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民眾:你們一定要堅持下去(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七月十六日】(明慧記者劉文新台灣台北縣採訪報導)從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至今,經歷反迫害的十個年頭,台灣法輪功學員透過各種方式,給中國大陸民眾打電話、傳真和郵寄材料,以及利用網路聊天、景點講真相等方式,盼望更多的中國人了解事實的真相,制止這場迫害。

向世人講述真相,已是法輪功學員生活中的一部份,有的學員利用自己的環境及條件,上班休息時間拿起行動電話,勸三退(退出中共黨、團、隊,簡稱三退),下班後及假日的時間,長期堅持不懈,向世人揭露被迫害的真實情況,感動許多的大陸民眾,使更多世人看清中共的謊言及邪惡本質。

世人越來越明白真相

從事皮件精品生意的范國華,在自家的店裏擺放法輪功真相資料,隨時隨地向上門的顧客介紹法輪大法的美好,同時揭露中共迫害,有的客人靜靜看著大法弘傳世界及無辜遭中共迫害的展板,許多客人向他反映,「法輪功這麼好,在大陸怎麼遭到迫害,令人不解。」

高精度圖片
范國華的皮件設計屋

范國華說,他曾遇到一位七十歲的老伯,這位老先生穿著體面斯文,曾到英國留學,看起來像位學者,向他表示,「我十分認同法輪功,就是因法輪功太好太正,中共才會打壓,如果法輪功不好,或是做的不正,中共也不會迫害。」范國華欣慰地說:「透過學員努力講清真相,明顯感受到世人越來越明白。」

把真相傳送給中國人

范國華表示:「自修煉以來,覺得大法這麼好,卻遭到如此不公的誣蔑與打壓,中共的謊言毒害著多少中國人。大陸學員正遭遇前所未有的殘酷迫害,我很著急。身為一個大法學員,我能做些甚麼呢?二零零二年我到大陸山東探親,就帶了一些大法的真相資料。在台灣早就聽聞,在大陸發送真相資料,若被公安抓捕時,將面臨不可預知的危險,甚至危及生命。」

「當時,我只一心想將真相資料送到大陸民眾的手中,個人的安危早已置之度外,完全沒有任何怕心。探親期間,我到人群聚集多的地方,發送真相資料途中,遭當地的公安抓捕,被帶到派出所。公安開始對我罵髒話,我沒有動心。他們羞辱我一頓以後,就動手打我幾個耳光。」

范國華補充:「一般被打耳光,是又痛又熱的感覺,當時我被公安打耳光那一剎間,臉頰的感受,卻如同能量貫通全身,百脈全開的舒暢感,心裏閃出《轉法輪》中有一段法,『當他罵別人、欺負別人的時候,他就會把德扔給人家;而對方是屬於委屈的一方,失去的一方,遭受痛苦的一方,所以就給他補償。他這邊罵他,隨著他一罵的時候,就從自己的空間場範圍之內飛走一塊德,落在人家身上。他罵的越重,給人家的德越多。打人、欺負別人也是一樣。他打他一拳,踢他一腳,就隨之這個人打的多重,德就落過去多大。』」

范國華馬上警覺,那個打他的公安在失德,就像法中說到「就隨之這個人打的多重,德就落過去多大」,於是范國華跟那位打他公安說,「你馬上住手,別再打了,這樣做對你很不好。」那位公安也愣住,也沒有再動手打他。范國華不斷向派出所的人講真相,做筆錄時就提法輪功的真實情況,過不久他就被釋放。

長期堅持講真相勸三退

倪甄今年六十三歲,先生是一家公司負責人。她神采奕奕地分享,修煉九年多以來,改變她全身是病的問題,體悟身體無病一身輕的喜悅,難以言述。她是一個在大法中受益的人,當法輪功遭受嚴重的誣蔑,挺身而出說公道話,當然是義不容辭。

高精度圖片
倪甄早晨在四號公園煉功、發正念

她說:「我從小個性就是內向,不習慣與陌生人交談,但是大法需要我時,我也顧不上面子問題,克服了怕生的恐懼,就跟著妹妹一同到捷運站發真相資料。巧不巧遇到我兒子,兒子回家後就跟我先生說,媽媽這麼怕生愛面子的個性,竟會在人群多的地方發送資料,真是不簡單。」

「後來妹妹又鼓勵我,打起電話講真相,」倪甄說,「要克服心裏的恐懼,真不是一件易事,回想起來,打電話講真相,迄今已五年半的時間,已是我生活中的一部份,在電話那頭會聽到各式各樣的反饋,有的不聽,有的把你罵到祖宗八代,難聽的話甚麼都使上,也有感謝你把珍貴訊息帶給他,一再地感激你。」

她接著說:「起初拿電話講真相,對我而言是一大考驗,講不到三通電話,我非得休息一段時間,喝口水喘息一會兒才行,整個人就像虛脫無力,現在我可以一次打上二十通電話,精神百倍一點也不覺累,每天固定打上五十通以上的電話,一天勸三退人數約十幾、二十幾人左右。我覺得堅持很重要,不論遇到甚麼考驗都必須去克服,救人的事很急迫、不能停。」

倪甄每週末固定會到台北一零一大樓及國父紀念館講真相,常遇到一些大陸遊客在當場就退黨,有時是整團退,甚麼都碰過。回家途中在捷運車廂,她「遇到大陸人主動和他們交談,在車廂裏匆匆的相會,機緣難得,有二人當下就決定退黨。講真相已不是那麼困難,現今中國明白真相的人越來越多。」

倪甄表示,「打電話也是修煉的過程,任何心都不能起,有時累了,想歇會兒,想睏也是干擾,那麼多的人等著聽真相。有一次我向一個中國人講真相時,對方用很小的聲音回答我,上班時間不方便講電話。我沒有起任何的念頭,既然電話接通,就把真相講述給對方,後來對方也開始搭話,越講音量越大,也顧不上旁邊有人。」

這個讓她印象深刻的有緣人,感謝她把真相告訴他,並鼓勵倪甄說,「你們一定要堅持下去,我在這兒盡可能告知親朋好友,勸他們退黨。我知道法輪大法好。」

我們的同修一定要救

倪麗琳就迫害案例打電話,持續六年多,打到派出所、勞教所講真相要求釋放大陸法輪功學員。麗琳語氣堅定地表示,「我們的同修一定要救,他們就如同是自己的家人。大陸法輪功學員被釋放,就能在當地起到證實大法、講清真相的作用。既然打電話就能減輕學員被迫害的壓力,可以起到震懾邪惡的作用,也能成功營救出來大陸學員,那麼就沒有不打的理由與偷懶的藉口。」

「打電話過程,也從中修去很多的心,有時對方強烈的反彈,雙方堅持自己的想法,我當下馬上意識到,自己落入了爭鬥心,救人就起不到好的效果,打電話時心態一定要純淨,講真相要講到位。」

麗琳分享,打電話的過程,有一些感人的小故事,她說:「五年前我曾打到一個派出所,有一位公安,經過五年的時間,還能馬上認出我:你是倪小姐吧。有一次我在給公安講真相,但是喉嚨一直咳嗽個不停,還是一直堅持在講,對方跟我說:我知道法輪功是好的,我會盡可能幫助你們,你也去休息,真是辛苦你們。」

麗琳表示,就迫害案例打電話的學員越做越成熟,桃園的學員分享營救同修的過程,直接找到大陸學員的家屬,向這些家屬講真相,並聯合起來,到派出所、勞教所,要求無罪釋放被關押的學員,成功營救出來的案例,不勝枚舉。上班的學員,就利用休息時間,打電話勸三退,短短幾分鐘,也能勸退幾個,救人的事分秒必爭。

法輪功學員和平理性地走過了十年的反迫害歷程,他們還將繼續走下去,直到迫害被完全制止。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