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還沒走出來的同修交流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四月三日】今天遇到一位同修,她說她們學法小組一個同修做了一個夢,夢中她坐著三輪車,快到家門口了,就是進不了家。交流中她說師父點化:我不行了,修不上去了。她很絕望,說要放棄修煉。我問同修,那同修在三件事上做的怎麼樣。她說以前還行,現在基本上不出來了,就是怕心太重了。

我想能知道是師父點化,就是能認識到自己的不足。師父點化決不是讓你放棄修煉,是叫你趕快走出來,跟上去,師父不想落下一個弟子。如果我們只是因為這顆怕心,寧願放棄修煉也不走出來做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跟師父回家,那後果才是真正可怕的。

在中國,邪黨運動不斷,特別是經歷了歷次運動的老年人,真的是被邪黨的運動搞怕了。可我們是走在神的路上的人,是師尊的正法弟子,是有師父保護的。想想我們有多少同修不是從這巨怕中走過來,成為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只是走出這怕的過程不同而已。記的在迫害初期,一同修曾問自己:在迫害中如果我失去了生命,還放不放棄修煉。答:生命終有一死,即使我不學大法,也逃脫不了生死,何況是修煉人。「朝聞道,夕可死。」(《精進要旨》〈溶於法中〉)就算真有那一天,又有甚麼可怕的呢?在被迫害中惡警說,法輪功是假的,想以此動搖修煉者的心。同修告訴他:就是假的我也學,因為法輪功教人做好人沒有錯。一個修煉者在有怕心的時候,在被迫害中的時候,在對佛法修煉中人心搖擺的時候,能守住這一念,再加上多學法,就一定會走過來的。

也有的同修存在這樣一種想法,師父說過「就是一個常人今天喊了一句『法輪大法好』,師父就要保護他了」(《大紐約地區法會講法》),何況我還做了一些救人的事,現在即使不做甚麼,也遠遠超過只喊一句大法好的常人,一定不僅僅是一個歸位的問題。我想這顆心恰恰是阻礙一個修煉者圓滿的心,是一顆私心,不管做了多少甚麼事都是僅僅為了自己圓滿的心,跟一個常人在大法被迫害中喊大法好的人是有區別的。因為常人他沒在大法中受益,也沒有想在大法中索取甚麼,在邪惡的環境中,喊了一句大法好,是完全站在真理與正義的一邊。我們都知道,過去的宇宙特性是成,住,壞,滅,是因為生命是為私的而新宇宙是圓容不滅,是因為生命是為他的。我們想一想,一個為私的生命怎麼可能圓滿在為他的宇宙中去呢?如果可能的話,那麼新宇宙和舊宇宙又有甚麼區別呢?師尊的正法又有甚麼意義呢?

在我地有這樣一個人(也算學員吧),用她自己的話講:「我是個大法門外徒。」她的大概情況是,「七﹒二零」前學過法,「七﹒二零」後被迫害過,出來後,由於自身的原因和家人的壓力不再學法了。二零零六年當她知道勸三退是在救人,她就利用各種方式(包括打電話)勸退,其實她的怕心更重,有不明真相的人想舉報她時,她嚇的不行,但都在師父的保護下有驚無險,而且她一有錢就捐到救度眾生中去,她也沒有修煉,也沒有想在大法中索取甚麼,只有一顆救人的心,一顆為她的心,這顆心才珍貴。

讓我們一起學習一段師父在《二零零四年紐約國際法會講法》中的一段講法:

我就在想,這人離邪悟不遠啦,沒邪悟的還算好的,這幾年大法弟子都在被迫害中證實法、救度眾生中講真相,他無論怎麼在家裏看書也不會有任何提高的。你要不做大法弟子該做的事,你不但不提高,只能是往下降。「大法弟子」、「大法弟子」 啊,甚麼是「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在宇宙中這是第一稱號,第一偉大的生命。你只管你自己得度,那能行嗎?那怎麼能是「大法弟子」啊?甚麼叫「正法時期弟子」啊?你證實法了嗎?大法給你好處你來了,大法蒙難你卻躲起來不敢為大法說句公道話,你連一個普通的人都不如,還談甚麼在家學法?迫害中眾生都被毒害著,你還躲的住?大法弟子為甚麼要去講清真相、為甚麼要救度眾生?因為這就是大法弟子的責任,我李洪志要的就是這樣的生命,大法弟子就是這樣的修煉人。

其實走出來去怕心並不難,先跟講真相的大法弟子一塊出來,別人講真相咱就在一旁發正念,慢慢的怕心會越來越少,也就能自己走出來發真相資料,可以先帶幾份或十幾份真相資料去發,也會越做越好,怕心越少,這怕心就得在走出來的過程中才能修去,很多做的很好的大法弟子不也是這樣一步一步走過來的嗎?

真的希望還沒有走出來的同修趕快走出來,時間不等人。師尊在盼著我們,眾生也在盼著我們。

個人層次有限,不足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