門裏門外嘆蹉跎(圖)

——銀行襄理和太太的修煉故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七月三十日】(明慧記者周容台灣台北採訪報導)人生的許多機緣,稍縱即逝,沒把握好當下,再回頭恐已百年身……


明堂和太太文玲(右前一、二)參加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五日,在中正紀念堂舉行的「四•二五十週年紀念大會」及大煉功活動

「哇!有好多人在煉功!」帶著小孩外出散步的明堂和太太文玲,經過圍觀的人群,好奇地停下腳步觀看。因為家就住在法輪功學員經常舉辦活動的中正紀念堂附近,所以他們常與法輪功學員不期而遇,當時他們只覺得這群人很平和、善良,與其它的團體不太一樣,但對法輪功並不十分了解。

擦肩而過 一晃五年

二零零二年,為了照顧家中老小而從銀行辭職回家的文玲,在一個偶然的機會看到電視播出一位教授全家修煉法輪功的心得體會,她覺得很觸動,所以立刻就到書店買了《轉法輪》及教功錄像帶回來自己煉。一直都在尋找可以安頓身心的修煉法門的文玲,那時正遭逢母親癌症突然辭世之痛,對於婆婆老年痴呆的病況,她常感到心力交瘁,覺得人生好苦。當她打開《轉法輪》開始學煉時,她立刻清楚地知道她已經找到了她要的。

她很興奮地跟明堂提及她的新發現,並建議先生一起來學煉。當時明堂可能受到台灣許多氣功騙錢、詐財新聞的影響,所以只是不置可否地表示要再多了解了解。因此文玲只好利用忙完家事的空當,一個人自己看著教功錄像帶學煉,她也曾早起到附近的煉功點跟別人一起煉功,但看到別人都能盤得上腿,自己卻怎麼盤也盤不上時,灰心之餘,幾次以後就打了退堂鼓,沒再繼續煉了。

雖然如此,她對法輪功好像有一股放不下的情感,每次看到法輪功活動時,總會情不自禁地跟旁邊的人說:「這是我們的法輪功!」

熱衷運動的明堂,在一家知名銀行擔任襄理職務,年輕時曾學習過好長一段時間的武術,他在閒暇時,總喜歡和同事一起去爬爬山,調劑調劑疲憊的身心。但是漸漸地他發現一些和他一起爬山運動的同事,或多或少都開始出現一些運動傷害的症狀,而他自己也覺得雖然運動量這麼大,還是常常感到精神不濟,而且縱使中午午休了,但回到家還是覺得累得不行。

一天晚上,明堂帶著小孩到公園溜冰,循著一陣祥和的音樂,他發現有五、六個人正平和地在打坐,他和小孩轉了一大圈後,看到這些人還氣定神閒地在原地打坐時,明堂以他練武的經驗,判定這個功法的層次一定非常的高,而且這麼緩和的運動,正適合像他這樣的中年人學煉。因為不好意思去打擾那些正在煉功的人,所以他準備明天早一點來問個詳細,但是接連去了好幾天,明堂都沒再遇到那群煉功人,聽到他的描述和遺憾,文玲肯定地跟他說:「那應該就是我先前跟你提過的法輪功吧!」

從那天起,雖然明堂一心要找法輪功,可是不知怎麼總是陰錯陽差地錯過,一夕之間法輪功似乎從他的世界消失,他的期待也一再落空。但皇天不負苦心人,二零零七年的某一天,文玲和明堂經過中正紀念堂時,又接到了一張法輪功的簡介,明堂當下如獲至寶,馬上請文玲去打聽法輪功九天班的訊息,當月他們就一起參加了家附近舉辦的九天班課程,開始睽違了五年的法輪功修煉。

如獲至寶 珍惜機緣

對於能與法輪功再續前緣,明堂和文玲好像有種失而復得的慶幸,所以總是特別的珍惜。通過免費的九天學習班,他們對於法輪功有了更進一步的認識;明堂非常認同法輪功不用出家、直指人心的修煉方式,而法輪功不存錢、不存物的修煉原則,也讓明堂後悔當初受到其它詐財、騙物的氣功影響,沒能即時地好好了解法輪功,以致與法輪功失之交臂,白白當了五年的門外漢。

談到初次接觸《轉法輪》的震撼,明堂驚嘆書中的一切解開他多年的疑惑,在透過自己經驗印證的同時,更堅定他修煉法輪功的信念。他表示,小時候他曾從眼睛看到花蕾翻花、看到圓圓似月亮、太陽的景象,不知是開天目,覺得很困惑;年少時他也曾仰望天上繁星,思索宇宙的浩瀚而不得其解,凡此種種,《轉法輪》輕易地就解答了他所有的迷惑;而書中提到武術氣功中的爭鬥心,正是他幾年習武的親身感受,體會深刻。

文玲說,開始煉法輪功後,明堂每天下班後,就是迫不及待地讀書學法,他像海綿般地大量吸收書中的法理,好像要把前五年的空白一下補上。

除了出差外,明堂和太太每天都是迎著晨曦,風雨無阻地準時到煉功點煉功,兩年下來,打坐姿式也從兩腿翹得老高的單盤到標準的雙盤。明堂笑稱,早起煉功,讓他每天賺到二個小時,同事原來對他每天四點半起床煉功可以撐多久,表示懷疑,但是兩年下來從不缺席的晨煉,讓同事都非常佩服他的毅力。而明堂每天煉二小時的功,比爬一整天的山,更精力充沛;中午不用再午休,卻比以前更有精神,工作效率更高,更是同事有目共睹的。

望有緣人勿蹉跎

兩年的修煉,同事看到臉色紅潤的明堂變得愈來愈年輕,而他處事的態度也讓同事見識到法輪功修煉者的風範。

一次,銀行來了一位刁鑽的客戶,一進門就大聲咆哮:因為銀行作業的疏失,讓他蒙受損失,他準備要上告到上級主管單位,懲處失職人員。

當時一片靜默,沒人敢吱聲,恰巧明堂經過,馬上挺身而出,和善地與這位客戶溝通。哪知這位得理不饒人的客戶不但不聽,還指著明堂的鼻子破口大罵,並把帳都算在他身上,登記了他的姓名與職稱後,悻悻然地揚長而去。事後,長官調查認為錯不在銀行,而還明堂一個清白,同事都佩服地說,在那樣無理取鬧的情況下,還能心平氣和的處理事情,只有學法輪功的人才有這樣的修養與膽識。

明堂認為修好自己就是最好的證實法,所以從修煉法輪功以來他就非常注意自己的一言一行,遇到事情也總是先檢討自己,在銀行裏碰到一些勾心鬥角的事,他寧可自己吃虧也不與人爭。他說,修煉法輪功讓他變得非常有耐性而且凡事會替別人著想。

一直扮演明堂背後支柱的文玲,從小到大生活都非常順利,讀的是第一志願的學校,大學畢業就以第一名的優異成績考進一家知名的大銀行服務,工作能力受到上級的高度肯定。但就在前途一片看好之際,因為公婆年邁、孩子年幼難帶,幾度掙扎後,她不得不放棄了令人羨慕的高薪工作及升遷,回家當個全職的家庭主婦。

放棄可以發揮所長的職場,對文玲來講是一個不得已的選擇,所以長久以來她一直處在一種懷才不遇、忿忿不平的狀態,她把對自我的期待,轉移到對兒子學習的嚴苛要求,因此與兒子的關係長期處於緊張,時有衝突;加上侍奉公婆的壓力,她心裏其實非常痛苦。修煉後,她了解凡事都有因緣關係,強求不得,才逐漸地打開困擾她的那個心結,而她與兒子及婆婆的緊張關係也因此得到了善解。

現在除了每日的晨煉外,在集體學法及各項講真相的大型活動中也都可以看到明堂夫婦的身影,他們費了一番周折從法輪功的旁觀者到成為精進實修的修煉者,站在中正紀念堂的煉功場地上,明堂夫婦感恩地表示,自己從法輪功的修煉中受益,能夠以法輪功的一員站在這裏,除了展現法輪大法的莊嚴美好外,也希望法輪功學員的無私奉獻,能讓天下的有緣人不要錯失寶貴的修煉機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