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還沒走出來的同修交流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一月二十五日】這裏是我在修煉過程中,和媽媽(同修)一起證實法時,遇到的幾個親身經歷的事實,今天寫出來想和那些還沒有走出來的同修共同切磋一下,一起體悟大法的神奇和師父的慈悲苦度!

我是一九九四年夏天看到《法輪功(修訂本)》這本書的,當時是媽媽在工作崗位上做了一些力所能及的幫助同修宣傳大法的工作(現在知道是師父的慈悲安排,讓我和媽媽接觸大法),同修覺得媽媽人好,善良,所以給了媽媽《法輪功(修訂本)》,並讓媽媽去煉功點學功,由此我也喜得大法。

因為初學時我是一個高中生,平時只是有空了才看看法,煉煉功,並不知師父傳大法對我這個生命的真正意義,所以只是一點點做到。後來「七﹒二零」發生後,我只是知道大法是最正的,師父是清白的,我的修煉是沒錯的,而並沒有和同修來往,所以慢慢就淡下來了,但生命想修煉的根本我是絕對知道的。就這樣直到二零零四年,我遇到一個意外,是師父給了我第二次生命,這期間還要感謝同修在我家信箱裏放的真相資料,讓我知道事實的真相,知道全世界同修都在用自己的方式證實法,我覺醒了,我知道我該怎麼做了。

二零零五年一月二日,我又從新走入了大法中,以下是剛開始在和媽媽(同修)一起證實法時,遇到的幾個親身經歷的事實。

一、剛剛開始時不知道怕(正念強),只知道自己責任重大,要讓大家知道真相。有一次和媽媽在花壇發真相資料,我正要放,只聽媽媽說了一句「還罩著呢」,我以為是媽媽在提醒我注意環境,就沒放,轉眼一看正有一人看著花壇。後來媽媽說她並沒有看見那人,她是說花都被罩著呢。一句諧音讓我改變了做法,避開了不妥。

二、一次夜裏在同修家發完十二點正念後,和媽媽拿了很多才請回的大法經文(都是過去沒看的)以及《明慧週刊》,剛剛出門棟沒走多遠,就有一輛巡夜的警車跟上了,慢慢靠近我們。我和媽媽甚麼也沒有說,心裏都在念師父教的正法口訣。巡夜車開到我們身邊,給人的假相是幾次都要停,可就是沒停,慢慢從我們身邊開走了。我們迅速回家了。回家後我發現後邊樓棟裏有人在拿大電筒上上下下的照,巡夜車就停在那裏。第一次親身體會發正念的威力,當然也找到自己的不足之處。

三、在五月長假,我和媽媽決定坐長途汽車去給遠方的親戚講真相。上車後來了一個殘疾婦女,打著啞語讓我買她的小掛墜。我心生一念要讓她知道大法真相,便買了一個,並給她了一盤《風雨天地行》,她很感謝。哪知她下車後,就把光盤給了司機和售票員,比比劃劃說了半天,並朝車上指指點點。我害怕了,不知所措,還讓媽媽快下車,把光盤藏起來(當時身上帶了很多)。媽媽沒說甚麼。一會兒司機上來了,出人意料的是他在車上的人給他說這是法輪功的光盤後,他還是把光盤放進車載VCD中看了起來,全車人都在看。媽媽由衷的說「師父啊,謝謝您」。我再次體會師父的慈悲,眼淚不自覺的流了下來。真的是「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洪吟二》),我沒做好的地方,師父都給我修正了。

四、一次和媽媽路過一處車站,只聽見聲音如爆竹般的高壓火花濺起一人多高,我和媽媽本著善的一念,為了不讓事態再嚴重發展下去,都同時在發正念,就在我們說「滅」的那一瞬間,火花熄滅了,沒有引起任何意外。我深知這一切都是師父給做的,我們只是有這個願望罷了。

以上只是修煉過程中幾次印象深刻的事實,今天寫出來是想和那些還沒有走出來的同修共同切磋一下。師父是慈悲的,等著我們呢,我們做到與做不到真的是一念之間,當你深深體會到師父時刻都在我們身邊看護著我們,鼓勵我們時,沒有甚麼猶豫的,照著大法的要求去修煉就是我們最應該走的回歸之路。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