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日功臣 兩遭冤獄(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八月二日】(明慧通訊員廣東報導)法輪大法弟子胡建華,曾是少校軍官、榮立一等戰功,因遵循法輪功「真、善、忍」的理念堅持做好人,竟多次遭邪黨綁架,先後遭非法勞教一年和非法判刑七年半,慘遭迫害。

胡建華,男,一九六一年九月一日生於湖北潛江,一九七九年十一月入伍,歷任文化教員、學員班長、見習排長、副連長、司令部管理股長,少校軍銜。一九八一年七月,胡建華考入石家莊陸軍學院,學制三年,大專畢業;榮立個人一等戰功。


胡建華

病業纏身

十多年艱苦的軍旅生活,使胡建華落下了一身疾病:高血壓、高血脂和糜爛性胃炎,後又發展為心臟病、冠心病,因長期吃藥又得上了藥物性肝炎,此後又有頸椎病、偏頭痛、坐骨神經痛、慢性副鼻竇炎、慢性咽炎、長期復發性口腔炎、沙眼、耳鳴、齲齒、痔瘡等等,可說是體無完膚。

一九九三年,本想在部隊求發展的他,不得已滿載一身病痛,轉業到湖北省武漢市礄口區工商局工作。胡建華四處求醫,但療效甚微,甚至三次採用絕食療法(半個月每天只喝兩杯水不進食)也無效果。胡建華病怏怏的身體,增加了家庭的負擔,激化了夫妻矛盾,極大的影響了自身工作和前途。

幸得大法

一九九五年八月,在極度絕望和痛苦中的胡建華,開始了修煉法輪功。意想不到的是,他的全身疾病竟因此一掃而光,皮膚白裏透紅,精神飽滿,再也不用吃藥看病了。更神奇的是,胡建華的父親身患肺癌八公分,在住院期間自己看大法書學煉法輪功,一個月就病癒出院了,現健在,已八十多歲了。修大法給胡建華一家帶來了莫大的福份,夫妻和睦了,身體健康為單位節約了醫藥費,又有利於幹好本職工作。

做一個更高境界的人

從此,胡建華按照「真、善、忍」法理嚴格要求自己,幹好本職工作,不求名利,不計得失,處處為他人著想,熱心助人。在幾年的後勤管理工作中,胡建華「常在河邊走,就是不濕腳」,不貪佔一分錢,沒要過一次加班費,沒拿過一次菜,沒開過一次小灶,全身心的為單位和他人著想,年年被評為先進工作者、優秀公務員等。例如:

胡建華在採購辦公用品時,數量大時一次就是幾萬,他為了給單位節約資金,就到批發市場去批發,開票時貨主叫他多開票,他從不多開,也不拿一分錢回扣。一九九七年五月份,一次在漢正街購勞保用品,貨主多發了七十二塊舒膚佳肥皂,三元五角一塊,共二五二元,胡建華回單位清貨發現後立即送還,貨主緊緊握住他的手稱「謝謝!」胡建華說:「我是煉法輪功的。」貨主感動的說:「法輪功太好了,要是其他人根本不可能歸還。如今世上找不到像你這樣的好人了。」

一九九七年胡建華負責機關食堂管理工作,他千方百計想辦法讓大家吃好,把伙食改善好,不辭辛勞的起早貪黑到批發市場購買糧油菜魚肉蛋等,處處節約開支,分釐都吃到大家嘴裏。單位為方便他購物買菜,專門給他配了一輛邊三輪摩托車,並允許他把車開回家。但他從嚴要求自己,凡辦私事用的汽油就主動向單位交汽油費(三年大概交了五百元),過橋費自己貼,夜間停車費也是自己解決。有一次買牛肉,回來發現少了一袋,自己掏出一百多元照價賠償。

在個人利益上胡建華看的很淡,他一家三口一直居住在岳父母的私房,而為爭房產權岳父母家的子女不知吵過多少嘴還打過架;單位分房子很緊張,要的人很多,每年都鬧的很厲害,有來的比他晚的轉業軍人都分了房子,而單位卻沒有給他分房子,胡建華把自己當作修煉人,理解領導的難處,處處體現大法學員為他人著想的高尚品德,直到現在他也沒有分到房子。

橫遭迫害

然而,這樣一個信仰真善忍的好人,從一九九九年七月起,先後多次遭到中共的迫害:一次非法治安裁決十五天,實際關十六天,又被派出所劫持兩天;三次被劫持到洗腦班;四次非法刑事拘留;四次被警察非法抄家;父親、妻子多次被韓家派出所非法傳訊;一次礄口區公安分局安全科以欺騙手段強迫家人交三千元釋放保證金,而後又借抄家之際將保證金收據搶走,將錢佔為己有;多次停發工資,劫持在洗腦班和勞教所期間不發工資和生活費,被非法開除工作,等等。而這一切都沒有法律依據。街坊鄰居都為之抱不平:這麼好的人,犯了甚麼錯,非要這樣!

非法勞教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二十九日,胡建華在單位上班時遭韓家派出所綁架,先劫持在街道委員會一個陰暗潮濕的房子裏,三天後轉押看守所,七天後以莫須有的罪名勞教一年,劫持到武漢市何灣勞教所。

胡建華在被勞教所劫持的整整一年裏,和許多法輪功學員一樣遭到了殘酷的迫害。剛一進勞教所,就強制背條文、罰站、看污衊大法的錄像書報;警察輪番圍攻法輪功學員,不准睡覺,逼迫寫邪惡的所謂「三書」;不轉化者每天超過人體極限的強體力奴工,外加體罰,如冬天在寒冷刺骨的雪地裏搞訓練,時不時拳打腳踢,搬大石頭,扛幾百斤重的水泥製板,赤腳短褲下到刺骨冰冷、深十米的池子裏撈芋頭,腳凍腫凍爛凍裂視而不見,強制奴役作業,夏日烈日暴曬、罰站而這一切,只因上面有令:迫使一個法輪功學員放棄信仰,可獲五千至兩萬元的高額獎金。因此,一些利慾薰心的警察,指使勞教犯人(以吸毒犯為主),喪心病狂的毒打、折磨大法弟子,如將大法弟子拖到洗臉間等無人處群毆;大冬天往法輪功學員身上澆冷水;長期不准坐、不准睡覺,經常不准上廁所,不准和任何人說話;包夾二十四小時隨身監控;非法剝奪親人會見和通信的權利;長達半年的單獨關押,期間完全隔離,不准買生活用品,吃飯只供兩餐;不轉化延長勞教期,等等。勞教所的所為,真實體現了惡首江某某和中共「名譽上搞臭、經濟截斷、肉體上消滅」的邪惡迫害政策。

即使在這樣嚴酷的環境下,承受著一般人難以忍受的身體和精神上的雙重折磨,胡建華依然無怨無恨,以修煉人的大善大忍之心,感化了許多警察和勞教人員!他寫的修煉法輪功的身心受益的體會有二十多頁紙,送給警察看,並在勞教人員中廣為傳閱,很多人因此而覺醒了,表示出去也煉法輪功,勞教人員包括警察見到他,都尊敬的喊他「營長」(他在部隊是副營職)。

流離失所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一日,胡建華經歷了一年地獄般的折磨,抱著對「真、善、忍」的堅定信念,走出了勞教所。胡建華回單位後,一直受到非法監控,上班僅七個月,在二零零二年七月二十二日這個所謂的「敏感日」,派出所陰謀再次綁架他,胡建華被迫流離失所,背井離鄉來到廣州。

刑訊逼供

二零零三年三月二十九日,胡建華在廣州原東山區長城建設招待所6354房,被廣州原東山區刑偵大隊二十人綁架。廣州市「六一零」、廣州市公檢法、原東山區公檢法等機關分成三組二十四小時輪番審訊、刑訊逼供,五天五夜不讓睡覺,造成胡建華心臟病復發,血壓聚升高達120/180毫米水銀汞柱。在被迫害的第五天,胡建華突然拉肚子,身體都虛脫了,卻仍不放過他,幾次不准上廁所,最後還誘導胡建華打盤腿,他不配合,七、八人將他扳倒在地,打上雙盤,兩手在背後銬上,雙腿用撕開的四條毛巾捆扎死不讓動彈,在他背後用腳踩他被銬上的雙手,完全是往死裏整他。

非法判刑

沒有任何證據證明胡建華犯罪,廣東警察就偽造假口供,口供不敢給胡建華看。胡建華被超期羈押至二零零三年五月六日,遭非法逮捕,同年九月八日被非法起訴,同年十二月十六日非法開庭審判。整個非法審判過程鬼鬼祟祟、見不得陽光。非法開庭當日大清早,胡建華被戴上黑紗罩,秘密押送到審判廳;審判期間不讓辯護,七天後拿庭判筆錄到看守所不准看就叫簽字,胡建華據理力爭,那法官說:不簽字就判你幾年。非法判7年半徒刑的判決書下來後,胡建華要求上訴,寫好三份上訴狀,讓管教幹部遞呈。一個月後法院來人說:我們知道你上訴了,但沒有看到上訴狀,你重寫。這明顯的是在故意阻礙、拖延,不讓胡建華上訴反映他所遭受的刑訊逼供和非法判決的情況。二零零四年三月二十三日,廣州市中級人民法院作出「(2004)穗中法刑-終字第45號刑事裁定」,維持原判。

看守所裏講真相

胡建華被廣州市的看守所劫持了一年多的時間。在看守所裏,胡建華給倉內的嫌疑犯講真相,一個也不落下。他把自己修煉受益體會和真相寫了十幾頁材料紙,給大家看;用善言善語善心,慈悲對待一切,打動了無數個冥頑不化的心,有的明白了真相後當場表示要煉功,有的痛罵共產黨黑心。

一個湖南籍嫌疑犯剛進來時,胃痛難忍,額頭直冒冷汗,胡建華告訴那人:如果想好病,你就默念「法輪功好」、「真、善、忍好」,求李大師救命,心誠則靈,保管有用。這個人照著做,還說相信大法,果然效果明顯。胡建華被非法提審五天五夜後放回倉裏時,問那人怎麼樣,那人說:太好了,好多了,這個病有幾年歷史了,沒想到這麼快見效!感激之心溢於言表。

有一個湖南籍20多歲的搶劫嫌疑犯,詆毀大法,多次勸告不聽。一天晚上,他洗澡,站在馬池上又干擾胡建華講真相,說了很多污衊大法的話,突然一腳從池沿上掉進馬池裏,將馬池踩破,腳被劃開了一條長十幾釐米、深能見白骨的口子,縫了二十多針,當時全倉人都明白是遭報應了。胡建華借此機會講真相,他再也不敢詆毀大法了。

胡建華在看守所裏把環境開創出來了,可以在倉裏自由煉功,也有人跟著學,警察來查,倉裏人都幫助掩護,後來管教也視而不見。

四會監獄新建隊的迫害

二零零四年五月十四日,胡建華被劫持到廣東省肇慶地區四會市監獄。最初,被關押在十八監區新建隊,該監區已關押了十六名大法弟子,有個以陳教為首,警察林某、謝某、李某為成員組成的迫害法輪功專班。他們安排四名新犯夾控一名大法弟子,限制人身自由;白天把大法弟子安排在大廳磁磚上坐著,兩人夾控,不讓說話、不讓動彈、不讓看任何東西、不讓入廁;晚上限制在倉內坐在地上,十二點鐘以後才許睡覺。

從七月份開始,將未分到監區的六名大法弟子強行拉到操場水泥地上,坐著曬太陽,不給開水喝,所謂在高溫下「反省」,如不配合就拉去站軍姿或搞訓練,這一曬就是三個多月。

從十一月份開始,監獄統一對各監區大法弟子實行更殘酷的迫害:白天強迫看污衊大法的錄像,晚上寫體會;如果寫體會就可安排睡半個小時,如果不寫就不准睡,如果寫就可以活動,不寫就坐在塑料凳子上不准動,期間不准洗衣服洗澡、不准吃自己買的食品,單獨一個房間隔離不准與任何外人接觸,不讓睡覺最長達二十多天。胡建華在不讓睡覺期間,血壓呈高危狀態心、肌嚴重缺血,也不放過,還把他壓在老虎凳不能動,抬到窗口處吹西北風或用電風扇往他身上吹,把老虎凳前後左右的轉動、晃動,放倒地上趟著敲打額頭用書打臉。

一次晚上點名,胡建華不答「到」,一年輕王姓惡警指示犯人將胡建華拉出去,按倒在地,在眾目睽睽之下上前亂踢亂打,讓胡建華回答問題,胡建華不回答,正視他,王某惡警感覺很虛,不敢再行惡了。事後,犯人非常敬佩大法弟子,直言上書報告監區領導。監區領導怕把事情鬧大,不得已開會對王姓警察進行批評,並勒令他向胡建華道歉。

過年後,對胡建華新一輪的迫害又開始了。惡警把胡建華單獨安排一個房子,由5名犯人組成監控,這5名罪犯是楊斌(湖北潛江人)、倪雲(湖南人)、張次南(湖南人)、姓成的吸毒犯(廣東人)、犯醫阿水(廣東人)。他們把胡建華禁在老虎凳子上,八天八夜不准睡覺,只要眨一下眼就是一棍子,打在腳踝骨上疼痛難忍;甚麼都不准幹,包括洗衣、洗澡、刷牙,大小便要打報告,經許可才能入廁,否則硬憋著。在第八天半夜時,罪犯張次南看胡建華眨了一下眼,就一棍子打在胡建華頭頂,把棍子打斷,然後上前拳打腳踢將鼻子打破,鮮血直流。這時胡建華強烈要求要見警察,他們不准見,說獄警說了不讓見,胡建華質問他們:是不是獄警指示你們這樣幹的?他們很虛偽,不敢正言,最後怕出生命問題,才報告獄警解除禁令。

四會監獄專管監區的迫害

二零零五年三月五日,胡建華被轉押到專管監區繼續迫害。專管監區是監獄「610」為迫害大法弟子成立的一個特殊監區,初期設在六監區;後來監獄成立了一個後勤監區,又把它設在後勤監區;最後,就獨立成一體。監獄「六一零」頭子林某,專管監區頭子張某(書記),還有三名副監區長,組成了一個迫害班子。它從各個監區抽調了文化程度較高的三十多個警察,二至三名警察「承包轉化」一名大法弟子,完成轉化任務就可提升加薪發獎金,因此這些惡警非常賣命。

一個房間關押一個大法弟子,安排四名罪犯包夾,白天兩人晚上兩人跟身監控。他們畫地為牢,把大法弟子固定在一塊磁磚上,坐在一個圓凳子上,兩腳並攏靠齊,兩膝蓋貼緊,兩手放膝蓋上,腰桿挺直,上身正直不准變,否則就拳腳相加;規定一天小便兩次,每次五分鐘,大便一次,不超過十分鐘;不配合的就拉去禁閉,嚴管,三個月不行就半年。

一個解放軍總參謀部的軍人大法弟子,不配合被嚴管半年,始終被關在一個鐵籠子裏,他絕食抗議半年,他們就對他強行進行插鼻灌食,還打迷幻藥致使他出現幻覺。

東北大法弟子劉其豐,不配合被嚴管,並給他打了一種藥物致使他腿癱瘓,不能行走,監獄當局反過來以此嫁禍於大法,誣陷劉其豐的癱瘓是煉功造成的,妄圖掩蓋他們的犯罪事實。

胡建華因長期坐在塑料凳子上不准動,把屁股全部燒爛,臀部長滿了褥瘡,像花斑一樣潰爛流黃水,只要一坐就鑽心的疼。

監獄侵吞財物

在幾年的迫害中,胡建華的親人千里迢迢去見他,監獄不准見。親朋好友電匯一千元生活費給胡建華,被監獄私吞,匯款單不給他本人簽收(家信告知寄了一千元才知道),胡建華找監獄要錢,監獄卻說查不到。胡建華上千元的高檔西服、名牌毛衣、內衣等,被劫持到監時被監獄全部沒收,有的剪爛丟入垃圾裏,有的內部私分了,根本不按規定給予妥善保管或郵寄回家中。看守所在胡建華入監時,將他的私有財物一起移交給獄方,如判決書、裁定書、所有家信、手機、錄音機、鑰匙、三百多元現金等,但監獄卻不給胡建華本人。正常通信層層檢查,一封往來信雙方得等兩個多月才能看到,有的信被非法扣留,不給胡建華本人。

行惡的人醒醒吧

就在四會監獄這樣恐怖森森、環境惡劣沒有人性可言的地方,胡建華始終不忘自己是大法弟子,置生死於度外,講真相救人,長期堅持不懈。

胡建華在戰場上屢獲戰功,今朝卻因信仰「真、善、忍」、煉功健身做好人而遭洗腦、綁架、抄家、體罰、開除、牢獄之災。十年迫害,胡建華遭受著精神和肉體的雙重迫害,身體曾出現了嚴重病變,心臟嚴重損害、心肌缺血、血壓已達高危狀態,生命受到威脅。

迫害好人、修煉人天理不容。現在,天滅中共的時代大潮席捲神州。但願那些迫害的追隨者,趕快醒悟吧,不要做中共的替罪羊、替死鬼,機會就在面前,而這機會是瞬間即逝的,抓住吧!當大審判開始的時候,失去的將是生命的永遠!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