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陌生人家講真相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九日】正法走到了今天,同修們都在盡其所能廣傳真相,救度眾生,兌現著史前大願。現在的每一天都是留給大法弟子的,是師父讓我們救人的。

親友、鄰里都講過了。我們就決定到陌生人家講真相。我倆騎摩托車來到百里外的一個大村莊。以前到這裏發過真相資料,這裏地處偏僻。我們一路發正念,進了第一家,門口遇見一男的,忙上前答話:「大哥,忙呢,吃過飯了。」那個人客氣的說:「進家吧!」我倆不失時機的跟進去。一進屋就直接打開話題:「大哥,我們是煉法輪功的,你知道三退的事嗎?」那人接下來的話都很認同並同意「三退」,就這樣一個生命得救了。在過程中甚麼都不想,就是要把真相講給他。

心裏發著正念,清除操控世人的一切邪惡因素。又進了一家,這家有個老太太,給她講了就明白了,正要退呢,這時回來了老大爺,他知道我們是講真相的,非常不高興,趕我們走,看來不明白,我們又心平氣和、面帶笑容給他講了一遍。講清楚退了有甚麼好處,不退有甚麼壞處,這回大爺聽懂了,笑了。可他又猶豫了,說他兒子是村書記,有點怕。我說:「不管你是誰,生命只有一次,還是退了好。」最後他退了。

一路過來到村頭了,一個大姐在院裏幹活,想給她講講,於是向大姐借用廁所,大姐指給我,聽到屋裏好多人,就有些顧慮,想往出走,這時想到:「你來幹甚麼來了,大法弟子只有救人的份。」對,我不能走,一腳邁進了屋門,有五、六個人正想玩麻將,此時都齊刷刷的向我看,有些奇怪。我先打招呼,叫姨、叫哥、叫大伯,目光落在一位大哥身上就說:「這位大哥是黨員吧?」他說:「你咋知道的?」我說:「我會看。」接著說:「大哥你們村有煉法輪功的嗎?」答:「有貼的。」我又接著說:「我呢,是外村的,我是煉法輪功的,想跟你說說街上貼的三退是啥意思,我說錯了呢,請你諒解。如果錯過這個機會沒跟你說覺的挺對不起你的。」接著我就把大法洪傳,天安門自焚,邪黨迫害法輪功,活摘器官到三退保平安,講給了大家。聽後都辦了三退。送我們走時還直說:「謝謝!謝謝!」

那一天我們勸退了六十多人。在講的過程中有時也不很順利,有罵的、有要打人的、有的拿棒子趕我們走的。真像師父在《轉法輪》中寫的那樣:「雲遊是相當苦的,在社會中走,要飯吃,遇到各種人,譏笑他,辱罵他,欺侮他,甚麼樣的事情都能遇到。」每遇到這樣的人我們很難過。

我們學法小組兩人搭伴講真相,一人發正念,一人講,每次回來都要切磋,每個人都談自己的想法,哪兒沒做好,當時的心態如何,哪兒需要改進,或給同修指出哪句話說的不恰當(當時不指出,只是默默的圓容和發正念),並且也談好的經驗,互相借鑑,這樣的交流我們都形成了習慣,長時間下來,大家都有了明顯的提高。

其實講真相的過程也就是修煉的過程。我們更加懂得了師父講的,「語氣、善心,加上道理能改變人心」(《精進要旨》〈清醒〉)的法理。我們真切的體會到,所謂陌生人其實一點也不陌生,都一樣,他們就是我的親人,我跟他講真相就是要救他,非常溶洽。他在我的場中,我們是一個整體,我沒有了自己,甚麼怕心、安全問題、各種心都沒了,與講真相無關的甚麼也想不起來。聽真相的人溶入我們的慈悲中,而我溶入法中。

在此我想說的是:講真相並不難,當你走出去身臨其境的時候並不是想像的那樣,而是非常神聖、非常美妙的感覺。有的同修說:「調整好心態學好法再去救人」,我認為這說法不對,三件事同時做,能做多少是多少,缺一不可。希望同修趕快走出來,都再往前邁一步,收救你的眾生,完成你的使命,助師世間行。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