處處向內找 破除舊勢力在家庭中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七月十七日】我是九六年喜得大法的,得法前身患多種疾病,常年有病,當時孩子也小,也有心肌炎。丈夫家是個大家庭,家庭成員中大多脾氣不好,魔性大,家庭矛盾重重,丈夫都說我在家庭中是個受氣包。丈夫是自己吃飽不餓的人,脾氣又不好,對家庭從來不負責任。婚姻的不幸,病痛的折磨,使我對人生失去任何希望,期間還想到過自殺、離婚、出家。

我得法後,疾病全無,一身輕,也明白人間的一切不幸來源於前世所造業力。我按大法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心性逐漸提高上來。丈夫家人看在眼裏喜在心裏,從來不反對我修煉,我家裏就是煉功點。

一、破除舊勢力在家庭中的迫害

自從九九年「七•二零」邪黨迫害法輪功後,我進京為法輪功說公道話,被綁架押回當地看守所非法關押半年。這期間家庭中發生了很大變化,警察恐嚇家人,說我不簽字就得勞教,以後孩子上大學、當兵、找工作都受影響。公公是某局秘書,雖已退休,但怕像文化大革命時那樣,株連全家。公公的兩個兒子,一個是某單位黨委書記,兩個孫子在派出所工作。婆婆知道後就逼丈夫和我離婚,給丈夫對像都找好了。當時丈夫的哥哥、嫂子,和大姑姐、兩個小姑子說甚麼的都有,家中簡直翻了天。

沒等丈夫和我辦離婚手續,婆婆就得了腦萎縮,送去醫院搶救花了一萬多元才搶救過來,回到家中婆婆需要人照顧,那兩個兒媳婦誰也不管。那時我被非法關押半年才出來,回到家中照顧老人,婆婆一天比一天好起來,逐漸能自理了。我就到市場做買賣去了。

誰知公公背著我們把我們共同住的小二樓給賣了(因為房照是丈夫的名字,當時沒離婚也有這個原因),公公拿這錢自己買了一套商品樓,房權歸自己所有,還不讓我和丈夫住。公公說我:你婆婆不死你別回來住。家裏公公花錢雇小姑子照顧。我和丈夫花錢在外面租房子住。後來做買賣那地方警察老去找麻煩給逼黃了,又沒有了經濟來源,一時又找不著工作,孩子又上高中需要錢,只得靠娘家供給艱難度日。

後來我悟到,怎麼能這樣呢?這不是舊勢力迫害嗎?怎麼能找不著工作呢?世上的一切都是為法來的,那世上的一切工作環境不也為法來的嗎,那我們一定能找到適合的工作。我把心放下,告訴丈夫儘管去找工作,一定會有工作的。沒過多久,丈夫找到了一份比較穩定的工作。又過了一年多的時間,有一次我和丈夫到公公那裏,去看望老人。公公和婆婆對我們說:你倆口子回來往吧,你倆口子要是照顧我們,我們能多活二年。說小姑子天天讓他們生氣,他倆再也受不了了。就這樣,我聽師父的話,我沒記恨這一切、沒有怨,抱著一顆想救度這大家庭成員每個人的心,搬了回來。

可是,在這種情況下,婆婆還是怨恨我,認為是我把這家造成這樣、給她造成有病的,對我百般難為,處處找茬,有時罵丈夫讓給我領走,不讓我在這住。大姑姐、小姑子還時常回來挑矛盾,說我們有錢存起來了不交房費、過節不買東西甚麼的,說我們不好。當時兒子正上大學,我又沒時間上班,老人也需要照顧,沒掙錢(因為家裏公公開三千多元,再加丈夫工資八百元錢,夠用),我在心裏對師父說:把我那份工資加在丈夫工資裏,我不上班,好有時間多印資料救人。由於舊勢力的迫害,公公掙錢就負責買菜,每月靠丈夫一人掙錢供兒子上學都不夠用,每月我們都得在向外借錢或回娘家拿錢。公公每月工資開三千多元,老人的錢三個姑娘今天要一千,明天拿一萬的。公公每月還得拿出五百元錢預備打麻將輸的。

在這期間,我對他們講真相,有時就罵,我就和老人善心講大法好,咱家這一切都是共產黨害的,如果我沒做好,那是我不好,千萬別罵大法,這樣對你們不好。兒子說我:「媽媽你太善了,我奶他們那樣對待你,你還那麼為他們著想。」我就從自身做好,用善心來感化他們,體現出大法的美好,破除舊勢力的這種迫害,從而救度家人。

但時間一長,搞得我非常被動的修,在我甚麼活都幹好的情況下,婆婆還時常找茬,說我給她黑衣服洗上白毛了,沒洗好,給她大衣洗壞了跟我生氣,我說:媽別生氣,看氣壞了身體,一會兒我給你縫上,你看著要不行,兒媳婦花錢再給你買一件,為一件衣服生氣,氣壞了身體犯不上。還有一次,我給婆婆洗澡,婆婆就說水熱,我說媽這是溫水,再往裏放涼水,看涼著你。公公趕緊過來說:你媽說水熱就水熱。我心想,我每天正念也沒少發呀,怎麼麻煩老也不斷呢?我是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這不是個人修煉時期,即使前世欠你們的也不能這樣要賬,我應該站在救人的基點上考慮問題,我是在救你們,你們怎麼能被舊勢力利用來迫害我呢!

那麼為甚麼發正念不好使呢!有甚麼人心被舊勢力鑽了空子呢?我找到了我在家裏表面做的好,善心不夠,頭腦中還存有對家庭成員常年形成的人的觀念,我要去掉它、排斥它、鏟除它。有幾次婆婆又找茬,我抓住這不好的觀念去掉它,讓自己儘量不動人念,一定要出善念真心對她,解體她背後的一切邪惡因素。

我悟到家中的親人也好,與我有緣份的人也好,你們生在正法時期能當上人也是為法來的,又與我有緣都應該起到正面作用,協助我證實法,不要起干擾作用。家中的一切事物,都應該圍繞我證實法而動、而用,一切事物統統給正法時期大法弟子讓路開綠燈。起正面作用擺好自己位置,這是你們難得的時機。

明白了這法理之後,家中成員不再有意找我麻煩了。公公在錢的方面也不那樣對待我們了。

二、事事向內找

在家庭方面破除舊勢力的迫害之後,遇事時刻向內找自己的原因,不管是家中成員遇到甚麼事情,讓我聽到看到都要找自己有沒有此心,把握住自己的一思一念來修,家裏的矛盾逐漸沒有了,我發現家裏的環境真是隨大法弟子心而動,讓自己儘量保持不被污染,保持正念對待一切事情。

現舉幾個在家庭中向內找的小例子:

有一次婆婆的姪子來了,說和某市副市長是好朋友,這時我兒子大學剛畢業正在幹臨時工,說能給我兒子辦工作,得花八萬元錢才行。婆婆一聽高興了,說:辦,只要有工作就行。公公也同意了。婆婆姪子也給聯繫好了,副市長也答應了。

可過了兩天,公公讓我到超市買小米子,我去了超市沒有小米子,就回來做飯了,這時公公要去溜達,讓公公到市場去買(潛在意識中有對利的執著心),公公花錢買回來之後就不高興了,說我兒子辦工作那事,你倆口子想好了,別到時拿不出來錢說不辦了。我就能拿兩萬元錢,剩下六萬元錢自己想辦法。丈夫和兒子一聽就不高興了,矛盾又來了。

我及時向內找,找到有對利執著的心。再有一點,婆婆姪子說辦工作事,因當時我想,你們願意給辦就辦,我不能說甚麼。可是我在這問題上沒修,沒否定。向內找,找到一顆依靠老人的心,咱們煉功人是不能走這條路,但老人有錢花就花吧,也許欠丈夫的,不管。沒替老人著想,老人三個姑娘家都很窮,老人壓力多大呀,我就勸丈夫為老人著想,別依靠老人,咱倆哪有這能力花錢給兒子辦工作呀!等兒子結婚時能給兒子買個房子結婚,就夠咱倆的。你去找你爸說說,別給兒子辦工作了。第二天丈夫和公公說不辦工作了。公公說:開始我也那麼想的,不想辦了,現在想來還是辦吧,這是孩子一輩子事。(當然煉功人不能這樣想也不能這樣做,誰說了也不算,師父說了算)。就這樣矛盾沒有了。

又過了兩天,我接了一個電話,說電話費欠費了讓交費。放下電話,心想這就是去我對利益心的好機會,我一會就去交。公公說:不用去交費,我才交費沒幾天。

還有一次,大姑姐來了,說要辦勞保需要交兩萬元錢,讓公公給拿,公公說行。我沒動心,老人有錢就拿吧,也許公公欠大姑姐的。有時二小姑子家今天拿三十元、明天五十元錢的,老人和女兒因緣關係,我不動心不動人念的。因為我的一切師父都給安排好了,是我的誰也拿不去,不是我的也爭不來,如果用人心、人的辦法安排甚麼也安排不了,舊勢力還會利用此心來鑽空子。一切順其自然,相信師父、相信法,一切師父說了算。放下一切人心,一心用在救人上,多救人。

還有一次,我和兒子提到房子的問題,兒子又跟我發火了,說:「以後別和我說房子的事,一說房子這事我就壓不住火,就生氣。」因為公公把我們原來的房子賣了以後買的這商品樓可小了,我們三口人就住在不到四平方米的小屋裏,丈夫要是這週白班,下週就夜班,兒子這週和我睡一個床,下週和婆婆公公睡一個床,很不方便,兒子都二十五歲了。我向內找,我有這顆心,去掉它。人間不就是旅店嗎?小住幾日。不就借人間這地方修煉自己,好救度眾生,完成史前大願嗎。

不管大事小事都找自己的不足,修掉它,家裏不但矛盾少了,丈夫的哥哥、嫂子都得法了。而且家中成員都往善的方面發展了,老人身體也好,婆婆都說:「我咋像沒有病似的,哪也不疼,有時腿疼,睡一宿覺就好了,就說話時嘴有點不利索!真怪了。」婆婆也向外人說大法好,說自己念「法輪大法好」,病都好了。

現在全家三、四十口人,全知道大法好,都已「三退」(退黨、退團、退隊)了。真是「佛光普照,禮義圓明」(《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