動,王德謙的腰痛加重,致使雙腿肌肉萎縮,行走困難。X光檢查發現他的腰椎間盤突出,骨質增生,造成其行走困難。惡警李大勇不但不給他治療,反而叫他睡冷地鋪,而且照舊把他封閉在嚴管班。不僅如此,李大勇還經常挑釁侮辱他。

二零零四年五月十日,保定市勞教所搞所謂的「攻堅」,加重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把堅定修煉的近二十名男法輪功學員關入黑暗的四樓,每人關入一個房間,把人綁在硬板床上不讓動,強迫他們放棄對法輪功的信仰。李大勇等惡警喪失人性,用電棍電擊法輪功學員的陰部,使學員們苦不堪言,生不如死,慘叫聲從四樓傳到整個操場及勞教所上空。大法弟子劉永旺因為絕食抗議,被惡警李大勇等野蠻灌食,不但把牙撬出了血,而且把鹽水灌進肺裏,造成胸部劇烈疼痛,人昏死過去,大小便失禁,口中吐血,鼻子流血,高燒不止,隨時有生命危險。即使在這種情況下,惡警不但不給永旺做任何處理,還把劉永旺與一個肺結核犯人放在一個禁閉室內關押,使劉永旺染上肺結核,後來不斷吐血。並不斷高燒。不久,他的左腿失去了知覺。2002年,劉永旺被確診為「左腿神經損壞」。李大勇等惡警還給劉永旺上「殺繩」,用細繩勒進肉裏,怕勒得不緊,他們還用膠棒、酒瓶塞進劉永旺腋下,使劉永旺至今兩肩還留有疤痕。上了「殺繩」後,李大勇用皮帶掄圓了抽打劉永旺的臉,然後反綁永旺,用電棍電永旺全身,還專門電永旺那只被折磨致殘的左腿、心臟和頭頂,電擊永旺的嘴,直電到電棍沒了電。然後又把劉永旺呈「大」字形綁在床上二十一天,使劉永旺的背部、臀部硌成黑色,後來生瘡、破皮、鮮血淋漓。這時,打人兇手李大勇卻洋洋得意地說「你告我呀,沒用,你沒證據」。還無恥的說「這警具、械具,就是國家給我的權力」。

大法弟子李瑞英、馬佔梅、狄萬青和張儀芹等都是被李大勇等惡警迫害致死的。

惡警李大勇不僅惡毒、殘暴,而且卑鄙下流,不但背著自己當縣長的老婆(不常回家)一週找好幾次妓女,而且與女惡警閆慶芬(保定八里莊勞教所四大隊指導員)等惡警成立所謂「攻堅組」,參與迫害女大法弟子,不但體罰、打罵、侮辱學員,而且無恥的電擊女法輪功學員陰部。

李大勇殘忍兇惡,多年來劣跡斑斑,自然就受到他的上司器重。就在唐山開平女子勞教所(即河北省第一女子勞教所)邪氣不足時,他很自然的就被中共選中安插到開平女子勞教所。

這些年來,隨著大法弟子不斷的講真相,唐山開平勞教所很多警察都明白了真相,開始不同程度的對法輪功學員表示理解,對自己所從事的職業表示無奈,可以用來替邪黨賣命的人越來越少,以至於該勞教所幾近解體。就在這時,該所警員進行了大換血,將臭名昭著的原保定勞教所一大隊隊長李大勇調至該所任副所長(正所長叫范林),繼續做惡。他剛到開平勞教所就對大法弟子家屬揚言:「不『轉化』就不讓接見,而且到期也可能不放。」囂張至極。

在此正告惡警李大勇之流,立即停止做惡,如不懸崖勒馬,惡報就在眼前。

唐山開平女子勞教所:
電話:0315─3363939、0315-3363751、0315-3363752
管理處 電話 0315-3367086
政務處 電話:0315-3362474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