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衡好家庭關係 走正修煉路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八月五日】得法前,我特別愛「挑理」,尤其在家庭方面,總認為自己事事都在付出、處處佔理。在七十年代,我作為一個大學生卻嫁到一個在當地公認「厲害」的人家。丈夫兄弟姐妹幾個,除一人是高中文化外,都只有初中文化,我自認為自己這麼優秀,事事都做的很好,可他家裏卻老跟我過不去,總感到這一家弟妹聯合起來算計我,心裏很不平。心想你們憑甚麼這樣對我?並下決心:等老人沒了,決不和他們來往。

這種狀態一直延續到一九九八年得法。修煉之初,就想自己修煉了,不和他們一般見識,在具體做事時儘量調整自己的心態,強忍,但氣還是不順。因沒在法上,當然收效甚微。直到二零零六年前後,我才意識到這種狀態的嚴重性:關係這麼僵,怎麼講真相勸三退救人?必須好好找找自己,肯定是自己在甚麼地方擰勁了。

我用人心回憶往事檢查自己的所為,還是覺的自己沒有錯,而是他們不對,當時我很苦,我是真想找啊,慈悲的師父看我這個不爭氣的弟子找的苦,修的慢,點悟著我:修煉就是修心性,找自己那顆心。我一下子明白了:我以往所有的付出是有條件的:要求別人「認可」,「必須說我好」。所以我付出時感到很累,人家卻不買帳。心裏產生氣恨、委屈。「物質和精神是一性的」(《轉法輪》)。我付出的同時,也在跟別人要東西,要「認可」,「要好」,人家當然不買我的帳。

當找到這顆為私為我的心時,感到一種從未有過的解脫和輕鬆。三十多年的壓抑一下煙消雲散。向內找,先要敢找才能會找,才能找到。此後,與婆家的人的關係很自然的改變了。所以三退開始後,婆家人是聽信真相最紮實、三退最早最容易的一個小群體。

老伴的大妹妹看完真相資料後,主動送給串門的鄰居看。一次她存了四種不同內容的真相小冊子,我說拿去發,她說:「嫂子別管了,我抽時間發出去,我知道放哪。」她還告訴我某某小區有探頭小心點,還讓我把包裏的真相資料放她那,她好送給鄰居們。

我再一次體悟到師尊在《轉法輪》開篇所講,「我在整個傳法、傳功過程中,本著對社會負責,對學員負責,收到的效果是好的,對整個社會的影響也是比較好的。」其中「負責」二字的深刻內涵。

和娘家人相處,也是我修煉提高的過程:當年為給二弟蓋房娶妻,我失去了到市「人大」或「政協」工作的機會(當時我在一小型企業),自己在班上啃口鹹菜對付吃飯,省點錢補貼家裏,可謂對這家付出不少。三退開始後,娘家大部份人都退,唯有那從小就疼愛我的哥哥不退黨。他退休後辦個小企業,一次他指著我大喊大叫。

當時我真氣傻了,也忘了發正念,全是人心人情,氣的我這六十多歲的老太太嗚嗚大哭,一股急火連拉帶吐,躺在床上動不了了。恨哥哥中毒太深,恨自己太差勁連自己哥都勸退不了。都是人心在翻騰,跟頭把式中,我想起了師尊告訴過要學會放棄,不是放棄救度,是放棄人心放棄執著。由怒火萬丈漸漸平靜下來,平靜中我堅守著那份救人的責任。

機會來了,以往因大嫂不給大兒媳看孩子等,造成兒媳失去在銀行的正式工作,婆媳關係一直十分緊張。媳婦發誓永遠不理婆婆。我看侄媳這心太苦了,建議她看看《轉法輪》。她還真是緣份大,接受了我這建議,明白了法理。當婆婆今年把腰椎摔折時,她從千里之外回來侍候婆婆,端尿端屎任勞任怨。

藉這件事,我問哥哥:為甚麼他的兒媳會有這麼大變化,那是大法解開了她們之間的怨。在事實面前,哥哥受到了震撼,變了。以前我回老家,他對來看我的同修怒目相視,而邪黨奧運,他多次打電話說:外面路滑小心點走(他知道邪黨監聽電話)。哥的心裏沒有了反對沒有了阻攔,只是擔心(當然這是針對我的怕心來的)。倔強的哥哥通過大嫂告訴我:他知道大法好,同意三退了。

婆家也好,娘家也好,都是我修煉的環境,都是我要救度的有緣人,都是師尊給我們安排的修煉的路,你對他對,對我好,對我不好,都是演戲都是假相。只有師父的慈悲、大法弟子的修煉提高才是實實在在的。救度眾生是我的使命,在師尊安排的這條路上走正,是我此生的唯一。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