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車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七月十九日】當我提起筆來寫這篇證實法的體會文章時,我的眼睛濕潤了,我深深的知道師父為我們付出的太多太多了。在這裏讓弟子合十,問候一聲:師父您好,您辛苦了!

下面讓我向師父和各位同修彙報一下我在大法修煉中的點滴體會,如有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1、學車

我退休以後開始參與家裏的生意。隨著環境的改變,我便開始走入經商的人群。我常常乘車去辦事,接觸的客戶越來越多,大家常常提醒我家裏有車,為甚麼不自己學開車?我確實沒有想過學開車,我覺的我年齡比較大了,更主要的是大法的事情我都做不過來,哪裏還有時間去學開車呢?家裏人也時常提醒我學開車。

有一天我的叔公來我家又談起此事,我就用年齡大去搪塞,結果他說我太守舊。「守舊」?聽著這話,我心裏有點覺得不舒服。說來也巧,正好那幾天我的打印機出了故障,我去找同修幫助解決,談起了此事。同修驚喜的問我:你家有車啊?我點點頭,她說:那你為甚麼不學啊?你知道我們多需要車嗎?我對她說:我覺得學車太耽誤時間了,我根本沒有那個時間啊。她說:怎麼沒有時間啊?你學車的過程,也是修煉的過程,你接觸的人不也是你應該救度的生命嗎?你可以利用那個機會給他們講真相、勸三退!甚麼也不會耽誤的。你快去學吧!

同修的話點明了我,於是我報名開始學習開車。學車期間確實可以接觸很多人,講真相勸三退都很順利,這其中有老師、教授、醫生、護士、個體戶、演員、打工的還有幹部、軍人等等。有的時候我看練車的人多,我講完真相、勸完三退,我就走了。因為幾乎每天都有新來的學車的學員。

有一天來了一個小伙子,我照例給他講真相,他的眼光很不善,顯出來很不高興。他上下打量著我,問我是哪個單位的?我笑著告訴他,他拒絕我給他講真相。他是我在練車場遇到的第一個不相信真相的人。我沒有動心,好像真的把他當成了自己的孩子,他練車時我就發正念清除干擾,不練車的時候我就給他講真相,從國外大法的弘傳形勢講到國內祛病健身的神奇實例。我看出來他有時躲著我,我聽到他和別人說話時常常提到「辦案子」,還提到局長問他準備怎樣辦這個案子等,我對他說的這些話沒有過想法,就是給他講真相勸他三退。回到家中發正念時,也帶一念幫這個小伙子。就這樣連講了三天,他終於認同了大法,同意了三退了。退了之後我才知道他是國安的,而且是局裏的得力人物。我好像也想起了,我第一天看到他問他是哪個單位時,他就告訴我他是國家安全部的。當時我只是想給他講真相勸他三退,他說的單位我沒有在意。其實更主要的是師父慈悲,讓我救他,沒有讓我反應明白他所說的單位。

在離開練車場時,我印了很多大法真相圖片發給教練員和學車的學員。有一個三十多歲的女老師也幫助我發,考場的考官也接受了我送給他的圖片。

我學會了開車,家裏人就給我了一台車,這一切都是師父安排的。記得我第一次和同修開車去一個邪惡的洗腦班發正念時。我們出發的時候,天氣還挺好的,可是車子開出去不遠,大雨就傾盆而至。風擋玻璃被打的「噹噹」直響,雨下得像冒煙一樣,整個天空昏暗看不清前方。我只覺得大雨好像帶著邪氣惡狠狠的砸下來。我心中有點怕:這怎麼去啊?我不由得看了看身旁的同修,她靜靜坐在那裏看著前方,我說怎麼下這麼大的雨?天變成這個樣子!她說可能是干擾吧?發正念。我們便發正念求師父,一會兒雨停了,太陽出來了。就這樣在師父的呵護下我們一次一次進出在勞教所、看守所、監獄、洗腦班等處清除邪惡。

2、下鄉

一天同修約我去農村,我們帶著電腦、打印機、刻錄機、光盤、墨水、紙等上路了。這是我學車以後第一次去遠路,心中不免也有些緊張,但也因為自己學車能為法所用而感到充實,同時也因為自己心中有師在有法在,還有同修在身邊,感到一種神聖和力量。

當路上經過一個上坡路時,遠遠看去坡路很陡,好像一座山頭一般,我心中有點膽怯,怕上不去(因為我們是平原,從沒看過這樣的坡路),但我馬上又排斥這種想法,心中想著師父就在我身邊,以此鼓勵自己前行,等到車子行駛到坡上的時候,路並不像我們看到那麼陡。到達那個地區的時候,我們先找了兩位同修,是他們聯繫我們來的,由他們引路又走了一段路。當到了那位同修的村子時,同修指點我一條路拐下去,因為村口的路很低,我當時都沒有看到下邊通往村子的路,我把車子向後倒一段,一邊倒一邊向下望去,看到下邊的路才慢慢的拐下去。到了同修家,老倆口都是大法弟子,他們滿面喜悅,早已準備好了一間房子做大法真相資料。

我們在出發前,對電腦、打印機等都作了試驗,一切正常。可是到了同修那裏,打印機卻不工作了,出現了問題。同修想了好幾個辦法,都不見效,就上網查找解決的辦法。我當時心中很不是滋味,感到一種愧疚。我做資料已經四年了,可我卻對打印機的維修技術一竅不通,總是依賴同修。現在我真的成了開車司機了。面對此景我真的很後悔也很懊喪,我想此時發生的這一切,是在點明我的不足和過錯。

離開同修家時天已經黑了,村口的路不是很寬,兩邊是莊稼地,從村口往路上上的時候,由於我的開車技術差,我連上了兩次都沒有上去,車身已經偏向了路邊的地裏,如果再偏一點車子就會陷在地裏。我想憑我的技術不行,我在心中求師父加持、求師父幫助,並在心中發正念:車為法所用,為我所用。同時我不自覺的踩了一下油門,車子就像一片樹葉一樣,一下就上去了。好像它自己上去的一樣!

這次下鄉給我的震撼很大,從那以後我的打印機再出現任何問題,我不再去找同修、去麻煩同修了,我明白是該我自己走路的時候了。我就向內找自己,發正念求師父點醒我。在師父的點化下,有些問題很快就解決了。而且我還學會了查找資料,以前我看不懂維修打印機的資料,現在我都能看懂看明白了,一些故障問題我幾乎都能自己解決了。

當我們再一次去農村同修那裏幫助農村同修維修打印機的時候,有兩個資料點的三台打印機出了故障,同修維修打印機時,其中有一台打印機出現的問題她修了幾次也沒有修理好。這時我發現那台打印機出現的問題和我的打印機曾經出現的問題一樣,我就按著我的解決辦法試驗著去做了,一下就好使了。我知道這是師父在鼓勵我,只要我們想做,師父就會點醒我們,師父一切都為我們準備好了。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