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破後天觀念 面對面講真相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四月二日】這幾年我地同修講真相救度眾生,主要是採用散發真相資料的方式為主。2001年剛開始時,每人半個月只出去發幾張,逐漸的幾十張,發展到現在的每人一百多份,兩百來份。粘貼、噴字、條幅等等,幾年來從未間斷。同修怕心越來越小,正念越來越強,越做越熟練。由開始在本村做,後來到外村發,到現在真相資料、光盤等,撒遍我們鄉鎮的每個角落。同修包村,包片,又步行去的;騎自行車去的;騎摩托車去的,都把救度眾生當成了自己的使命和責任。

通過這幾年的真相資料發放,我們非常想了解常人的反饋信息,尤其現在是勸「三退」,必須面對面接觸常人才能做到。

當我看到《明慧週刊》的交流文章反映出做的好的同修開始面對面講真相勸「三退」了,我知道自己和正法進程的差距拉大了。我開始留意這方面的切磋文章,和有經驗的同修切磋。雖然親人、村裏人已大多數明真相後三退,但面對陌生人講真相障礙還很大。看到《明慧週刊》上有同修利用過年期間利用送福字和對聯的形式講真相的文章,我和同修商量也想仿照此做法。第二天,我倆坐早班車,到市裏批發市場購進了1000張福字,100份「車行萬里路,人車保平安」對聯因規格太多,花樣也多,內容無非是招財進寶的之類,更沒想買財神這種俗氣彩畫。第二天我倆就去鄰村送「福」去了。

在常人中我的性格是很內向的,不善言詞,尤其和陌生人搭話不習慣。這次真的是硬著頭皮,心裏為自己打氣:這種人的觀念也該突破突破了。好在同修很健談,要是沒有伴,我看也是很難自己去的。

原本我倆計劃送福字不是白送,是要賣的,只是價錢比常人的要低。心想:去掉車費錢,本錢,買自封袋錢……,如果還有剩餘,就留做資料用。心裏還有不想讓常人佔便宜的心,怕本錢收不回來。同修很主動,我們倆配合一家一家的走。進院子後先打招呼,不認識的叫大姐,大哥等,不知道有人沒人的,先喊一聲:「屋裏有人嗎?」剛開始和常人接觸時,與常人嘮的時間長了,耽誤了許多時間,一天下來,勸退了二十來人。當時我倆抱著「福」字想買就買,不買拉倒的心,只不過是去你家的一個藉口而已。認識的、知道名字的同意「三退」後,到大門外用真名寫在事先準備好的紙片上,不願說真名的,起了化名,也在大門外沒讓常人看見時記上了。並告訴他們,好好看看接到的真相資料,有的不明白的真相又做了解釋。晚上回家的路上,我們又交流一下,在常人家呆的時間太長了,還有想與明白真相的常人多聊多呆一會兒的人心;還有想和常人論論理的爭鬥心,而「福」字才賣出十多張。心想幾百張福字得多少天送完啊,都快小年了,總不能壓到明年吧。

有同修交流時說:「不能掙常人的錢,這不也是講真相嗎?發資料我們也是白送的。只不過你們是用嘴講真相的。」我心裏還是有放不下的利益之心,心想:不掙常人錢,那我們也不能搭上本錢啊,那咱就照本錢賣吧,不掙常人錢了。丈夫知道我倆去鄰村送福字,不高興了,說:「現在甚麼人都有,要遇到壞人,一個電話不就把你們舉報了嗎。還都認識你倆,給跟前(附近)扯啥呀,樂意講你倆上集去講,又沒人認識,講完就走,也不好舉報。」我說:「那剩下的福字咋辦」?「多少錢?我掏!」丈夫說。去吧,怕丈夫生氣、阻擋;不去吧,覺的不能讓常人給制約住,是另外空間的邪惡爛鬼怕了,不讓人進一步明真相,還得救度他們。看到世人那期待的目光,熱情的迎進送出的表情和感謝的言語,能就這樣停下來不再講真相了嗎?第二天,我倆在丈夫走後又出發了。我們把前一天掙下的錢又退給了常人。心想:又不是做買賣的給個本錢吧。這天又多勸退了十多人。同修講時,我發正念;我講時,同修發正念。我倆講的方式不同,互相補充,效果很好。這中間去了外村一戶人家,他家來了親戚。這親戚是開黑色轎車的,在院子裏炸炸呼呼的,語氣非常不善,一聽說是送福字的就攆我們走。我看到大門外停著的轎車。心裏就猜測,看那人的表情,會不會是公安局,派出所的?心裏馬上就有些不穩,腿也有些軟了。猛一驚,這不是我的想法,排斥它,不能有這種怕心,求心。我們不是救人來了嗎?師父不是肯定過大法弟子救人舊勢力是不敢反對的嗎?關鍵是做事時不能被舊勢力鑽空子。接下來的幾家中,常人都表示願意看真相資料,並稱讚大法弟子的師父不是一般人。這更增加了講真相的信心。

通過兩天的送福字,講真相,我和同修商量不要錢了,白送吧。現在的常人認為錢是好東西,大法弟子和常人不一樣,講真相,勸三退不就是送真福給他們嗎?一個生命得救了,是用多少錢都買不來的。

我們倆一天下來也就是走二、三十家,勸退三、四十人左右。覺的人數太少了。我倆決定到沒有同修的村子,一天走一個村屯,不管這村屯多少家,就花一天時間。因為從接觸的常人那裏了解,大多數人都了解真相,並不像我們事先擔心的人們看不看傳單啊?是不是還相信電視裏的誹謗之詞呢?農村人來往頻繁,只去這十幾家人送福字的事他們會讓全村人,甚至外村人知道的,真的好講多了。一屋裏打麻將的幾個人都同意三退,一個人都要五、六張。這其中也是去我們的利益之心的,看捨不捨得給了。一天下來也就遇上一、兩個不退的。之後的幾天,我倆又去了遠一些的村子。看到大多數已明真相的世人,我們真的感到欣慰。

幾年間同修的付出真的沒白費。我知道有的同修不怕苦,不怕累,有的同修摔過跟頭,臉被酸棗刺刮破過,衣服扯破的,腳扭傷過……幾年下來默默無聞的奔走在大街、小巷、崎嶇的山間小道上。其中有你,有他(她),更有編排,製作真相資料的同修辛勤的付出,使一個個生命得救了。連縣城的同修反饋消息都說:你們那片的常人比較好講通,都說聽說過或接到過真相資料。

許多同修知道我們送福字講真相的事後,明年也準備效仿送福字講真相。正像一位老年同修說的:每個同修能行風的行風,能行雨的行雨,大家都抱著一個目標--多多救度眾生,那等到法正人間時就真的少一分後悔。

通過年前送福字,講真相,我認識到只要你有心,每天真的就會有有緣人等你講真相的。身邊的一位同修就經常找機會上集市去講真相,她時常抱怨自己:今個做的不好,還不如上回呢。又說,自己心性沒守住,和家裏常人幹起來了,這是啥大法弟子呀!?聽到同修淳樸的話語,單純的表情,使我看到了自己的差距。

今世得到了這部萬古難遇的大法,身邊又有這麼多可敬的同修,覺的好幸運啊!唯有精進再精進。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