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春蓮遭保定勞教所迫害的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六月十九日】大法弟子高春蓮,女,四十二歲,原籍涿州市清涼寺區大沙砍村人。原京石高速公路涿州管理處,高碑店收費站職工。因修煉法輪功二零零一年被非法開除公職。二零零一年七月三十一日國保大隊楊玉剛、張偉強行把她非法送保定八里莊勞教所勞教兩年。惡警唆使刑事犯對她採取體罰、毆打、不准睡覺等方式進行迫害。

高春蓮於一九九六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修煉前由於生活坎坷的經歷,身體患多種疾病,慢性胃炎、慢性腎炎、頑固性神經衰弱,骨瘦如柴、神情恍惚。到處求醫問藥都無濟於事,在走投無路的情況下,經鄰居介紹高春蓮開始修煉法輪大法。修煉不到一個月的時間,多種疾病不翼而飛,原本暴躁的脾氣也改變了許多,工作上兢兢業業,得到領導和同事的一致認可。和鄰居、同事都和睦相處。親朋鄰居和同事無不稱奇,都說法輪大法改變了高春蓮。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惡黨和江氏集團相互利用開始鎮壓法輪功。二零零一年四月十八日,涿州市國家安全局在被綁架大法弟子家發現有高春蓮家的電話號碼,便把高春蓮從家中綁架到南馬洗腦班。高春蓮於四月二十一日早晨逃出後,於四月二十四日在去北京途中在大法弟子家被北京八寶山派出所綁架。派出所一惡警在綁架高春蓮時,一腳把她踹倒,頭撞在門上,當時頭暈目眩,頭部起了很大的一個包,當時疼痛難忍。

北京石景山看守所非法關押高春蓮二十五天,每天坐板,姿勢不端正就會挨打。後轉回涿州看守所。高春蓮因抗議非法關押繼續絕食,汪所長指使獄醫張玉剛對她強行灌食,張玉剛拿著很粗的膠皮管從鼻孔插入胃裏,拔出時皮管帶出很多血,嚇得旁邊的刑事犯直哭,張玉剛還叫囂上午插你這個鼻孔,下午插那個。在涿州看守所每天早餐是開水沖的稀玉米麵粥,能照到人影,中午兩個不足一兩重的灰色發了霉的窩頭,晚上兩個小饅頭,每頓吃的是鹹菜皮,有的人被餓的扶著牆走路,看守所經常無故剋扣家屬送來的錢物,他們哪天心血來潮,讓你今天把錢全部花掉買他們的東西,你就得買,否則第二天全部作廢。在這期間涿州公安局政保科長謝玉寳、楊玉剛等人還要封她家的房子,家人反覆央求才算罷休。涿州市政法委書記韓佔山在全市公判大會上宣布對她非法勞教兩年的決定,並在全市遊街示眾。

二零零一年七月三十一日,國保大隊楊玉剛、張偉強把高春蓮非法送保定八里莊勞教所勞教兩年。在勞教所的黑窩內,惡警唆使刑事犯對高春蓮採取體罰、不准睡覺等方式進行迫害。強迫不「轉化」的大法弟子超體力勞動,抹鉛板,抬很重的鐵架子,高春蓮的手被磨起了血泡,在高溫下勞動,每天吸入大量的鉛毒,沒有任何的防毒措施,有的被累得暈死過去,有的經常咳血。冬天每天早七點出工至下午四點半才收工,中間不准用餐。去其它車間勞動每天也要長達十三小時。勞教所對不「轉化」的大法弟子剝奪與家人接見的權利,中隊長張國紅搜走筆紙剝奪她們與家人通信的權利。

二零零二年七月二十五日,高春蓮因拒絕看誹謗法輪功的錄像,被管教劉子維毆打並拖入小辦公室,雙手靠在椅子上,管教白潔又派人把高春蓮的雙腿靠在椅子上。夜晚高春蓮渾身上下叮滿了蚊子,當高春蓮喊去廁所時,管教冬青偷看了她一眼離開了。值班管教們每天晚上熬著她,不讓睡覺,妄圖摧毀她對大法堅信的意志。大隊長李秀琴,指導員閻慶芬夜裏十二點以後和她談話至凌晨四點,五點起床。她因拒絕寫「四書」,中隊長張國紅和陳亞娟就輪番踢她的腿部。

八月十二日,大隊長李秀琴和張國紅值班,高春蓮因拒絕「轉化」,陳亞娟用電棍電她,劉子維叫來刑事犯張紅、吳小麗、坎春娟輪番對她拳打腳踢,他們揪住她的頭髮往牆上撞四十多下,打了她一百多個嘴巴,用拳頭打她的嘴部和下頦,輪番踢她的腿部,劉子維踢她的腹部,四個人輪番打了她三個多小時,滿地都是她的頭髮,口鼻出血,嘴裏被牙齒撞爛,下頦骨折,臉部腫得變了形,左腿致殘當時行走困難,至今不能遠行,不能參加重體力勞動,較右腿細,左腿常年感覺冰冷。當時頭部腫脹,像蜂蜇一樣疼痛難忍,不能枕枕頭。管教當時怕她死了擔責任,那天夜裏中隊長張國紅偷看了她好幾次。管教朱曼在她絕食三天被打得嚴重的情況下,強迫她站立。為了強行「轉化」高春蓮,熬了她三個多月的時間。勞教所的宗旨是:「只要不『轉化』,惡警拿不到獎金,讓你欲活不成、欲死不能,」直到承受不住寫「轉化」書為止。

因高春蓮正義制止他們誹謗大法,勞教所給她延期十天,二零零三年五月二十八日,勞教所和涿州公安局聯繫,清涼寺辦事處書記高健又把她送到南馬洗腦班。第二天洗腦班主任高學飛指使三名惡徒趙銀久、王超、王雷對她進行毆打。王雷使用橡膠棒抽打,並強行灌食。610主任李明下令把她銬在床上,每天晚上單手靠在床上一個多月的時間。

後來高春蓮被迫害的嘔吐不止、臉色鐵青、骨瘦如柴、體重只剩幾十斤,杜勇祿還堅持不放人,直到高春蓮生命垂危、奄奄一息他們怕擔責任才通知家人,家人把高春蓮送二康醫院搶救。住院期間,清涼寺辦事處司法所常德春、李春華、王雪松逼高春蓮寫「轉化」書並派人監視她。王雪松威脅高春蓮老父親說:「看來你女兒病情有所好轉」,意思是好了還得帶走。

出院後,辦事處書記高健、常德春、李春華等人經常去高春蓮家進行騷擾,高春蓮曾找到一份賣文具的工作,老闆和王雪松是朋友。王雪松說高春蓮是煉法輪功的不讓老闆僱用她。一次政法街貼滿大法真相,辦事處懷疑是她寫的。高健、常德春等人逼迫她老父親從打工處把她找回,否則就把她老父親帶走。

兩年的非法勞教時間,樸實忠厚、一生經歷坎坷的老父親給高春蓮照看九歲的兒子,又要操持家務,外加生活的艱辛,還有對女兒的思念,每天以淚洗面,鄰居常聽到屋裏傳來老人悲涼的哭聲。老人常痴呆呆的坐在村北的河邊發愣,年逾花甲的老人哪經得起如此的恐嚇、驚嚇和對親人的思念,身心受到極大的傷害,於二零零四年陰曆三月二十二日,女兒回家半年時間含冤離世,年僅六十六歲。

老父出殯那天北方的春天應該是風和日麗,可是天氣卻霧濛濛並下起了小雨。蒼天在為高春蓮一家鳴冤哀嘆。老父生前曾是幾十年黨齡的中共黨員,如今卻死在了共產黨的手裏。五歲喪母未婚喪父的弟弟,哭聲震撼著每個親朋和家鄉父老的心。在高春蓮被非法勞教期間,九歲的兒子常常蒙著被子偷偷的哭泣,幼小的心靈難以承受失去母愛的分離之苦,在高春蓮勞教一年後,離開了日夜陪伴他的外祖父,去了他父親家,尋找慰藉。高春蓮回來後,拆洗兒子的枕頭時,枕芯布滿了兒子的斑斑淚跡。

二零零五年六月,國保大隊楊玉剛辦事處書記高健等人,去高春蓮家非法搜查並尋找她的下落、企圖繼續非法抓捕。把她逼迫的流落他鄉、無家可歸。現在高春蓮家蓋好的房子因長期無人居住,雜草叢生,一片荒涼。

高春蓮修煉法輪功,按「真、善、忍」標準做好人,使她身體健康、道德回升,何罪之有?可是這個惡黨政府卻無視國法、無視天理,把她逼迫得家破人亡、親人不能團聚。

高春蓮一家的遭遇也只是冰山一角,一九九九年江氏集團開始鎮壓法輪功以來,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達三千多人,多少個家庭支離破碎,多少個孩子因父母雙雙入獄無家可歸,多少位老人因兒女遭受迫害無人贍養。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