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面講真相救人的幾件神奇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六月七日】下面所敘是我所遇幾件神奇之例,寫出來與同修共同分享。

第一件事:一次,我在路邊給三個洗車人講真相,還給了他們小冊子和傳單,並給他們做了三退。其中一人拿著小冊子正在看,這時突然一輛警車急速開到我跟前,從警車裏下來一個氣勢洶洶的警察,這時我在心裏喊道「師父快救我」,我心裏就這一念,再看那警察就像霜打的一樣蔫了,低著頭縮回車裏掉頭開車就跑了。當時我眼淚止不住的流了下來,心裏無限感謝師父的慈悲呵護,心想有師尊呵護弟子要加倍努力,救更多的人。

第二件事:一次,我在給別人講真相,一連退了四,五個人,這時有一人一直在跟著我,我心想她也是有緣人,就上前問她:「這位妹妹你好,你跟著我聽了半天,一定明白了吧,你入過隊嗎?是黨員嗎?你也退了吧。」只見那人眼一瞪,「我不信那個,你別跟我講這些。」說完她氣呼呼的就走了。我心裏想不聽不信還氣的夠嗆,真可憐呀,當時我也沒多想。當我往前走了四、五十米的時候,忽見那人從樓邊出來,身邊還跟著一個高個男人。那女人指著我大聲喊:「你過來,這人叫你過來(她身邊的男人)。」我一看她把我舉報了。這時我一邊發正念:「鏟除背後操控她迫害大法弟子的一切邪惡因素,」一邊尋路而走。那女人大叫你往哪兒走哇,你跑不了了!我也不理她,見前邊有三排平房,我直奔那兒走,心想誰家門開著多好哇,當我走到第二排房時,第二家門正好開著,我側身進去(這家門下半截是鐵板,上半截卻是鐵格式的能看到人)。我剛進院,那女人隨後也追到了,就聽那女人氣喘吁吁的大聲說:「真神了,她跑哪去了?她難道飛了嗎?」她邊跑邊喊往前追去。其實我一直沒跑,就大步走,可她就是追不上我。在師尊的呵護下,我又一次有驚無險的走脫。事過之後我特意又到那家去看看,可是找了兩次也沒找到那樣式的鐵門人家,我悟到那個開著的門一定是師父演化出來為保護弟子脫身的。

第三件事;一次,我到一個地方講真相,一連去了三天,哪天回來的路上,遇到一個五十多歲的女人在馬路邊幹活,她對我說:「這老太太講真相又回來了,你們一天也很辛苦啊。」當時我聽後一愣,她怎麼會知道我呢。既然她主動跟我說話,一定是有緣人,我就給她講真相並做了三退。在回家的路上,我想明天換個地方講。第二天我不經心坐車又到了那個地方,剛到那,沒走多遠,從樓邊來了兩個人,一個是二十七八歲的大個小伙子,一個是四十歲左右的小個男人,他們慢慢跟著我走了幾步,其中那小個人對著那年輕人指著我說:「就是這個老太太,天天給人講真相。」當時我沒多想,就搭話說:「是嗎?那麼我給你講了嗎?你退了嗎?」這時,那年輕人說:「大姨,要學法輪大法怎麼學呀?」我說現在大法書很缺,你先念「法輪大法好」,師父就管你了。你入過隊嗎?是黨員嗎?他說他啥也沒入過。他又說:「大姨,你都有啥資料呀,我也想看看。」我說:「我有光盤。」我給他光盤,小冊子,傳單。我說拿家好好看看,看後傳給你的親朋好友,你也從中救人,功德無量啊!他說:「大姨,你的資料挺全呢。」(這時我有些警覺這兩個人)因為那個小個子一直繃著臉,拿到資料他們互相遞著眼神就走了。我邊發正念邊向另一樓走去。當我走到樓邊時,發現那倆人緊跟著我。後來那小個子男人就截到我前邊對我說:「大姨,那邊有個人找你有事,叫你過去一趟。」我說:「我不認識那人,我不去。」他口氣很硬的說:「不行,你必須過去」。我看後邊正好有個老者正是前幾天我給他講過真相的人,就藉口說:「那人叫我給買點東西,既然有人找我,那我把錢退給人家,我再過去,你回去等我。」我一看他走了,我邊發正念邊向後邊走去。為了資料不落到他們手裏,我進一個單元把包放到三樓走廊的暖氣管道鐵箱子裏,然後下樓直奔大道走去。我發正念叫那倆人在屋裏等著,別出來,「鏟除另外空間操控他們迫害大法弟子的一切邪惡生命與因素。」請師尊加持:「他們都是善良人,好人,不會迫害大法弟子的,他們看不到我,追不上我。」就這樣,我在師父的呵護加持下,有驚無險的走脫了。

第四件事:有一次,我去發真相資料,把資料發到一個便衣警察手裏,我給他講真相,他哼哈著,然後拿出警察證說:「你看我是誰?我是便衣警察,你今天碰上我了,資料都發到我手裏了。」只見那警察眼裏放著得意、陰險、狡詐的目光,說:「走吧」,說著一隻手死死拽住我。當時因救人發出的念不正,所以發正念也沒管用,結果被邪惡抓到派出所。到了那裏,我開始發正念:「解體另外空間操控派出所空間場一切邪惡生命與因素,解體所有警察人員背後的一切邪惡生命與因素。」然後我就開始給他們講真相,講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洪傳全世界,八十多個國家都在學,只有在中國受到迫害,學法輪功的人都是好人,法輪功教人向善做好人,法輪功沒有錯,是被冤枉的,是千古奇冤。

屋裏的警察無一人吱聲,他們都笑著聽,辦事人也笑,講累了我就發正念。我一直發了兩個多小時的正念,感覺能量場特別強,渾身發熱出汗,手掌、手指都是紅色的,手心出汗,我雖然看不到甚麼,但我覺的師父就在我身邊看護著我,誰也動不了我。我立掌發正念屋裏所有人都靜靜的看著我,他們都覺得很好很願意看。

當時我的心很純淨沒有雜念。我要不立掌發正念,那個辦案隊長就問你怎麼不煉功了(他們管發正念叫煉功)?你煉啊。一個值班警察上樓送開水給我喝,他說深夜了,我是特意給你燒的,大姐你喝吧,一會我再給你送。他說我知道你們都是好人。我給他講真相,講三退。在邪惡的黑窩裏被非法關押21小時第二天就被釋放了,我又回到了正法洪流之中。

幾年來我在面對面講真相時或是發資料時,碰到甚麼樣的人都有,有聽的、信的,也有不聽的、不信的,還有罵的、氣的夠嗆的。甚麼樣人都有。總之幾年來在證實法,講真相中通過實踐我真正體會、悟到師尊在洪吟中所寫「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洪吟二》〈師徒恩〉)的深刻意義。悟到我們必須走出來講真相,救人,同時也是修自己的過程。在面對面講真相中,會暴露出我們很多心,怕心、愛面子心、恨心、不平衡心、委屈心等都能暴露出來,修去它。我每每遇到魔難、危險,在恩師的加持呵護下,我都能平安脫險。我無限感恩師尊對我的慈悲呵護、用心良苦與救度,內心無法用言語表達,只有勇猛精進來報答恩師。我也知道自己做的還很不夠,比起做的好的同修與師父的要求還差的很遠,沒去的人心還很多。今後我要更加努力,勇猛精進。

以上是我在證實法中突出的幾例。我們每個真修弟子在證實法中都有自己感人的事蹟。有不對的地方,敬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