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未走出來的同修談談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一月四日】還未走出來的同修,我知道你們都想把師父叫我們做的三件事都做好。其實就是難以邁出第一步,主要的障礙是怕心,是放不下常人的執著。你們心裏急,我也急。師父更急。

我們今天共同試著做幾步,走走看。

第一步,首先應該學好法,悟透法理。站在法上認識法,同化大法,站穩基點。你是助師正法,救度眾生的大法徒,做好宇宙中最神聖,最大的事。只要誠心信師信法,堅定的按照師父的話去做好三件事。走正走穩每一步。其實一切都是師父在做。一切不正的邪惡因素在你強大的正念中自然銷毀,解體。誰還敢來動你?

第二步,心態要純正,不要把邪惡最後的掙扎當作甚麼形勢。平穩、堅如磐石的做好我們該做的事。任何人都帶動不了你,如有不正的念頭,立即歸正。永遠記住,你是正法修煉路上的神而不是人。

記的有一次,我對兩桌打麻將的人講真相,他們不但不聽,反而趕我走。說實在,當時我內心先是有些慌亂,但我馬上冷靜下來告訴我自己我是來救人的,他們說甚麼我不聽。我說,今天看到你們是緣份,聽不聽是你們的選擇。如果我不告訴你們,就沒有盡到責任,雖說你們今天不願聽,到災難來臨時,你們如果會記起我對你們講過的話,那麼就被救度了。他們也不轟我了,我講完了我要講的,還解答了幾個人提的問題。最後我祝他們玩的開心,就離開了。此時我的內心感受到了從未有過的舒服和平靜。

還有一次晚上發真相資料我將資料送到一個男子手中,他眼露敵意。叫我站住,問我住在哪裏,問我要身份證,還要報警。我對他說,我是救度眾生的,不能害了你,你看完真相資料你會明白善待大法就有福報。人生在世,每個人都希望家人安康,萬事如意。如果你能按「真善忍」去修心的話,那你在父母面前就是個好兒子,你在妻子面前就是個好丈夫,在孩子面前你就是個好父親,你行善積德,前人有德,後人有緣。做個正直的人,受大家擁護,何樂而不為呢?

第三步,發正念是關鍵。要做好三件事,沒有空閒時間去想一些不正確的東西。思想上保持正念。在走路時鏟除另外空間三界內外一切不正的邪惡因素、黑手、爛鬼、邪黨邪靈的一切邪惡因素。到一個地方就清除一個地方的一切邪惡。看到眾生,都應清除干擾他明白真相的邪惡因素。這樣邪惡躲都來不及還能顧及到你甚麼呀。所以講真相一定要記住發正念。

第四步,不要把自己當成常人。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一言一行走正基點站穩。再加外空間是驚天動地的。很多同修在黑窩那麼邪惡的地方,堅定正念,定住惡人、叫惡人受刑,有的堂堂正正的大大方方的回家。這都是當時出自正念以及學法的基礎。師父賜予我們的神通在正念下是可以如意運用的。因為我們是走在正法路上的神而不是人。

我八十多歲的姑母,臥床兩個多月,我去看她時,水米未進,只剩一息尚存,不能說不能動,人人都說活不過三天。我心情沉重伏在她耳邊叫她念「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她聽覺清楚。似乎說信佛不改法門(她是信佛教的),我大聲對她說現在只有我慈悲的師父和大法才能救得了你。只要誠心念大法好,你就有救。奇蹟出現了。不久,表弟打電話來說,姑母好了些,能吃東西了,又過了幾天,表弟告訴我,姑母已經好了,能自己做飯了。後來一個客人對我姑母說,不能念法輪大法好,這是犯法的。姑母害怕了,沒有堅持念,最後還是去世了,但她走時很平靜。

我是九九年得法的。我是在廟裏看到《轉法輪》的。借回家一天一夜就看完了。我費了很多周折,買到了書,走到大法修煉中來了。抱著信師信法的一顆心,煉功,學法,實修,從未間斷。九九年迫害開始後,我到城裏看到了證實法的資料,就買回紅紙,自己做成小旗,寫上真相。黑夜裏,一個人在小鎮的牆上貼,在住戶的大門上貼,在大樹上掛。後又做條幅講清真相。雖是一個人在黑夜裏做,沒有怕的感覺,因為我相信師父就在我身邊。因為真相資料不足,就自己用複寫紙寫,或寫信寄給眾生。師父在講法中一再講到講真相的重要性和緊迫性。為了救更多的眾生,我和同修商量,我們自己湊錢自己製作真相資料。

我時常一個人到偏遠的農村,面對面的講真相。我講過了一村又一村,越過了一嶺又一嶺。眾生渴望聽到真相。他們爭著要真相資料,明白真相後,對邪黨憤怒,對大法弟子同情。有的感謝我們告訴他們真相,田頭地角的眾生明白真相後,毫不遲疑的三退。多少農家婦女誠心敬念「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有的從心懷敵意到最後成為朋友。修煉人用真誠和善心感動了眾生,用師父教給我們的慈悲溶化了他們冰封的心。

後來我和另一位同修一起講真相,一人發正念,一個講真相。配合默契,非常順利。有時講真相,一晚沒有閤眼,我們在一起煉功,發正念一直到天亮。有時講真相,一天只吃兩頓,有時吃一頓,也不感覺餓。沒有苦累的感覺。我悟到有師父的考驗,不執著甚麼,只要能證實法,能更多的救度眾生,心裏就充實。但是也有講得不好時候,也有錯過機緣的時候。我們也執著,及時歸正自己。

同修們,八年來,師父把我們牽扶長大,從無知指引到今天的成熟。一切無不滲透著師父慈悲的點化和呵護,我們所做的一切都是師父在做,師父只要我們的一顆心和行動。特別是這次鄉間之行,吃飯之時將到,師父巧妙的安排我就餐,天黑了,師父點化我應該住宿。一想到師父的慈悲,我就淚流滿面。我知道只有圓容師父想做的,修好自己,就是對師父最好的報答。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