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真相中的一些體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七月二十七日】講真相這件事,我經歷了一個由著急、帶著怕心、親情、心態不正效果不好,到逐漸成熟起來的一個過程。

首先學法去怕心,怕心已經把我害苦了,郵寄一份真相資料信的前後就浮想聯翩,比如:收信人會不會去公安局備案,從字體上會不會查出是我寫的。到郵局郵時前顧後盼,怕被人發現,怕被攝像頭錄到,寄完後也忐忑不安,怕有人找上門來。發放《九評》等真相資料,貼標語,發光碟,開始也是心直跳,不知放到哪好,有點動靜還嚇一跳。通過學法,我知道那不是我自己,那是後天觀念造成的,是必須修去的。再難,證實法的事我也不能停止不做;越怕越是要去做,這樣一點點怕心就小了起來,由怕的睡不著覺,到只是具體做時想一想。後來,我學會了針對不正的念頭發正念和向內找,查找怕的根源,究竟怕甚麼?法理清不清,正念強不強。查來查去無非怕失去工職,沒了工資,生活沒了著落,怕家人受牽連,等等,說白了都是為私的,是不信師信法的表現。查到了,就針對性的鏟除它。思想不穩定時,先發正念鏟除,然後背誦師父有關鏟除怕心的法。怕心不去掉人心重,不僅影響救度眾生,心性得不到提高,而且還容易被舊勢力鑽空子,我以前的教訓還不深刻嗎?這樣甚麼時候才能脫去人這層殼成為無私無我的大覺者。想明白了,鏟除怕的決心堅定了,不斷抑制克服它,正念正行,這樣師父就會幫我們把壓在頭上怕的物質去掉,心情也就不壓抑了,證實法也就得心應手了。甚麼邪魔爛鬼也不敢干擾了。當然不怕也不等於不注意安全,也不能像「在大街上一邊走一邊大叫:有李老師保護不怕汽車撞」(《轉法輪》〈第三講〉)那種人,那是在破壞法。

由於堅定證實法,怕心不那麼重了,所以在發放真相資料中沒有遇到干擾麻煩。有一次在樓道中遇到一個人盤問我是幹甚麼的,是不是這個樓的,要我不要發放材料。當時我一點也沒害怕,並發正念鏟除另外空間控制他的邪惡,我說:「你是幹啥的?你是管這個的嗎?」他馬上變了一個腔調,他說隨便問問。還有一次正發資料,突然對面門裏出來一個人,然而他看也沒看轉頭就下樓去了。我想這些都是師父在保護我,在鼓勵我呢,只要按著師父講的去做,在發真相資料時時修自己,不斷提高心性,就沒有不可逾越的難關。

我發真相資料的方法、時間、地點、方式是多種多樣的,不斷改進的。世人怎麼能在最短的時間、最方便看到,我就怎麼發。有時我把資料放在樓道的窗台上,各家對聯的大福字上,公園的椅子上,用曲別針或鐵絲掛大門上、火車上。路旁或公園的小樹上,有的放在有人使用的報箱中,把「天滅中共、三退保平安」的不乾膠貼在有石板的人行道旁;有時把「神韻」光碟、《九評》直接送給親屬、朋友、同學、路人、小商販。

以前發放資料時總好利用晚上時間。後來我發現白天上學上班後,放學下班之前這段時間,雖有保安巡邏,但人員走動較少,也是比較安全的(當然我們也不應該怕人怕保安,他們也是被救度的對像。人多也不是不安全的根本原因)。正好學生放學、職工下班回家就能發現看到真相資料,所以我現在經常白天去發。我發現放在自行車筐裏的資料,由於騎車人不是著急去上班,就是著急去辦事,他雖看到車筐裏有資料,但沒時間細看,有的人好隨手把資料丟棄;有時自行車幾天沒人騎,一下雨資料還容易損壞。所以我就儘量把資料發放到樓道裏或適當地方。並且要避開清潔工打掃的那段時間,免得讓不明真相的人當廢紙收去。當然我也經常向清潔工講真相,讓他們不要損壞資料。我還經常注意花草叢、路邊以及經常放自行車的地方是否有被世人丟棄的資料,如有我就隨手撿起整理好,裝入塑料袋再從新發放。

當然在做這些事的同時要不斷修去「做事心,不做怕沒功德,不能圓滿,做還有負擔,為了做而做的常人心」。面對面講真相也是如此,我也經歷了一個「為講而講,為圓滿而講」到發現這顆心,修去這顆心的過程,同時還修去了不少爭鬥心,證實自己的顯示心。明白了只有真正有一顆搶救世人的慈悲心,救度世人才能產生好的效果,世人才能明真相,被救度。

面對面講真相是一個非常好的修煉過程,只有不斷的講不斷的向內找,向內修,才能不斷的提高心性。剛開始面對面講真相是由於有怕心,怕被人舉報,所以有時講不到位,講到三退時遲遲開不了口,一半會兒也切入不了主題,講的拖泥帶水;跟親友講時,帶著對親情的執著,著急,不夠耐心,跟路人及其他人講時,搶救人的心不夠堅定,這樣往往效果不理想。

在不斷的學法中,再學習《明慧週刊》中,在與同修的交流中,我慢慢學會了講真相遇到問題向內找的好方法,也掌握了講真相時也向其發正念。有一次我向一個騎摩托車拉客的小伙子講真相,沒說幾句,他兇神惡煞的直向我喊,態度蠻橫,不讓講,讓我離他遠點,再講他就好像要喊人,要告我的樣子。我馬上告誡我自己,要沉住氣,不要怕,要發正念,清除控制他的邪惡,一定要救他。我說:「我是為你好,你不要想錯了」,他馬上改變了態度,臉上露出微笑,接受了勸告。有一對夫婦,我向其勸三退幾次未果,後來我到他家,先向其發正念,然後再勸退,他倆高興的答應了。並高興的接受我送給他們的真相護身符。

講真相順利的時候有成就感,好產生歡喜心,不順利的時候消沉,氣餒,自卑,這一思一念,我也時刻注意到,對照法來悟一悟,不符合法的就堅決修去它。

我心裏非常清楚,在證實法中做了點事,實質這都是師父在做。在救度眾生中,我們是個傳遞佳音的修煉者。我們通過講真相能更好的修煉自己,修去人心,修出善心,慈悲心,真心的為眾生著想,就能救度眾生,就能圓滿隨師把家還。

在做三件事過程中,我過了一關又一關,我首先遇到的是家庭關,對我來講最主要的也是家庭關。邪惡公安人員的幾次搜家,他們受到了驚嚇,所以他們說啥也不讓我再煉,更談不上發資料講真相。這次看我又煉起來,他們連哭帶鬧,不是扔書就是撕資料。我向他們講真相他們非但不聽,還要把我告上公安局,要把我攆出家門,跟我斷絕父子關係。面對這些問題,怎麼辦?開始我也很生氣,跟他們爭,跟他們辯,問題得不到解決,但是我那時首先想到的是,這次我絕不再承認舊勢力操控家人的干擾,三件事無論多難,我也要做到底,絕不像上次再回頭。否定舊勢力安排的一切,當然也不是一下就想到、做到的。開始時有些怕心,感覺一天天總這樣不和諧,不理解,日子怎麼過?那時人心多,總想開個家庭會,解決解決,總想說明自己不是幹不正的事,而是邪黨造謠污衊大法,心急總想一下子把他們扭轉過來,時不時跟他們爭、鬥,結果遲遲過不了關。

後來通過學法,看同修寫的過家庭關的文章,才感到自己的家庭環境不好是和自己的修煉狀態有直接關係的,必須認真向內找,修好自己,才能使環境發生改變,再發生衝突時,我首先牢記師父的「一個心不動,能制萬動」(《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後的執著〉)的法理,我的心絕不再隨他們喜和憂,或生氣或憤怒,起伏不定,那是不善的表現,是常人的情派生出的各種不好的心,是修煉人一定要去的心。於是我加強發正念,堅決否定舊勢力,徹底鏟除另外空間控制他們的邪惡。同時我也不斷向內找,時時修自己,改變對他們的態度,儘量對他們好,善待他們,理解他們,做事多為他們考慮,多承擔家務,多在法上悟,不斷用法對照自己讓自己儘快昇華。這樣人的東西,邪惡的因素才不會制約我。

這樣堅持了一段時間後,情況一點點有了轉機,首先他們對我學法煉功也不撅嘴了,也不摔摔打打了,不再進行干預了。後來家人也做了三退,有的還參加了學法煉功。再後來,我每次去取真相資料,發放資料,妻子也不再阻撓了,有時散發資料還幫忙。當然家人中還有人不理解,不支持,真相資料也不看,這說明我的修煉狀態還不很好,還有許多要去的心,我要進一步向內修好自己,不斷提高,改變自身, 才能使他們發生變化。以前我總想改變他們,沒有真正向內找找自己。今後我一定時時向內找自己、修自己,這樣才能發生根本的改變。

初次寫稿,由於修煉層次有限,悟性不高,就寫到這裏。敬請同修指正。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