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著同修學會講真相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七月三十一日】七月二十二日,我和同修上街講真相,這也是我克服了怕心和各種私心第一次走出去面對陌生人。在將近三個小時的時間裏,師尊讓我遇到了各式各樣的人,也讓我暴露出很多平時意識不到的執著心。終於邁出了這關鍵的可喜的一步,我感覺自己提高不小。

同修領著我走小胡同,我一看這不是在往我單位的方向去嗎?怕被熟人看到我在講真相,意識到這是怕心和愛面子心,趕緊正念清理了。

碰到的第一個阿姨笑呵呵的說她的親戚就是大法弟子,她早已「三退」並且看過《九評共產黨》,我一聽趕緊送給她一個真相護身符,並向她介紹神韻光碟。可惜她家裏沒有VCD,就與她告別了。我和同修都說,這是師父在鼓勵我們。不料一轉身果真碰到了我單位的同事。我覺的她的眼神閃爍不定,心想:完了!一定被她看到了。她是我單位的團支部書記,我沒有和她講過真相,認為她太奸猾。想到這馬上意識到我存在著很強的分別心,善心不夠。和她打過招呼後,我又想,真是怕啥來啥,我得把這顆心放下。

起初不敢開口講,遇到人我都讓同修講,自己在旁邊為同修發正念,見對方接受了,我才過去遞上光碟、護身符。幾次下來,我想,我太依賴同修了,這不也是另一類「大幫哄」的執著心的表現嗎!

看到同修跟人講真相時,有的人會瞪她,有的人根本不理她,可她始終樂呵呵的。這對我觸動很大。漸漸的我感到大腦裏空空的,正念很強似的,我知道是師父在加持我,我得突破自己。

遇到主動和我搭話的人我能做到一個也不錯過;碰到很害怕、躲躲閃閃的人,我就想中共一次又一次的整人運動從根本上破壞了中國人的那份祥和和相互信任,凸顯了中共的邪惡本質,我真替拒絕真相的眾生惋惜。

走到一個小胡同裏,見一個老太太和一中年婦女正在那兒坐著,我想歲數大的人耳朵背,就和中年婦女講「三退」,哪料老人說:「她是殘疾人,會說話、認識字,但耳朵聽不見。」可這位老人還耳聰目明。是啊,講真相不能被人的外表所迷惑,這樣也就沒有分別之心了。給了老人護身符,可老人不讓我走,說:「你看,她大嬸馬上就到了,你和她也說說吧!」接著就朝著來人高興的大喊:「快來呀!有人給咱送寶來啦!」陸續來了兩位老大娘,問了我一些有關法輪功的問題,我逐一作了解答。本來一人接了一份光碟,一位大娘聽說光碟是大法弟子用省吃儉用節省下來的錢製作的,就還給我一套,說省下一套可以多送一個人。我真為她們的善良感動,也破除我認為人多不好講真相的觀念。

我發現,同修在講真相時只給同性講不給異性講。我倆交流,悟到這裏有另一種色心存在,也不對。剛悟到就見到一位老大爺,我上前剛跟他一說他就開始大罵,還恐嚇我說要把我一巴掌搧進監獄裏去,這引來路人好奇的目光。我越說他越來氣,我意識到他是被共產邪靈操控著,我沒動心。這時發現不遠處有幾個乘涼的婦女在看熱鬧,嘲笑著我和同修。我也有了一絲怕,還有點面子上過不去的感覺,就走了。邊走邊嘆氣,和同修說:「不要因為一個人不接受就影響我們救度眾生的正念。」說完我馬上明白是自己受了這件事的影響,不然幹嘛嘆氣呀?我要接著講!

路遇一位大叔,我一講他就抬槓,雖沒講通,我想大法弟子的善良也會給他留下深刻的印象。

碰到一位高中男學生。我先問他:會不會上網,並告訴他運用破網軟件可以看到自由、真實的世界,也可知道貴州有塊「藏字石」,可了解法輪功、新疆韶關事件的事實真相等等,對方很高興的接受了。

我倆一路講真相一路向內找,找到一點就解體一點執著,儘管今早沒有晨煉,半天下來竟然一點也不累。因為曾被邪黨非法勞教三年,走了很長一段舊勢力安排的路,平時怕心很重,今天是師尊慈悲加持於我。「修在自己,功在師父。」 (《轉法輪》

中午回到家,發現九歲的兒子正在發高燒、頭痛。我堅持領他去學法點學法,晚上他甚麼也沒吃就睡了。本來和同修約好了明天接著去講真相,於是就打電話給同修想取消。只聽到同修說:「其實法理大家都很清楚,怎麼做也知道。明早八點半我還在老地方等你,以後我天天等你,能來咱倆就一起做。」

放下電話開始找自己:我剛剛開始走出去講真相,邪惡勢力自不甘心,它以甚麼方式干擾我?原來認為孩子是因為長期不煉功導致身體出現不正確狀況,現在看來不對,邪惡在利用各種各樣的形式干擾我:孩子高燒嚴重病業;平時對我限制很嚴的丈夫這幾天突然放假在家;母親(同修)也叫我「符合常人狀態」在家照看孩子……,我立刻否定這些干擾我講真相的邪惡因素,第二天照去不誤。

第二天我把孩子送到母親家,和母親在法理上切磋,請她在家照看好小弟子,學法、發正念(孩子一直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一早天就下著雨,我和同修打著一把雨傘走在路上。遇到雨中匆忙行走的行人,我們當然不能講,做事得先想到別人,只給站在一旁避雨的講。不順利時,會聽到同修說,她自己出來講也挺好的,不用非得兩個人一起……,我想這是在去我的依賴心,也可能是邪惡在製造我倆之間的間隔。整體配合的更好力量才會更大呀!「就喜歡做自己要做的,各自為政,那怎麼能行呢?就像這個拳頭出去,大家攥在一起才有勁。」(《二零零九年大紐約國際法會講法》)

與四個女中學生擦肩而過。過去很遠同修還在說應該給她們講真相,於是我們就往回走。給孩子講真相,就沒有了安全意識,我把自己的手機號碼告訴了她們。事後很後悔也很後怕,頭腦中不斷打出師父的法理,可心還是放不下,就想:讓女孩們把我的電話號碼弄丟吧。

下午仍舊領孩子學法時,師尊用法理點化:「這些事情是由師父安排的,師父在做」「你自己只是有這種願望,這樣去想了,真正那件事情是師父給做的。」(《轉法輪》)這才把心放下。

晚上孩子恢復正常。我告訴丈夫孩子念了兩天「法輪大法好」,並跟我一起去學法,病就痊癒了。這對丈夫觸動很大,再加上母親家裏的李子樹和黃瓜秧上開了許多優曇婆羅花,更使他見證了大法的神奇。

現在母親從新走入修煉已兩個月,還和我一起幫助喚回昔日的同修,也出去面對面的講真相,正念越來越強。

感謝師尊給不爭氣的弟子改錯的機會。我也想告訴沒有走出來的同修,快些放下人心走出來,真心地投入面對面講清真相救度世人,你會感覺到發自內心的一種快樂,真的太好了!

謝謝師尊!謝謝同修!合十。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