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在工作的法官(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七月二十八日】(明慧記者夏昀台灣台中採訪報導)在司法界工作四十年,在高等法院工作近三十年的古金男先生,是台灣高等法院台中分院的法官。臉上總是掛著笑容,謙和近人的古先生,今年已經六十五歲,但他精神飽滿、皮膚細嫩光滑、頭髮烏黑,未見老態。

然而,八年前的他可不是如此。古先生回憶道,五十出頭時,幼小的孫女開始爬在肩上笑拔白髮,不多長時間,驚覺白髮越來越多,不敢再讓孫女來拔。阻擋不住歲月的流逝,後來頭髮半白了。眼前古金男先生一頭黑髮,夾雜其中稀疏的白髮,不細看還真不明顯,很難想象頭髮半白的他是怎樣的容顏。古先生笑說,這樣明顯的轉變,是源自於修煉法輪功


古金男法官(左一)晨曦中在公園煉功

古金男先生自幼身體不佳,上初中二年級即因身體狀況輟學,在家協助務農。當兵時,因心臟的問題而獲派文書一類輕鬆的工作。也因此在當兵期間有充份的時間自學,參加國家考試,一路從普檢、普考、高檢、高考,最後考上司法官。在自律嚴謹的自學中,工作一路順遂。然而身體狀況並未有所不同,一路伴隨自己的家族遺傳性支氣管毛病,展現的是不論冬夏,經常性的咳嗽、鼻子過敏,雖經過開刀,鼻子仍會不自主地流出帶有異味的膿水,未見好轉。

二零零一年七月二十日,轉變從這一天開始。朋友親自送來一本《轉法輪》,介紹他學煉法輪功。這位朋友因癌症,鬼門關前走了一遭,就因為煉了法輪功,身體一百八十度的大轉變,從奄奄一息到生龍活虎,他親身見證了這神奇。朋友離開後,他一口氣看完半本書,隨即打電話詢問煉功點,第二天一早就上煉功點去煉功了。就這樣,踏上修煉的路,至今八年,身體狀況的改變是每個人都看得見的,同事碰面打招呼總愛從他的身體轉變談起,他總也熱心地邀約同事來學煉法輪功。

身體返還年輕,甚至比年輕時的身體還要健康,這是古金男先生現在的寫照。不畏艱難,堅持煉功是身體轉變的原因之一。剛剛開始學習打坐時,兩腿堅硬不聽使喚,收起雙腿交叉時,重心不穩,止不住身體往後倒,得找個東西墊著才能平衡住。但這並不減弱他學煉的信心,他堅持儘量達到標準,調整姿勢,加長盤坐時間。

一年多後,在同修的鼓勵下,嘗試把雙腿盤上。才一秒鐘,撕裂般的椎心之痛讓他立刻鬆開腿。但意志堅強的他,嚴格要求自己「有進不退」,只能往前進,絕不後退。他堅信有一次後退,就會有第二次,所以絕不允許自己有這種機會。不管怎麼痛,就是不把腿拿下來。能盤坐五分鐘時,就堅持不能少於五分鐘,能再多坐一分鐘,就不放鬆這一分鐘。就這樣兩三天後,他能盤坐到四十分鐘。後來打坐的音樂改為一小時,他也要求自己堅持到音樂結束。

法輪功是性命雙修的功法,除了身體的轉變,心性的提升也是重要的一環。他謹遵法輪功的教導,處處與人為善,替人著想。這些轉變也體現在古金男的工作上。「修煉前後,工作的轉變差異太大了!」他有感而發。眾所皆知,法官的工作繁重,壓力特別大。長時間的工作,常常超過身體的負荷;工作的壓力,讓精神緊繃,身心俱疲。很多法官就是因為工作的壓力,有的生活不如意,有的身體狀況不佳,有的心情沒辦法調適,最後選擇退休。

然而,在學煉法輪功之後,古金男有了完全不同的感受。他開心地介紹說:現在身體健康,心情愉快,工作時沒有壓力,工作效率高,審理案子快,工作勝任愉快!現在手上一件「不動產」也沒有!「不動產」是法官的戲稱,每位法官手上多多少少總有幾件棘手的案子,錯綜複雜,曠日費時且處理不掉,令人頭痛。在古金男手上沒有積案,他身心狀況良好,思緒清晰、頭腦清楚,案子一件一件地結,沒有處理不掉的,也就沒有「不動產」的積存。

在修煉後,古金男先生以「真、善、忍」為處世原則,凡事要求能替別人著想,不與人計較,所以人際關係良好。在法院的分案機制中,麻煩的案件總是不受歡迎,為分案而發生的矛盾難免。然而這些對古先生都沒有影響,分到甚麼案就審甚麼案,從不計較。

在審理案件時,總能多方為案件的當事人與律師設想。他舉例說,在審理案件過程中,當事人有疑難,希望法官調證據,如向哪裏函查、向哪裏調資料等等,這樣就加長案件審理時間,增加法官的工作量。但他總是站在當事人的立場,理解當事人想要充份證明自己的心態,而儘量符合當事人的要求,儘量做到。而律師有時手上案件多,庭期相近造成互相衝突,他總是予人方便,配合律師的時間。古金男先生秉持「真、善、忍」的原則,工作時的語氣、態度,令當事人和律師感受到法官的認真親和,在開庭時沒有壓力,審理結果令人信服,所以贏得很多人的信賴。在法院中有一個律師和當事人聯合選任法官的機制,古金男先生是高分院中被指名選任的頻率最高的法官。

在高分院近三十年的時間,比古金男先生後進的同事紛紛辦理退休,這比例非常的高。而他至今還未有退休的念頭。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