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台河大法弟子岳淑菊自述九年來受到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六月四日】岳淑菊,黑龍江七台河市居民,一九九七年有幸得到法輪大法,通過修煉大法,身上的疾病一掃而光,她丈夫通過修煉改掉造成家庭矛盾的陋習,家庭和睦,一家人生活在幸福中。

下面是岳淑菊自述九年來受到的迫害。

一、派出所開始騷擾

九九年「七﹒二零」江氏流氓集團開始迫害法輪大法和大法修煉者,全國的大法修煉者不同成度都受到了迫害。九九年七月的一天,清晨四點多,我們正在外邊晨煉,新城派出所的警察王凡、薛X等幾個人把我和另一位同修帶到派出所,不讓我們回家,我們問:為甚麼不讓我們回家,把我們關在派出所。他們說是上面的命令,怎麼處理還得等上級的指示。直到下午,派出所才放我們回家。

二、正當上訪,警察利用職權亂抓人、打人

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我和幾位同修到省政府去上訪,到了那裏看到一排排武警來回走動,戒備森嚴,凡是上訪的人,見到就抓,強行拖上車,有的被拉到廢棄的體育館。我和幾位同修被拉到一所屋子裏(不知甚麼地方),屋子已經有很多人,一會兒廣播開始播放謾罵,誣陷師父,大法的謊言。事後才知道,當時他們已經有內部通知要播放誹謗大法的新聞。後又把我們轉到一所學校,繼續播放誹謗大法和師父的謊言。

回到家後,派出所不斷來家騷擾,造成生活的困擾,還威脅我們,不讓我們去北京,要去就把我們抓起來。

三、向政府反映真實情況,合法上訪卻被非法勞教三年

九九年十月末,我去北京信訪辦,想對政府說一句:法輪功是教人向善的高德大法,我們通過修煉大法都受益了,別誣蔑大法、侮辱我們師尊,並希望政府能給我們一個合法的修煉環境。

剛到信訪辦門前,就被一堆人圍住,都是各地的警察和官員。我們被七台河駐京辦事處的人非法綁架到七台河駐京辦事處,被非法關押在地下室。那兒已經關押了二十多位同修,一進屋就被非法搜身,身上的錢和值錢之物都被搜走了。兩人帶一副手銬,有的還用繩子把兩隻手反綁到背後,很難受,有的還被警察非法毆打。我們被關了一天一夜。

我們被七台河警察和官員給我們兩人帶一副手銬,我們二十多位同修被非法押送回七台河,被扣上擾亂社會治安的罪名非法關押在看守所。吃的窩窩頭咬不動,那窩窩頭根本不是人吃的,是牲口吃的包米麵做的,真的吃不下去。菜湯看不到油和菜,湯裏還有泥。就這樣的伙食一天還17元的伙食費。晚上有一個叫寇應龍(音)的警察念誹謗大法和師父的報紙,還侮辱師父、謾罵大法和大法弟子。

住的房子是新蓋的,裏面潮濕,牆上還往下滲水,被褥下面都是濕的。一天晚7點多,我們在那坐著,幾個警察進屋就打我們,說我們煉功。還強迫同修念監規,警察王××對我拳打腳踢,打的我都站不住,前胸後背疼了很長時間(後王××因刑事犯逃跑他也下崗了)。同修們為了制止警察對我們的迫害,大家齊聲背《論語》,別的屋的同修也跟著背《論語》,整個看守所響徹我們的聲音,震懾了邪惡,警察嚇走了。

在看守所被非法關押15天,派出所又把我劫持到派出所,要我放棄按真善忍做好人,誣蔑師父、誣陷大法,不按他們的做就不讓回家。晚上我的親人都去了派出所,兩個孩子哭得很傷心。孩子小,正是需要父母的關懷和教育的年齡。當然誰都知道回家好,我也想回家。但是師父給我淨化身體和心靈,讓我有個和睦的家庭,使我懂得了做人的道理,我怎能昧著良心去誣陷給予我一切的師尊。就這樣我再一次被派出所又以「擾亂社會治安」無須有的罪名又非法綁架看守所,延期非法關押,一月十九日被非法勞教三年,非法綁架到佳木斯西格木勞教所繼續迫害。

四、在勞教所殘酷迫害,強行勞動、洗腦

在勞教所,吃的是發霉的白麵饅頭,吃了嗓子疼得很難受,還吃雞飼料蒸的窩窩頭,菜湯沒有油,就在蒸鍋水裏放幾根凍蘿蔔條。吃的人身體發腫,大便也排不出來。衛生條件極差,幾個月洗不了澡,每天強行奴役勞動十二個多小時,有時完不成他們規定的任務,晚上十點多還在幹,勞教所幹警還罵。我挑小豆,手都被磨出血了,一百多斤的小豆袋子還要扛到車上去。

幹完活吃飯沒有水洗手,上完廁所也沒有水洗手就吃飯,上廁所就給幾分鐘。由於吃窩窩頭又沒有油,排便排不出去,時間長一點,幹警就罵,罵得髒話不堪入耳,有時還挨罰。

有一次早晨我們都起來煉功,不一會兒就來一幫男幹警,進屋就拳打腳踢。有一個同修被警察用腳踢的差一點就死過去了,憋的很難受,氣上不來。罰我們在水泥地坐了好幾個小時。

勞教所經常強迫我們坐小板凳,一動不動坐著,經常讓我們走操,走得腰酸背疼,這就是江氏集團「肉體上消滅」。

勞教所強迫我們聽幹警講誣陷大法、誣陷師父的謊話,給我們講法律,我們反過來用法律給幹警講真相,那段時間上課也就不了了之。強迫我們看誹謗大法、誹謗師父的錄像和電視聽廣播。

二零零零年八月勞教所把我關進小號,小號就是在屋裏吃、屋裏拉,不讓出屋,天天給灌輸誹謗大法、誹謗師父的謊言。幹警栗××為了轉化名額還掐了我大脖子。在這樣的高壓威逼下,我被洗腦了。我做了一生從修煉以來最痛心的一件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的事。

五、用騷擾、監視、經濟迫害等手段迫害

回家後,街道經常上門騷擾、監視。二零零一年八月,我忙完生意剛要給上學的孩子做飯,新城派出所警察孫××、薛××等好幾個警察闖進我家,把我非法強行拖上去綁架到派出所,兩個小孩中午回到家沒吃上飯,天黑了才放我回家。

我丈夫因修煉法輪大法,兩次被非法教養。我沒工作,全家人的生活沒有依靠,外地有兩位朋友也是同修來看我,想幫幫我。進我家門不到五分鐘,派出所孫××、薛××、王凡等好幾個警察闖進屋強行把我和兩個朋友非法綁架到派出所。到了派出所,把我和她們分開。直到天黑才放回家。警察王凡還威脅,不讓通知她們家屬。後來聽說那兩個同修被非法關押在看守所,這樣致使關心我家生活的好心人不敢登門,生活一度艱難。這就是江氏集團的「肉體上消滅,經濟上搞垮,名譽上搞臭」的邪惡迫害手段。

六、再度受到騷擾迫害

二零零二年五月九日晚上九點左右,全家正要休息。派出所警察龐英貴、寇應龍、藜紅等好幾個人非法闖進屋綁架我丈夫,屋子亂翻一遍。我走脫了。一小時後派出所寇應龍、藜紅在家裏沒有大人的情況下又非法進屋抄家。幾天後,七台河為了湊夠上級給定的勞教人數(法輪功),我丈夫又一次被七台河公安局非法勞教三年。我們一家人的生活再度面臨危機。

二零零二年,派出所旁英貴和一個開車司機執行所謂邪黨的任務,強迫我按黑手印、簽字,我拒按拒簽,並告訴他:你們把我丈夫綁架還非法教養三年,我們一家人生活沒有了依靠,兩個孩子還上學,吃飯都很難,你們還來騷擾。再說黑手印是犯了法的人才按的,我沒犯法,你們走吧!他們臨走時,司機惡狠狠的說:你不按晚上我就來抓你!

二零零八年三月十三日八點左右,自稱是市局的四名警察進門綁架走我丈夫,不到二十分鐘就來了畢樹慶、陳舉等十多名警察非法闖進屋,屋子亂翻一通,並非法搶走了我家的一部手機、一部小靈通、一個電子書、一個接受機,還有四十多元錢。我丈夫還被非法關押在看守所五十四天。

七、呼喚良知正義,明辨善惡是非

修煉大法後我們一家人和睦相處,身體健康,全家人疾病一掃而光。告訴世人法輪大法好是我義不容辭的責任。今天寫出這幾年遭受的非法迫害,是為了能夠讓更多的世人了解大法,了解真相,明辨善惡是非,對這場無辜的迫害,請伸出你們正義之手,共同制止這場慘無人道的迫害。真心的希望所有參與迫害大法弟子的警察、眾生都看一看《九評共產黨》,真正的了解共產邪黨的歷史和今天。中共解體是必然,是天意,望早日退出共產邪黨的一切組織,並常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為自己選擇一個美好的未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